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589章 打赌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此轮规则,妖将与各自帮助者所敲之声叠加!”

    此言说完,金甲男子不待四周观看者再起议论,右手一指妖将中的一人,喝道:“妖将于森,出列!”

    妖将之中,走出一人,此人目光冷漠,一身铠甲在走动中发出清脆之声,踏步间,此人来到那妖鼓之下。

    他望着妖鼓,眼中蓦然间爆出一道精芒,点燃心中浓浓的战意!

    他并未立刻出手,而是安静的站在鼓下,体内妖力运转,调整内息以便达到最佳状态,于森对于敲响这妖鼓,内心没有自信,毕竟此鼓对他来说,是圣物一般的存在。

    金甲男子看了于森一眼,内心暗道:“以于森的修为,能敲响四下!若强行敲第五下,定会血气崩溃!”他只看一眼,便闭上双目。

    四周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全部凝聚在了于森身上,于森神色如常,始终在调整内息,为了防止外界打扰,他合上双眼,对于外界一切,不闻不问。

    渐渐的,他身体外散出一股浓浓的妖气,这妖气成散发状,升至半空,其内云涌不断。

    四周高架看台上,阵阵低声的议论,此起彼伏。

    “杀戮道极难修炼,这于森修炼杀戮道多年,今曰第一个上场,恐怕会一鸣惊人!”

    “不然,这妖鼓乃是吉妖之皮炼化而成,于森即便是真的敲晌,也定会被反震成伤。”

    看台之上八位妖帅也是看向于森,眼中露出感兴趣之色,但他们却是没有如常人般议论,而是彼此一眼看去,就可猜测十之八九。

    六位副帅,虽说没有正帅的眼力,但毕竟修为高深,此刻也能猜出端倪,唯有那玄副帅,其目光不是看向于森,而是望着妖将之中的王林。

    “王林,不知你能敲响几下!”

    他正琢磨,身边黄副帅轻笑道:”玄副帅,你我的赌约,老夫恐怕要赢了,你选择的那个修士,只能自己上场,如此一来,必败无疑!”

    玄副帅冷哼一声,说道:“你且拭目以待,此人,绝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二人交谈之时,忽然广场之上于森,双目猛地一张,整个人在这一刻好似战神附体,他眼中爆出的精芒,如同皓月!

    一声似虎似龙的低吼,从于森口中传出,他双脚向地面一踏,整个人好地出鞘的利剑,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短暂的长虹,盲奔妖鼓而去。

    身在半空,他右手双指成剑,整个人在这一瞬间,精气神全部凝聚,化作双指之间,疯狂的冲出,点在了妖鼓之上。

    妖鼓漆黑的鼓面,略微凹下,只不过这幅度却是很小。在凹下的刹那,却又迅猛的弹回。

    “咚”低沉的鼓声,回荡天空,传遍广场,延伸整个燕京,波及小半个天妖城。

    在这鼓声响起的一刹那,于森立刻感觉到一股无法想象之力一波波疯狂的从妖鼓内传来,顺着他的身体势如破竹般冲击。

    于森面色苍白,他双眼露出杀气,不但没退,反而再次踏出一步,右手双指毫不犹豫的又一次点在了妖鼓之上!

    “D冬!”

    鼓声响起,如同奔雷落地。

    于森低吼中,身体外的妖气,顿时化作一个个妖异的面孔,这些面孔均都露出痛苦的表情,在妖气内幻化而出后又立即消失。

    周而复始,每次这面孔消失,便立刻有新的面孔出现。

    “噬魂杀戮第一式!”于森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地狱,他声音一落,但见他身体外那些无尽的痛苦面孔立刻好似在困境中找到了出口一般,疯狂的向着于森右手冲去。

    他整个右手,顿时闪现出刺目的蓝芒!

    于森大喝,右手成掌,向着妖鼓拍去。

    他手掌尚未碰到妖鼓,其掌风便疯狂的吹去,敲响了妖鼓。

    “咚”第三声,回荡天地,在这一刻,四周之人顿时动容,以掌风敲响此鼓,虽说这里面有些取巧,但却不能不说,这噬魂杀戮的强悍!

    掌风扫过,于森右手按在了妖鼓之上。

    “咚”几乎是第三声回荡的瞬间,第四声便紧紧的追来,两声鼓鸣几乎形成一道,化作奔雷滚滚。

    于森右手迅速收回,身子急速的退后,在地面上蹬蹬蹬退出百丈之外,这才稳住身子,他深吸口气,面色妖异的红润,一口血气被其强行压下。

    他的右手,此刻轻颤,已经失去了直觉,体内妖力更是耗费八成,融于那噬魂杀戮第一式内。

    “四下!妖将于森的帮助者,出列!”金甲男子平淡的说道。

    “我没有帮助者!”于森深吸口气,沉声道。

    金甲男子看了于森一眼,目光移开落在了妖将众人之中,挑选下一人,他首先看向王林,内心冷笑,但却并未让王林出场,而是一指人群中的墨非,喝道:“妖将墨非,出列!”

    此言一出,四周之议论声,瞬间消失,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笼罩在一人身上。

    此人身穿铠甲,在其脸上,有一个狰狞的面具,一头黑发随风而动,他从众人中走出,步伐不快,但落在四周看台之人眼中,却好似与心跳的频率一般,给人一种极为诡异之感。

    “妖将墨非,三百年前妖将第一人!”

    “此人常年驻守在边境,据说在火妖郡人眼中,这墨非的人头,价值不菲!”

    “这墨非修炼功法神秘,到现在为止,也只是施展过转[***]法这一式神通罢了,此人敲妖鼓,我确信最少可以五下以上!”

    “墨非!”地帅仔细的看了一眼墨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此子若再经历一次龙潭磨练,可称为副帅之中前三人!”

    在他旁边,坐着一个紫袍中年男子,此人相貌儒雅,此刻笑道:“莫非地帅动了爱才之心不威!”

    地帅哈龖哈一笑,点了点头。

    “此子,若能敲响六下,那即便没有成为副帅,我也会为他推荐!”地帅笑道。

    墨非从容而行,向着妖鼓走去,四周之人的目光,随他而动。

    在距离妖鼓十丈时,墨非停下,望着妖鼓,眼中一片平静,他没有去耗费时间调整内患,赢接便是虚空打出一拳。

    “咚”鼓声回荡,低沉中,如同闷雷。

    墨非全身铠甲立刻好似被狂风吹动一般,发出剧烈的咔咔之声,他的头发,也是随风乱舞,只不过墨非的身子,却好似钉在了地面一般,纹丝不动,甚至连面色,部没有半点改变。

    “原来,也不是很难。”此人轻笑,身子向前踏出一丈,右手向前一挥。

    “咚”

    墨非没有停留,再次踏出一丈,右手握拳,虚空一击。

    “咚”

    连续三下鼓鸣,好似一声来自远古的巨吼,咆哮在了整个天妖城上空,鼓声回荡不断,四周之入,更是有一些看客,妖力不足,居然被生生震出内伤。

    三声之后,墨非身子一顿,他感觉到一股滔滔大浪般的气息,从那妖股内蓦然冲出,直奔自己而来,他脚下一踏,整个人如同长在了地上,好似那浪中之岩,一动不动。

    他身体外的铠甲,发出剧烈的晃动之声,最终,却是在此人妖力扩散中,稳住!

    墨非面具后的双目,爆出一团精芒,露出一丝认真的神色,轻声自语道:“倒也有趣!”他脚下一迈,又踏出一丈,与此同时右拳挥出。

    “咚”

    一拳出去,并未停顿,又是一拳!

    “咚”

    墨非身子连续向前踏步,迅速拉近与妖股的距离,每一次踏步,都会打出一拳。

    “咚”第六声鼓鸣响起的一刻,四周之人,立刻传来强烈的欢呼之声,就连妖帅,除了夭帅之外,其余人均都眼中露出赞赏。

    “墨非!!”

    “墨非!!!”

    “墨非!!!!”一声声欢呼,从四周看台中回荡,能敲响六下者,是为天骄!

    尤其是此人并未受伤,而是颇为从容的敲晌了六下,这一点,便远远的超过了一切的妖将!

    就连那金甲男子,也是点了点头,眼中的赞赏极为浓郁。

    “六声,就能让墨某止步么……”墨非眼中精芒一闪,身子一跃而起,整个人踏在虚空,一拳击向妖鼓。

    “咚”第七声回荡。

    这第七声,却是与之前六声截然不同,隐约有种铁石杀伐之念从那声音中透出,墨非一向从容的面色,在这一刻,忽然一变,他没有任何犹豫,身子立即退后。

    他退后中,身上的铠甲在砰砰砰声中,立刻粉碎,化作一片飞灰消散,墨非面色略有苍白,他止住身子,低吼一声,再次冲出,这一次,他双手掐诀,一道道白芒在其手中挥舞,化作一片片好似镜子一般的晶体,在其身边缠绕。

    一指弹去,妖鼓内,又一次传来“咚”的一声,这是第八声!

    比之前更加狂暴的反弹之力,疯狂的宣泄,墨非身前的所有结晶,在瞬间就被这冲击崩溃,但却也使得冲击之力弱了大半,尽管如此,落在墨非身上,却也使他身子一震,退后百丈才停下。

    他脸部的面具,彻底的碎裂,露出其英俊的面孔。

    王林的目光,立即一凝,盯着墨非的面孔,眼中露出奇异之芒。

    “他的相貌……”

    王林一眼就认出,此人的相貌,居然与洪牢深处那黑发男子,一摸一样!

    此刻,墨非身子一晃,口中涌出的鲜血被他强行咽下,深吸口气,他转身向着妖将人群走去。

    这一刻,整个广场,掀起了剧烈的欢呼之声,这声音之大,几乎掩盖了一切。

    “莫非,妖将之中第一人!!”

    “他能敲响八声,在我天妖郡内,除了帅位者,墨非是第一人!”

    “此次墨非必定成为副帅,此人军功赫赫,成为副帅后定可为我天妖郡再添无数战功!”

    高台之上八个妖帅,除了那天帅始终目光平静,没有半点动容之外,其余七人,均都眼中露出浓浓的赞赏。

    “此子能敲响八下,是为天骄之中的天骄,好!”

    “不龖错,而且我观察此子,似乎尚未用处全力,否则的话,说不定可以敲响第九下!”

    “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不显不摆的心机,很是难得!”

    那些副帅们,也在彼此交谈。其中黄副帅,对玄副帅哈龖哈一笑,说道:“老弟,这一次,你还不认输?”

    玄副帅轻哼一声,语气坚定的说道:“这墨菲很强,可以说非常强,我在他这个年纪时,不如他!甚至可以说,此人经过龙潭洗礼后,其实力,会更强!

    但,与我选择的那个人比,墨非,还是不行!”

    黄副帅对于这个赌约,本没太过在意,可多次看这与自己实力不相上下的玄副帅对那人的赞誉,已经不能说是称赞了,黄副帅隐约有种感觉,这玄副帅的语气,几乎就是畏惧!

    这不由得让他大为诧异。

    “好,那我倒要看看,此人可以敲响几下!”黄副帅微微一笑,说道。

    玄副帅沉默,他眼神复杂的望了一眼远处妖将之中的王林,内心默道:“墨非只是强罢了,可这王林,他是可怕!

    强与可怕之间,能比么?”

    金甲男子望着墨非走回妖将之中,眼中赞赏之色浓郁,第一次露出微笑,说道:“妖将墨非的帮助者,出列!”

    人群中,走出一个青衫修士,此人背后背着大剑,整个人站在那里,同样如剑般,他在踏出的瞬间,身子向前一晃,立刻化作青烟直奔妖鼓而去。

    在临近妖鼓的刹那,这修士右手掐诀,向前虚空一点,在鼓声回荡中,此人指诀收回成掌,口中传出复杂的低语,轻轻向前一拍,这一拍下,鼓声顿时回荡。

    剧烈的声势,使得这修±面色略有苍白,此人身子并未后退,而是一把抽出背后宝剑,向下一斩,但听阵阵呼啸之声骤响,此剑挥出的剑气,生生破开一切鼓声余音的阻拦,落在了鼓上。

    鼓声再次回荡,第三声过后,这修土面色极为苍白,阵阵怒浪般的冲击,从那鼓上回弹,每敲响一下,都要承受数倍的回击,此人苦笑,毫不犹豫的退后,不再去尝试。”以我的修为,三下轻松,若是拼了,四下也能,但五下,必定重伤,墨非胜势已定,为此人重伤,实在犯不上!”青衫修士略一沉吟,便不再继续,而是走回人群。

    十一下!

    墨非连同其帮助者,一共敲响了十一下!

    这个成绩,使得众多妖将不由的面色阴沉起来,想要超过墨非,妖将与其帮助者,必须要二人部敲响六下,如此,才可!

    但这几乎是一个无法完威的事情,毕竟众多妖将之中,只有一个墨非!

    即便是莫厉海,此刻也是面色苍白,他苦涩的望着妖鼓,又看了看身边神色阴沉的王林,轻叹一声,低声道:“王老弟,罢了,这第二轮,我们输了。”

    妖将之中还有一人,此人正是石萧,他面沉如水,死死的盯着妖鼓,沉声道:“陈涛,你能敲响几下!”

    他身边的陈涛,沉默少顷,缓缓说道:

    “若是强盛时期,应该可以敲晌十下以上,具体多少,无法判断。

    只是现在……即便是服下药丹,也只能敲响七下,不可能比墨非要多!墨非此人,的确很强,若是在我们修真界,此刻可称之问鼎之下第一人,我看即便是问鼎,若不到中期,怕是此人也可一战!”

    石萧眼中露出杀机,侧身看了一眼远处回来后就一直闭目打坐的墨非,冷哼了一声。

    除了他们外,妖将之中还有数人,也是内心暗自揣摩自己可以敲响几下,能否有进入前十的机会!

    金甲男子此刻冷目一扫众人,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右手指向王林,缓缓的说道:“你,出列!”

    王林身子从容而去,来到广场之上,他目光如电,看向金甲男子,平淡的说道:“我不叫‘你’,我叫王林!”

    金甲男子眼中毫不掩饰的露出杀机,沉声道:“王林,你可敢与我打个赌!!”

    “说!”王林道。

    “我赌你敲不到五下!若你赢,我亲自向妖帝大人为你推荐,保你可称为妖将,但若你输,你就要为你打伤妖将之事负责!你若不敢赌,就给我滚下去,不要参战了,直接滚出天妖城!这里,不欢迎你!”金甲男子此言说完,四周看台上议论之声再起!

    “他也能敲响四下?这外来者虽说轻易杀了熬迪,但敲响这妖鼓却是最为考验人,我看此人能敲响三下,就已经很不龖错了,若是那熬迪,我看也就是敲响一下!””熬迪在妖将之中修为只能算是中等,石萧、墨非、于森、邪炼之中任何一人出手,都可轻松胜他,这王林胜熬迪,不算什么。”

    “金总管倒也有意思,居然和这外来者打赌,有趣。”

    看台之上的黄副帅,此刻笑道:“玄副帅,你选的这人,有些不妙啊。

    玄副帅望着王林,哼了一声,说道:“金总管会大吃一惊的。”

    王林平静的望着金甲男子,嘴角渐渐露出一丝微笑,但这微笑,落在玄副帅眼中,却不由得心中升起一丝寒意。

    “当初此入出手时,也是这么笑的!”玄副帅咬牙暗道。

    “我不用你去向妖帝推荐……”王林微笑道。

    金甲男子限中露出轻蔑,说道:“你不敢赌了!”

    “我要你,一只手j”王林声音,如同九幽寒风,徐徐吹来。

    此言,另四周众人为之一怔,就在这时,王林却是脚步一踏,走向妖鼓!

    金甲男子目中杀机闪过,冷笑道:“要我一只手,你若能敲晌超过五下,我便给你一只手,身子你若敲响十下,两只手又何妨!”

    “这王林,太狂妄了,他怕是有些太高估了自己,敲晌这妖鼓,哪里是那么简单!”

    “等此人知晓了妖鼓的反震之后,就会明白自己锚的有多么离谱了。”

    “可惜了莫厉海,恐怕在未来的三百年,会因为此人,丢进了脸面。”

    王林神色如常,不起波澜,向妖鼓走去,他行走间,极为从容,几步之下,便来到那妖鼓近前,他并非如别人那样距离很远便虚空敲鼓,以此减少反震之力。

    直接来到鼓下,王林双脚离体,飘空而起,望着眼前这漆黑巨大的妖鼓,近距离在此,他甚至都可以闻到一股腥气隐约传来。

    这鼓面,其上并非平整如镜面,在其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细小坑洼与细微的脉络,就好似兽皮一般!

    “古妖之皮……”王林伸出右手,摸在了巨大的妖鼓之上,在碰到其上的瞬间,一丝丝反震之力,顺着手掌传人体内。

    王林双眼瞬间一凝,这一刻的他,全身生之烙印弥漫,三千多道生之烙印,就如同三干多道防护,把他全部笼罩在内。

    “赌我超不过五下……”王林左手一拍储物袋,其手中立刻出现一个酒壶,酒壶内装满了酒水,王林左手拿壶,仰天喝下一大口,笑道:“金甲妖人,你且看好!”

    王林右手刹那握拳,向着妖鼓,一击!

    “咚”鼓声回荡,形成奔雷滚滚,划过广场天际。王林身子没有半点移动,右拳离开三寸,在这一瞬间,王林右拳轰隆隆的落下,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咚”“咚”“咚”“口冬”

    连续四下!

    这四声鼓鸣,几乎同时响起,追上之前的第一声,无声合一,居然形成了一场声之风暴,以妖鼓为中心点,疯狂的向四周冲击而去。

    广场大地,寸寸断裂,好似有一条环形的地龙在翻滚一般,疯狂的散开,天空上,这无声鼓鸣形成的雷鸣,更加剧烈,四周看台上,无数人直接喷出鲜血,居然被这五声合一的鼓呜,直接震出严重的内伤!

    甚至更有数人,直接被生生震的假死过去!

    八个妖帅,除了那天帅之外,全部从座位上猛地站了起来,眼露不敢置信之色,广场的金甲男子,也是面色大变!

    五下雷鸣,原本不会让这些人如此吃惊,真正让他们心神一震的,是连续五下,王林的身子,居然一动未动!!

    “这……这不可能!!”玄副帅身边的黄副帅,惊声道。

    这章,有些水了,见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