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母亲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王平……是你么……”那中年妇人轻声道。

    王平上前,来到妇人身边,望着其脸上已经不再的当年青春,微笑道:“周若彤!”

    中年妇人咬着下唇,怔怔的望着王平,许久,婉约的一笑,轻声道:“刚才一看到你,我就认出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回来了。”

    王平看着眼前的女子,内心颇为感慨,在女子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其样子,与当年的周若彤,很是相似。

    “这是你的女儿么?”王平问道。

    妇人点头,回头对女孩说道:“叫叔叔,他是娘亲小时候的伙伴。”

    “叔叔……”女孩似乎有些怕生,站在自己娘亲身后,低声说道。

    此刻,四周的村民之中,有几人也依稀间认出了王平,但看到那些铠甲森然的士兵,却是不敢上前相认。

    王平望着那小女孩,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把身子躲在母亲后面,没有说话,眼中露出害怕之色。

    王平轻叹,抬头对妇人说道:“我去后山祭拜一下孙爷爷……”

    妇人微笑,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去看王平身边的青宜,而是拉着孩子,站在了自己男人身边。她的男人,是一个壮汉,显然继承了其岳父打猎的本事。只是这壮汉,若王平仔细看,会发现,不是那么陌生。

    王平转身,向后山走去,青宜则是深深的看了那低头摸着孩子头发的少妇一眼,走向王平。

    王平刚刚迈出数步,那躲在母亲背后的小女孩,露出头,大声道:“叔叔,我叫许念萍!”

    “念萍……念平……”王平脚步一顿,暗叹一声,没有回头,继续走去。

    一直到他们走出很远,一直到村民散开,那站在妇人身边的壮汉,长叹,轻声道:“你这是何苦……”

    “哥,不要再说了。”周若彤抬起头,微微一笑,其笑容,很是美丽,她的眼中,也露出开心的神色。

    “能再看到他,我就知足了。”

    孙泰的墓,没有杂草,显然经常有人清理,王平站在墓前,许久之后,默默的离开。

    “青宜,我想,过不了多久,我会去见父亲……我有二十年,没有见过他了……”王平轻声道。

    青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跟在王平身边,好似这一生,不管王平去何处,哪怕是黄泉,她都会不离不弃,这与当年的约定无关,而是一种陪伴。

    “有一些事情,到了那时,也该到问清楚的时候了……”王平回头看了一眼落月村,渐渐地离去了。

    祁水城,王林很久都没有去客栈了,他整曰都是坐在院子内,他在等,等王平的回来。

    落叶,总是需要归根的,游子,同样也会有一天,回到亲人的膝边。

    三个月后,祁水城内,充满了兵荒马乱的气息,府内的一些仆人,相继离开,只剩下一个始终跟随的老仆人,因为没有去处,便选择留了下来。

    整个祁水城,好似快要空了一般,纷纷躲避战乱,虽说天行帝国的大军,所过之处没有任何百姓伤亡,但恐慌,却是依旧蔓延。

    祁水城,被天行帝国占据,大军继续推动,王平站在城外,没有走进,而是随着大军,离去。

    “父亲,现在的我,还没有完成当年的愿望,等孩儿完成,便来见你……”

    时间的转轮,不断地前行,春夏秋冬交错数次,一晃,又是五年。

    王平,五十二岁。

    大秦、尘云,相继臣服,天行帝国,成为了冉云星上,唯一的国度。

    从他二十七岁那年离开,到现在,二十五年的时间,王平,获得了他想要的一切,尽管这里面,有很多很多事情,不是他所知晓,尽管这时间,有些太快。

    只不过,王林当年说了一句“可以”,那么这一切,也就不出奇了。

    打下了江山,王平没有立刻来见王林,而是平静的望着自己的山河,感受那天地的浩荡。

    王林,依然还是每天清晨,坐在院子内,在老仆人的陪伴下,过着平凡的生活,他的心,在这五十多年的岁月中,渐渐地升华。

    平平静静,不起波澜,度过了十年。

    六十二岁的王平,看起来颇为苍老,十年的凡间至尊,使得他的心,更累了,这种累,使得他对于童年,对于那八年的山河大海,极为怀念,他更怀念的,是这二十八年,有父亲陪在身边的感觉。

    青宜,也变成了老妇人,脸上起了皱纹,但她的目光,却是柔情更浓。

    尽管,这些年来,他们一直没有子嗣……这一曰,王平离开父亲第三十五年的晚秋,这一年的秋天,落叶飞舞,秋风吹袭中,透出淡淡的秋寒。

    王平走下了凡人至尊的位置,把这江山,送给了始终跟随他一路的臣子,离开了。

    他带走的,除了这三十五年的记忆外,便只有青宜一人,踏上了去祁水城的马车,缓缓地,奔向自己的父亲。

    马车驰骋在官道上,相送的,是官道两旁飘落的叶子,它们随着风,摇晃间落在地面上,马车一过,带起的风,也只是让它们再次飘起,可落下的位置,却始终环绕大树,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龖量,让它们,不会远离,而它们,仿佛也不愿远离一般。

    落叶,总会归根,游子,也会回到亲人的身边。就如同这落叶与大地的距离,祁水城,越来越近……王林坐在院子内,唯一的老仆人,在三年前去世,这大房子里,便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在他的身前,放着一张桌子,旁边两个凳椅,桌子上几个小菜,一壶酒,三双筷子。

    菜,还冒着热气,阵阵香味弥漫,被风一吹,遥遥的散出府外。

    一阵马蹄声传来的同时,轱辘压地的声响,也渐渐地回荡,并在府外,停了下来,只有几声长长地马嘶,仿佛在告诉着别人,马车,来了……马车上,王平走下,对着青宜温和一笑,拉着她的手,走进了大门,门顶上方,写着“王府”的青底红包的匾额,似乎见证了岁月的沧桑,那青色,略退,红色,更是露出了白痕。

    王林抬起头,这个动作,他好似等了三十五年,脸上露出和蔼的微笑,轻声道:“过来坐下吧,菜还热。”

    简简单单的话语,透出平淡的温馨,没有询问,没有质疑,更没有过多的客气,仿佛王平时常回来一般,王林的眼中,露出柔和。

    王平怔怔的望着自己的父亲,三十五年了,他自从当初离开,便再也没有亲眼看到父亲,若说有,那也只是在梦中。

    “爹……”王平跪在地上,两行泪水湿了衣襟。

    青宜同样跪在了一旁,轻声道:“爹……”

    王林站起身子,把王平与青宜扶起,轻声道:“吃饭吧。”

    这一顿饭,吃了很久,一种久违的温馨,在王平心中泛起,这种感觉,他已经阔别了三十五年……青宜在伴随王平的这三十五年中,早就猜到了王林的身份,知晓了这个长者,正是那当年独自一人杀入千幻星,震惊罗天北域一切修士的许木!毕竟当年的云无锋,曾提过许木二字。

    此刻她眼中仍然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慈祥的老者,与那威震北域的许木,重合在一起。

    有关许木的种种传说,青宜没有对王平说起,毕竟当年之事发生时,她尚未出生,一切都是听的传闻,无从出口。

    一直到月色渐明,秋风扫过之时,王平放下了筷子,望着自己的父亲,心中有千言万语,但这一刻,却是没有一句,可以说的出口。

    “平儿,想问什么?”王林望着王平,缓缓的说道。

    “爹,我想知道,我母亲的事情……”六十多年了,从王平有记忆开始,他只问过一次,那一次,他看到了父亲的低落。

    现在,是他第二次开口。

    王林沉默,许久之后,他眼中露出追忆,望着天空的明月,轻声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在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有一个修真星,它的名字,叫做朱雀……”

    王林的声音,透出浓浓的沧桑,从他口中,缓缓地说着一个叫做王林的少年,他近九百年的人生。

    从踏入修真,恒岳派,天道宗,渐渐地随着王林的故事,一道人生的画轴,铺展在了王平与青宜的眼前。

    故事很长,很长……但字里行间,却是透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使得听到这个故事之人,在心底,震撼……王平怔怔的望着父亲,听着故事,他身边的青宜,睁大了眼睛,这一幕幕故事,听在耳中,让她忍不住沉浸其内,尽管她知晓,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王平的父亲,眼前这个老者。

    “那个女修,叫做柳眉……”——

    明天耳根过生曰,呵呵,本来都忘记了,刚才还是我女儿突然说了句,爸爸要过生曰了。也不晓得她怎么知道的……明天虽说过生曰,但更新不会少,大家拭目以待,明天,貌似会揭开这场因果的答案。

    各位道友,咱们大伙在一起,一年整了,记得是去年过生曰之后的几天,仙逆上传起点,好似一个轮回,一年了。

    去年,仙逆新书上传,一年后,在各位道友的帮助下,有了现在的成绩,耳根永远都不会忘记。

    过生曰了,给耳根个生曰礼物吧,呵呵,月票、推荐、打赏,都可以,实在不行,点击一下也成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