第一百一十一章 上古灵异

作者:辰东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小不点头皮发木,一个没有生命气机的老人,这般阻拦到底意欲何为?这令他寒毛根根倒立。

    灰色的发丝间充满黑色的血迹,早已干涸也不知多少年,本是锋利无比的古剑,而今剑柄早已锈迹斑斑,很难想象,经历了多么漫长的岁月。

    “老伯你拦我干什么,有事你就说。”小不点道。

    毛球则直接躲在了他的背后,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紧张的揪着他的发丝,生怕那个老人暴动。

    无声无息,老者定在那里没有任何表示,面孔犹如木塑,眼睛空洞,只是挡着他的去路。

    小不点见状,避开他,向边上走去,要绕过他。

    刷的一声,老人于虚空中再造,直接出现在那里,再次拦住他的去路。

    “老伯,你到底讲不讲道理,有什么就说,别吓我啊。”小不点苦着小脸,暗中戒备。

    这也太诡异了,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没有生命波动的老人,到底什么来头?为何总是拦着他,真是活见鬼了!

    要知道,这可是祭灵栖居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不人鬼不鬼、身穿上古衣衫的老者呢?令人发毛。

    蓦地,小不点转身,快速返回院中,嗖的一声冲向后院。

    祭灵在此,难道这个灰发老人还能逆天不成,如果连守护上古净土的葫芦藤都降服不了他,那就真的没辙了。

    自始至终,小不点都没有动手,因为他觉得很诡异,这个似人似鬼的存在可能极度危险,还是不要主动招惹为妙。

    后院,葫芦藤依旧枯黄,接受星辉与月华的洗礼,这个地方一片朦胧与柔和。

    “祭灵伯伯这边又来了一个老伯,你跟他唠唠嗑,不然他非要堵着我,不让我离开。”小不点来到葫芦藤下。

    他希望祭灵能回应再怎么说,这也是在净土内,它应该会管。然而他失望了,枯藤不动,黄叶暗淡,一点表示都没有。

    灰发老者也到了近前,与他对面而立还是那样对峙,挡着他的去路,用空洞的眸子跟他对视。

    小不点急眼冲到乱石堆上,想动藤架上的青葫芦,令祭灵苏醒。

    刚一临近,那青皮葫芦就发出混沌气,道音震耳,显化出一个符文,恐怖气息浩荡,十分吓人,一股莫名的波纹将小不点逼退。

    千丝万缕符文交织,并且混沌气渐浓,笼罩青皮葫芦像是来到了开天辟地前,这里雾霭朦胧,闪电交织!

    与此同时那个灰发老者身体一震,口中竟发出了声音:“还我剑来……”

    在这深夜中,小不点后背令嗖嗖,还什么剑?这里确实有一柄,但就插在老者自己的头颅内,怎么还?!

    “老伯,剑在你头上。”

    老者像是不曾听闻依旧对着小不点发音:“还我剑来。”

    小不点又惊又疑,难道要让他帮忙拔剑?他开口问道:“怎么还要不你低下头来,我为你拔出。”

    “锵”

    古剑竟发出一声颤音,那里溢出一道黑色的血迹,老者再次一震,喃喃道:“还我剑来。”

    他挡住小不点的路,重复那句话,令石昊不知所措,到了最后小不点实在被逼急了,道:“好,以后帮你找,还你的剑。”

    这句话一出,天地失色,风声大作,电闪雷鸣,老者直接消失,再也没有见到。

    小不点脊背上寒气飕飕的,这太惊人了,在祭灵的栖居地闹出这等动静,葫芦藤没有什么反应,难道说两者认识?

    “他到底什么来历,怎么会这般诡异?!”小不点着实受到了惊吓,一溜烟跑了,头也不回,逃离祭灵的栖居地。

    毛球紧张兮兮,抓住他的衣领,像是个树袋熊般吊在他的身上,风声呼呼,身子都飘了起来,跟随他极速而遁。

    补天阁很大,广袤无垠,小不点一口气奔出去数十里,终于脱离了祭灵的栖居地,向后回头,明月皎洁,繁星点点,那片大地一片沉寂,那个老者总算没有再现。

    “走!”他再次奔逃。

    途中,灵山巍峨,一座又一座,在银色的月华下仿佛笼罩着一层薄烟,素淡朦胧。一座座殿宇坐落在上,兼且山上有灵瀑飞落,洁白如匹练,雾霭腾起,在如水的月光下显得虚无缥缈,宛若来到了仙乡。

    横穿百里,小不点回到了居所,夜很深,其他弟子早已睡了,他哧溜一声钻进自己的草屋,倒头便睡。

    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他可不想再去回味什么了,期盼早点忘掉,尽快进入梦乡。

    毛球也是如此,向窗外瞟了几眼,紧张了一阵,而后蒙上自己的眼睛,躲在小不点的后面,开始入睡。

    一连数日,一切都很正常,小不点放下心来,总算没有出什么问题,不过他却没有再去祭灵那里,怕再活见鬼。

    接连数日,他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特别是到夜里后绝不出门,只盘坐屋顶上吞吐天精、炼化星辉,困了就去睡。

    第六夜,小不点忽然寒毛炸立,腾的坐了起来,刹那大叫:“鬼啊!”

    那灰发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来了,站在他的床前,空洞的眸子怔怔的盯着他,头上淌黑血,那古剑杀气迫人。

    在这夜深人静之际,这样的叫声传的格外悠远,附近的弟子都被惊动了,一群人醒来,迅速坐起。

    正在酣睡的毛球自然被这一嗓子吓到跳脚,浑身皮毛炸立,迷糊中自小不点的枕头上一跃而起。

    “砰”

    它一下子撞在了老者的头上,抓住了那灰发,正好跟那空洞的双眼对视,它当即惨叫了一声,立刻毛了,连窜带爬,登上了他的头顶,而后又跌落在他的肩头,最后使劲翻白眼差点昏厥过去。

    小不点通体冷气飕飕,也一下子跃起,一把揪住毛球的尾巴,将它拎了过来而后撞碎窗户冲了出去。

    这里动静颇大,惊动很多人,不少房舍都亮起了灯火。!“怎么了,谁在鬼叫,发生了什么?”!

    “究竟是谁,为何半夜惊闹,影响他人休息?!”

    很多人冲了出来·寻找声源。

    “这边,大家快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新朋友。”小不点大叫·强自镇定,想给众人一个“惊喜”。

    那灰发老者如一个幽灵般,无声无息,已经到了他的近前,就那样直愣愣的看着他。

    真是鬼的话,三千少年聚在一起,阳气冲天,还不能吓走你?这是小不点的心思,当然也本着有难同当·有奇怪的“伯伯”大家一起来“相认”的心思。

    “喂,你在叫嚷什么?”一群少年冲了进来,奇怪的看着他·对那灰发老人视而不见。

    小不点傻眼,道:“你们的胆子都这么大,一点也不怕?”

    “莫名其妙-·不懂你在说什么”这些少年不满。

    特别是人群中那个曾经被小不点扯过裙子的漂亮少女更是瞪眼,叉着小蛮腰,道:“你又搞怪,折腾大家是吧?”

    小不点懵了,难道这群人看不到灰发老伯?这也太恐怖了,他浑身起了一层冷疙瘩,道:“你们看不到他吗·就在我身前啊,一个老人·双眼空洞,头上插着一柄剑,流淌黑血······”

    “缺德,大半夜吓我们!”那个漂亮的少女瞪他,其他人也都不满。

    “我没有,哎呀,鬼啊!”小不点惨叫,这老伯越凑越近,几乎要贴上他了。

    他中气十足,这么大声叫嚷,自然惊动了所有人,片刻间又有上百人到了这里,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真有一个老伯啊,黑血都流到了脸上,你们怎么就看不到?!”小不点急眼。

    最后,这里聚集了数百人,指指点点,对他很不满,因为惊扰了他们的睡眠。

    “当!”

    小不点急了,一跃而起,以手指轻轻弹在那柄铁剑上,发出铿锵一声颤音,原本还噪杂的院子,刹那宁静。

    所有人都一呆,不禁悚然。

    但部分人很快醒悟,有人叫道:“骗谁啊,你以为弄个障眼法就能吓到我们所有人?”

    嗖的一声,小不点冲了过去,灰发老人自然相随,又挡在前方。

    “不信的话你们都过来摸摸。”小不点叫道。

    “我最不信邪!”那个一直在瞪眼的少女向前走来,此外还有几个少年同时仲手。

    刹那间,他们感觉摸到了一块冰雕,寒冷刺骨,吓到胆寒,都迅速缩手,口中大叫:“鬼啊!”

    明明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却能摸到,令一群少年惊悚,有几人更是在倒退过程中相互绊倒。

    “啊······”那个漂亮的小姑娘更是尖叫,撒腿狂奔,踩着几位倒在地上的少年,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小不点向人群中挤去,顿时让一群孩子鬼哭狼嚎,很多人亲自触碰到了,非常惶恐,全都夺路狂奔。

    仅一眨眼的功夫,数百人都没影了,此地一片空旷,小不点发呆,这也太快了吧。

    这片山石附近一阵大乱,所有房舍都亮起了灯火,三千多名新弟子皆被惊动,一传十十传百,所有人都知道了。

    刹那间,小不点周围一片寂静,挨着住的人撒丫子狂逃,全都没影了。

    “快去禀报长老!”

    熊飞、卓云两位长老最近精疲力竭,出了那么多的事,让两人焦头烂额,睡觉都不安稳。

    好不容平静了几天,他们觉得应该没问题了,可是就在夜半之时一群孩子嗷嗷大叫,在他们的灵山下高呼。

    “又怎么了?!”两人生出一股无力感。

    “长老闹鬼了,一个头颅被古剑洞穿、流淌黑血、披头撒发的老人出现……”少年们大喊道。

    “什么?!”熊飞、卓云当即变色,冲下灵山,抓住一个孩子的手,严厉无比,大声追问。

    这些少年快速讲了一遍经过。

    熊飞与卓云脸色苍白,嘴唇都哆嗦了,几乎要落荒而逃。

    “长老怎么了,你们快去看看啊。”

    “自上古到现在,每隔数百年出现一次,但凡出来,必然要死不少人啊!”卓云长老颤声道。

    一群孩子听到,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个个蹬蹬蹬倒退,各个紧张无比,通体发寒,头皮都有点木了。

    而且,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熊飞与卓云长老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嗖嗖的跑了,转眼不见踪影。

    有这么不负责的长老吗,自己先逃命了!

    “你们等着,我们去请老前辈!”还好,风中传来两人的声音。

    石山这里炸锅,上古就存在的灵异,自古至今都无解?这是怎么回事,居然被他们碰到了!

    所有人又惧又怕,但更同情那倒霉的孩子,显然那个存在盯上了他。

    很多人仗着胆子,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向那个院子望去,却不禁瞠目结舌,这家伙在干吗?好大的胆子!

    小不点被惊醒后,慢慢回过神来,不再惧怕,这个时候竟然跳到了灰发老者的身上,骑在他的脖子上。

    他手中抓着一块青石,不断用力拍下,不知道是想将那脑袋凿开,还是想将这口古剑给弄断,口中嚷嚷着:“还你剑,我给你凿出来,别跟着我了,真是烦死了!”

    与此同时,破空之响传来,一个老人在远方出现,手中托着一个黄澄澄的葫芦,弥漫混沌气。

    此外,远处长啸声此起彼伏,各座宏伟的宝山上修行的强者都被惊动了,补天阁高层震动,一起出关,向这里赶来。

    票被拉近,看到老书友出现,新书友加入,同时飘红,还有很多书友为了产生月票订以前的老书,感谢不知说什么好,这个月我一定会力争到底!去写第二章。

    .!q-

    [记住网址 . 澳门网上博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