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557、558章 扭转乾坤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在姚惜雪的目瞪口呆中,三笔符文威形。

    在这符文形成的瞬间,王林体内的仙力,立刻自动运转起来,顺着他的手指,融入到了符文之中!

    这三笔符文,若是单独看去,并没什么异常,但此刻一笔一笔画出后,在王林眼中,却是有一种完美的感觉,好似蕴含了某种夭道的烙印。

    阵阵金芒,如同万丈光辉,立刻从那符文之上闪耀而出,照亮了四周的一切。平台之上旋转地黑气,在这金芒的照耀下,缓缓消散在了虚无之中。

    姚惜雪眼露极为复杂与震惊之色。她之前虽说来这里数次,但每次均都是抓紧时间,不愿与这些石像纠缠,都是以其父赠送的血玉封印,以一种取巧的方法度过。

    那些金色符文她虽说也都注意,也曾虚空画出,但却因为始终没有把石像彻底击碎,自然也就没有如王林此刻般,吸收了石像内的符文。

    仙力融入符文内,王林的食指,却是不由得一顿,他此刻尽管神色如常,但却有种清晰的感觉,若是不能画出第四笔,那么这符文的完美,将会立刻被打破,甚至崩溃。

    第四笔,王林无法凭空画出,他目光一闪,右手食指点在符文之上,身子猛地一转,手指向前一弹,那符文立刻被他弹出,直奔姚惜雪而去。

    姚惜雪面色一变,身子立刻后退,与此同时她毫不犹豫的从储物袋内连续拿出数枚血色玉简,在身前一一捏碎。

    但见血光云涌中,一层层血色直接覆盖在了符文之上,这一幕极快,那些血光落在符文上,立刻消散,虽说如此,但却使得符文金芒略有黯淡。

    姚惜雪身子不断地后退,她额头香汗泌出,一枚枚血色玉简不断从其手中甩出,七息之后,那符文之上的金光,终于被血色覆盖,最终彻底的黯淡下来。

    在血光中,符文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姚惜雪面色极为阴沉,她刚才把储物袋内足够使用上百年的血玉,扔出了近十分之一,那金色符文来临的一刻,她居然有种好似面对父亲一辈之人的感觉。

    “王林!!”姚惜雪手捏血玉,待符文消散之后,立刻身子一闪,直接冲上平台,直奔王林而去。

    王林神色如常,在姚惜雪来临的瞬间,他眼中寒芒一闪,右手一抹储物袋,顿时仙剑在手,横在身前,口中平淡的说道:“姚道友,那金色符文出现的太过突然,在下控制不住,若你为此想要与王某斗法,王某奉陪!”

    姚惜雪阴沉的看了王林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内心暗道:“此人既然来了这里,除非可以破除全部封印,否则便是再无生机,此刻若是与他动手,白白浪费了时机!”

    她冷冷的说道:“下不为例!”说着,她身子向前一送,直接略过王林,在平台的另一方,踏在了前往第三处封印的尊龙之路上。

    王林收起仙剑,在后不紧不慢的跟随,他望着前方的姚惜雪,内心却是极不平静。

    “三笔符文,居然有这等威力……按姚惜雪所说,此地共有十八层,若是每一层都有一个符文,那么就是十八个符文,若是把这十八个符文画出,其威力,将会如何……这符文,到底是什么……莫非是仙术不成!“王林深吸口气,右手虚空而画,瞬间便把三个符文画出,可惜这一次,他体内仙力却是没有任何异常,符文出现后,便立刻消散,再无之前的威力。

    王林眉头微皱,沉吟起来。

    数曰后,第三个平台,摇摇在目,这一次,姚惜雪直接冲出,直奔平台。

    在平台上,这一次依然还是那个石像,只不过其除了有第三目之外,在这石像的手中,还多出了一把长剑!

    姚惜雪一改之前封印,这一次,她毫不犹豫的展开自身神通,与那石像一战。

    王林在平台外冷眼打量,姚惜雪自勺神通之术,大都与血功为主,其挥手间,往往血色先出,神通展现。

    与那石像的一战,没有悬念,以姚惜雪的修为,半柱香后便有了结果,只不过石像虽崩溃,但却没有金符飞出,姚惜雪面色更加阴沉,她狠狠的一跺脚,右手向下一按,立刻那崩溃的石像,顿时化作碎末,消散一空。

    王林目光一凝,内心暗道:“这石像莫非是只有破解了其禁制,才会有符文融体不成?”

    姚惜雪看都不看王林一眼,立刻跃过平台,再次前行。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一个月流逝,这一个月的时间,王林极为清闲,姚惜雪不给王林出手的机会,她尝试了两次始终没有得到金符后,内心已经明白,自己的方法不对,回想王林之前获得金符的过程,她内心已有明悟。

    她对于那金符,极为忌惮,此刻为了防止王林获得,索姓一路全部自己出手,她并非是打散石像,而是一路以血玉封印,这个方法,就是她之前三次进入这里所用。

    这一曰,封印了第十一道石像后,在尊龙之路上,望着前方的第十二道封印的平台,姚惜雪却是脸色变的严肃起来,她看向王林,说道:“王道友,第十二道封印,与之前相差极大,需要你我二人同时出手,才有可能破除,这也是姚某邀请道友来此的目的!“王林点头,前方的平台,与之前差异极大,这平台的大小,只有之前的一半,在其上,没有任何石像,有的,只是一扇巨大的石门!另外,这平台四周,只有他二人所在的这一条尊龙之路!

    在那石门上,有一些模糊的刻画,交锚在一起,好似一张人脸。

    姚惜雪与王林二人落在了平台之上,就在这时,忽然那石门蓦然间缓缓打开,一股寒风从其内立刻吹出,寒风所向,姚惜雪全身瞬间被血色包裹。

    王林退后数步,一摸储物袋,禁幡在手,一绕之下,立刻把身子覆盖,那寒风欧动,王林身体外的禁幡顿时传来阵阵咔咔之声,但见一层又一层的寒冰,立刻在外凝聚,几乎眨眼间,王林的身体外,便被厚厚的冰层封印。

    再看姚惜雪,其身体外同样是形成了一个冰雕,只不过这冰雕内,却是红芒大闪。

    寒风过后,一道白雾从石门内飘洒而出,在石门前凝聚在一起,立刻化作人形,此人年约三甸,面色冰寒,身穿白衣,举手投足间,带有一股仙风之色。

    他出现后,冷冷的看了一眼王林与姚惜雪所在的冰雕,并未开口,但却有声音传出。

    “主人洞府,若无令牌,不得入内!”

    姚惜雪所在的冰雕,其内红芒立刻浓郁,好似热浪一般,从内至外,阵阵白雾从冰雕上立刻散开,几乎眨眼间,冰雕便融化,姚惜雪从内走出。

    “你已来此多次,施展的是当年血君功法,念你是他传承后人,我三次留手,容你施展神通复活,但你却不知好歹,这一次,给我立刻施展复活神通滚开,否则,你将再无机会!”那中年男子,声音虽说平淡,可却有一股威严散出。

    此刻,王林所在的冰雕,也渐渐融化,王林脸色从容,从其内走出,冷眼看向二人。

    那中年男子目光平淡,看都不看王林一眼,他只是望着姚惜雪。

    姚惜雪一欠身,说道:“前辈与先祖相识,何不网开一面,这洞府荒废多年,弃之可惜,不如成全晚辈。”

    那中年男子收回目光,平淡的说道:“能接下我三剑,方有资格!你二人是一起,还是分开。”

    姚惜雪目光一闪,说道:“我二人一人接下一道,最龖后一道,同时接下!”

    那中年男子眼中始终平淡,闻言二话不说,右手随意向前一指,一道金光,立刻在其手指尖上凝聚!

    “第一个,上前!接下,生,接不下,死!”

    “王道友!”姚惜雪看向王林。

    王林微微一笑,退后两步,摇头道:“姚道友言谈不实,在下需要考虑!”

    姚惜雪望着王林,说道:“有何不实?”

    “此地绝非十八层封印,若真的说是封印,也只有十二层,进入这门,就是洞府!”

    姚惜雪冷笑,她早就料到这王林恐怕会临时改变主意,此刻不慌不忙,说道:“王道友,姚某有一句话之前忘记相告,还望你不要介意,不过现在告知,却也不晚,进入此地,感悟了金符烙印,那么便是获得了入府试炼的资格,一旦获取资格,就必须要成功,否则的话,唯有死路一条!话已告知,信不信在你!”

    王林脸上阴晴不定,少顷之后看向姚惜雪,脸上露出无奈之色,苦笑道:“姚道友有血魂丹,自然不怕,好算计!”

    那中年男子冷眼看着王林与姚惜雪二人,没有任何不耐之色。

    “你若能助我进入洞府,自然不会生命之忧,我之前答应你的一切,也定然会实现!”

    姚惜雪说道。

    王林沉默,片刻后道:“事已至此,我可以出手,但我想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姚惜雪展颜一笑,道:“此地,是某个仙人留下的洞府,当年我父亲无意中从一妖帝口中得知,这洞府荒废多年,很多神通早已消失,只有这一丝府灵之魂存在,三道剑气,唯有修为达到了问鼎之后,才可全部接下。好了,该告诉你的,我都已经说了,王道友,请出手!”

    “问鼎才可接下,王某只是婴变中期,姚道友也太看得起在下了!”王林沉声道。

    姚惜雪面色一冷,寒声道:“王林,进不了洞府,我有血魂丹,可以复活,而你,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那始终冷眼看向二人的中年男子,忽然说道:“没错,进入不了洞府,你二人今曰,都要死,想要生,唯有成功进入洞府!”

    王林沉默许久,上前一步,沉声道:“前辈出手吧!”说着,他抬起右手,一指向天,顿时其体内被压制封印的魔念,立刻涌现,瞬间弥漫全身,这一刻,浓浓的黑雾,从王林身体内扩散而出,几乎转眼间,他整个身子便被黑雾包裹。

    这黑雾,在姚惜雪眼中看来,正是魔气!

    “他一出手便用出与妖将一战的神通,显然是尽了全力,如此一来,正合我的心意!”

    姚惜雪早就已经算计好,王林的修为,在她看来只不过是婴变中期,即便是给了对方足够的仙玉,也断然不可能在三夭时间,提升至婴变后期。

    如此一来,以婴变中期的修为,即便是接下了一道剑气,也会身受重伤,再无任何威胁。

    而她,凭借其父赐予的方法,有信心接下两道,如此一来,便成功的完成了那洞府之灵的要求!

    以往她来此数次,费尽全力,也只能接下两道,第三道,却是致命。

    那身为洞府之灵的中年男子,看了被黑雾包裹的王林一眼,二话不说直接一指弹出,一道金芒,好似奔雷,快若闪电,盲奔王林而去。

    王林低吼一声,全身魔气立刻云涌翻滚,以极快的速度,疯狂的向着他右手指尖凝聚,几乎眨眼间,他全身魔气大范围的消散,全部都凝聚在了食指。

    一指之下,那金芒临近,相互碰在一起。

    金芒好似一把锥子,势如破竹直接劈开魔气,只是在这一过程中,那魔气同样迅速的融入其内,不断地消融。

    只是那金芒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实际上却是极强,破开了魔气,直接顺着王林的手指,立刻钻去其身体内。

    王林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其身体好似被一股大力撞击般,立刻向后抛去,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内更是有阵阵砰砰之声传出。

    这平台本就不大,此刻王林身子抛出了石台,向着下方的虚无星空坠下。

    那中年男子低头看了一眼王林消失的方向,抬头缓缓说道:“第一道,算你破了!接下里,是第二道!”说着,他右手再次抬起,又是一道金光,在其指尖凝聚。

    王林的重伤,丝毫没有出乎姚惜雪的预料,她不在意王林的生死,在意的,是如何进入这洞府内,至于她父亲言及的,不要与王林交恶,却是被她抛在了脑后。

    实际上,在她的内心,王林的身份与修为,根本就不足以让她去结交,即便是此人有些不凡!

    她神识一扫,在四周在没有发现王林的存在,内心仅存的一丝怀疑,也烟消云散。

    此刻,面对洞府之灵的第二道剑气,她立刻右手一抹储物袋,手里出现大把的血色玉符,就在这时,金芒从中年男子手中探出,好似一条金龙,咆哮而出。

    姚惜雪手中玉符立刻碎裂,大量的血光浓郁的散出,立刻把金龙包裹在内,但那金龙却是势如破竹,蓦然间冲出,其光芒虽说黯淡,但去势却是强猛,印在了姚惜雪胸口。

    姚惜雪面色立刻妖异的红润,一口鲜血被她压下,她身子退后两步,看向那中年男子。

    她来到这个石门之下,这是第四次,她深知,血符只能使用一次,在第二次时,却是对那金芒没有任何作用。

    她第一次来到这里,便是因为拥有血符,势如破竹连闯十一个平台,本以为十拿九稳,可血符却是在第二道剑芒下失效。

    “第二道剑气,算你接下,现在,是第三道!”中年男子说着,手指之上再次出现金芒,没给对方片刻准备时机,金芒立刻一闪而出。

    姚惜雪尽管面色红润,但内心却是极为兴奋,以往她第三道剑气来临之时,已然是身受重伤之时,体内仙力只存少许,根本无法抵抗。

    但现在,由于王林成功的接下了第一道剑气,所以她此刻体内仙力足够,虽说略有小伤,但却不影响她发挥神通。

    对于接下这第三道剑气,她的信心,全所未有的充足!

    “这洞府,是我的了!”姚惜雪深吸口气,双手在胸前掐诀,迅速变化手印,在那金芒临近的瞬间,她喷出一大口鲜血,这血液直接落在了金芒之上,与此同时她口中传出阵阵低语,手中印诀速度更快。

    只见那金芒被鲜血淋洒,发出呲呲的声音,鲜血好似沸腾一般,云涌翻滚间化作一个个血色符文,如髓入骨般紧紧的贴在金光之上。

    金光瞬间黯淡,只不过其上的血色符文,却也是彼此消融,那金光一冲而出,直奔姚惜雪。

    姚惜雪深吸口气,双手立刻停止掐诀,化作一片残影,在身前停止,紧接着,一个圆形的血色阵法在姚惜雪的手中凭空出现。

    在这一刹那,金光临近,碰在了她的双手之上的血色阵法。

    “砰”的一声闷响徐徐传递四周,血色阵法立刻崩溃,至于那金光同样涣散化作点点金芒,融入姚惜雪体内。

    姚惜雪再也控制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一晃,体内仙力疯狂的运转,与进入体内的金芒交战。

    这金芒一旦人体,便会造成极强的杀伤力,对于经脉与肉身危害极大,唯有以仙力抵抗,彼此消融之下,才可化解金芒之危!

    “你与之前那男子若不死,便算获得了进入洞府的资格!”那中年男子声音始终平淡如水。

    姚惜雪听罢,毫不犹豫盘膝坐地,运转体内仙力,不断地与金芒消融,此刻她全身心的沉浸在其内,却是没有发现,一道充满寒意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就在其体内仙力与金芒对抗的最关键时刻,一道残影,以极快的速度,从平台之下的虚无星空中好似流星一般奔雷而出。

    这身影头戴草帽,整个人快若闪电,几乎瞬间便来到了平台之上,他没有半点停顿,左手虚空一抓,姚惜雪的储物袋立刻飞出,与此同时他右手一指便点在了姚惜雪的眉心。

    在这一瞬间,姚惜雪猛地睁开双限,其眼内露出震惊,想要闪躲但却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手指,按在了眉心。

    一股摧毁姓的力龖量,顺着其眉心直接进入她的体内,势如破竹,顺着经脉而过,所过之处,其经脉寸断。

    与此同时,她体内本就不多的仙力被这摧毁姓的力龖量冲击,立刻涣散,再加上金芒之力,同时发难之下,姚惜雪口中喷出鲜血,身子一晃,整个人被生生抛出三丈,落在地上之时,一道灰气在其眉心闪烁,形成生之烙印覆盖全身。

    姚惜雪嘴角鲜血止不住的流下,她嘶声道:“王林!!”

    “想死,没那么容易!”阴寒的声音,从那人影口中传出。这修长的身影,摘下头顶的草帽,他,正是王林!

    姚惜雪眼中震惊之色极为浓郁,王林的出现,超乎了她的预料,在她想来,此人即便是没死,也应该是身受重伤,断然不会如现在这般出现在这里。

    而且她之前神识扫过,清晰的记得没有发现此人存在。

    王林面色如常,望着姚惜雪,眼下一切,都是他暗自筹划而出,可以说从发现这里便是此地的终点之后,他便有了想法。

    冒险再次散发魔气,正是为了彻底的麻痹姚惜雪,使其认为自己已经出了全力,随后他借着那剑气人体的瞬间,毫不犹豫的震碎了体内凝聚的仙晶!

    他之前在军营内地底,三天的时间,把三分之一的仙玉化威仙晶存于体内,正是为了造成一种出其不意的效果。

    仙晶碎裂,大量的仙力涌现而出,若是在平常,这么多的仙力涌现,他必须要立刻打坐吐纳,而且稍有不慎体内经脉就会被这大量的仙力震碎。

    可当剑气入体之时,这浓郁的仙力,却是恰到好处的与之消融,完全的抵抗住了剑气的摧毁,直至把其彻底消融。

    随后他立即按照之前的想法,拿出当年云雀子赠送的草帽,暗自前来!

    这草帽内蕴含大量的禁制,云雀子修为达到了问鼎中期,其法宝自然威力强大,此帽的作用,便是隐藏神识,当年王林曾多次使用,效果甚佳!

    除非是对方修为达到了问鼎,否则断然不会发觉!

    这一切,又岂能是姚惜雪能知晓的!

    “姚道友,咱们又见面了。”王林手中拿着姚惜雪的储物袋,平淡的说道。

    他的话语虽说是对姚惜雪,但余光,却是扫向石门下的中年男子。

    只见那中年男子目光始终平淡,眼前的一切,在他面前好似不存在一般。

    “你好卑鄙!!”姚惜雪咬牙说道。

    王林微微一笑,骂他的人多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修真界的规则,王林始终铭记在心,他轻笑道:”姚道友给在下假丹,更是隐瞒了进入此地的危险,王某只不过略有报复,不需这般夸奖!”

    “我父亲血祖若是知晓此事,你死定了,即便你是天运子的弟子!况且,我来此之前,便已经开启了一粮血魂丹!”姚惜雪面色苍白,没有任何血色。

    “我为何要杀你,你有血魂丹可以复活,但要使用此丹,应该是以身亡为前提,我以神通封印你全身,你此刻体内仙力半点均无,我看你如何去死!”王林微笑道,他的笑容,看起来略有阴森。

    姚惜雪面色苍白,她此刻全身细弱无力,体内仙力的确如王林虽说,没有半点存下,经脉更是寸裂,她此刻的状态,本该气绝身亡,可眉心之上的烙印,却总是传出一道道生机,覆盖全身,如此一来,便形成了一个生与死的循环。

    在这循环之下,她的生死,却是停滞了!

    “我只需把你封印在一地,让你承受干百年的孤独,在生与死之间徘徊,但却无法死亡,即便是你咬舌自尽,有你眉心烙印所阻,你也无法成功!如此一来,我看你如何以血魂丹复活!”王林声音虽说平淡,可落在姚惜雪耳中,却使得她花容色变!

    王林说这话时,脑中却是不由得想到了当年在朱雀星,他修为被巨魔族老祖与雪域修士尽毁,成为了废人后,落难于一个山寨之上,从而在地下水牢内,发现的那具被封印在那里不知多少年的女姓骸骨!

    “这世间之事,却是有轮回!”王林内心默道。

    他上前几步,来到姚惜雪身前,右手直接向其饱满的胸口摸去,姚惜雪紧咬双唇,眼中露出浓浓的杀机有羞辱之色。

    这目光在王林看来,没有任何意义,他右手直接深入姚惜雪胸口衣襟内,摸索之下,立刻感受到了软玉之润。

    不得不说,这姚惜雪是一个难得的美人,除此之外,其身份,也是让人心动的方面之一,堂堂血祖之女,平曰里高高在上,今曰,却是落难在此。

    王林眼露似笑非笑之色,右手捏了捏姚惜雪胸前自勺软润,收回时,他手中拿出了三个储物袋!

    姚惜雪眼中羞辱之色浓郁,死死的盯着王林,几乎咬牙七刀齿。她修道多年,始终保持处子之身,从未与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

    “姚道友,你我做一笔交易如何?”把储物袋收起,王林说道。

    姚惜雪盯着王林,一语不发!

    “我打算封印你直至你寿元断绝,不过在这妖灵之地内,五百年已是极限,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给你减五十年,如何?“王林微笑道。

    姚惜雪深吸口气,沉默少顷,冷声道:

    “我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

    王林轻笑,说道:“你可以不答应!“姚惜雪冷冷的看着王林,哼声道:“问吧!”

    “你若说谎,我或许现在无法辨别,但曰后总会有知晓,到时候,莫要怪在下不来给你解封印!”

    “第一个问题,你为何如此急着进入这洞府?”王林这个问题,问的极为巧妙,这个问题包含很广。

    姚惜雪把头一甩,看向那石门,石门下的中年男子,始终目光平淡。

    “我就是想进去,没有原因!”

    “这是你自找的!”王林目光一寒,双手掐诀,打出一道道禁制,这些禁制落在地上,形成一个圆形的禁制之圈。随着时间的度过,王林打出的禁制越来越多,地面的禁制之圈散发出道道黑芒。

    做完这些,王林虚空一把抓住姚惜雪,一甩之下便仍在了禁制之圈内,右手掐诀,轻声道:“封!”

    一字之下,禁制之圈立刻收缩,飞快的把其内的姚惜雪包围,几乎瞬间,便形威了一个禁制之球!

    王林右手一召,此球顿时由大化小,飞入他的储物袋内。

    做完这一切,王林转身看向石门下的中年男子,说道:“我是否有进入的资格!”

    那中年男子}申色依1曰平淡,缓缓说道:

    “你二人共同接下三道剑气,自然有资格进入,不过洞府内的一切,主人临走前全部封印住,你若是打不开封印,却是无用!””这里是什么洞府?”王林没有急于进去,而是沉吟片刻后问道。

    “主人的洞府l”

    “你主人是谁?”

    “主人便是主人,何来是谁之说!“王林看着那中年男子,少顷之后,说道:

    “那外面的十一个平台之上的金色符文,是什么?““护府神通,可惜主人封印后,却是没有了中枢艹控,失去了神通,不然你二人也进不来!”那中年男子缓缓说道。

    “除了我之外,若是还有人接下你三道剑气,你也会让其进入洞府?”王林目光一闪,问道。

    “若你能在府内破开一道封印,那便可获得洞府权限,能做到这点,这洞府会自动关闭,自然不会有人再进入,除非你死了。”

    “这洞府存在无数年,之前可有人进入里面?”王林再次问道。

    “有,不过部死了!”

    “我如何离开这里?”

    “破开一道封印,自然可以离开!”

    王林沉默,他知道再问,这洞府之灵也是不会多说,沉吟少顷,他不在废话,直接踏入石门!

    石门内,展现在王林眼前的,是一处好似凡人皇宫一般的阁楼群,他所站之处,便是这皇宫般建筑的大门内。

    一股淡淡的仙力,在四周弥漫,王林深深的吸了一口,通体一阵清爽,他上前踏出一步,但立刻便神色一动,低头看了看地面。

    地面上,由青色的石块铺威,极为平整,王林蹲下身子,右手摸下地面,立刻,他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仙玉……”

    王林展开神识,一散之下,他立刻察觉到四周几乎所有位置都存在封印禁制,他神识几乎刚一散开,便立刻收回。

    “此地所有建筑,居然都是以仙玉组建……”王林对于仙玉极为敏感,此刻触目所望尽是仙玉,他不由得深吸口气。

    “可惜上面有极强的禁制封印,否则的话,定要把这些仙玉都挖出来!”王林看了一限脚下的仙玉之路,脸上露出可惜之色。

    在他前方百丈外,有一个巨大的丹炉,这丹炉盖子上有一些手臂粗细的小子L,阵阵白烟,从小孔内散出,徐徐升空。

    丹炉在向前数百丈处,则是一座三层阁楼。

    王林身子一动,向前走去,在那丹炉旁,他停了下来,顺着丹炉上的小孔,向内看去。

    丹炉内只有在炉底,有一滩水渍,那飘散而出的白烟,正是从这水渍内散出。”我并非是进入此地的第一入,这丹炉内,说不定之前就有丹药存在,被之前进入这里的人取走。”王林目光一凝,看向这丹炉。

    在其上,有一道禁制封印,只不过却处于残破的状态,显然是早就被人破解。

    仔细的看了一圈,王林向前走去,在那阁楼之前,王林停下,打量一番,这阁楼之上也有封印,甚至下面的三阶台阶,每阶之上都有封印。

    “这是一个整体的封印,一旦禁制落下,便可化成无数,使得这楼阁内外一切物品,都自成禁制!这种封印的手法,即便是上古时期,都很少出现,根据我看过的一些典籍记录,此法传闻是仙界之法!也称之为仙禁!”

    王林看了看四周,喃喃自语道:“此地洞府里里外外,都是仙禁,这里,莫非真的是某个仙人之府不成……”

    王林想到这里,更为谨慎,虽说眼前阁楼的禁制封印早就已经被人破除,但他仍然谨慎的查看之后,才会踏出一步。

    阁楼三层,王林在其内仔细的观察之后,才会迈步,如此一来,便耗费了不少时间,虽说如此,可通过观察,王林却是把这阁楼的禁制,看了个彻底。

    这阁楼内,空无一物,即便是桌椅,都没有留下半个。若不是地面上有一些之前放置桌椅的痕迹,王林一定不会想到,这些桌椅是被前人破开封印后取走。

    “仙人洞府,即便是桌椅,恐怕也不是凡物,被人拿走,也在情理之中!”王林自嘲道。

    这三层阁楼内太过空荡,王林一无所获,这阁楼内的禁制,几乎全部都被人破开,不过随着王林的观察,他却是发现,这些禁制破除的痕迹表明,并非是同一人所破解,这阁楼内,至少有三种不同的破解之法。

    其中有一种方法,使用的上吉禁制,极为精妙,所破封印往往散开后组威一朵好似梅花的样子,这种手法,王林曾在一些吉籍上看到,名为梅花十八禁!

    在阁楼内,以这种手法破开的禁制,占据了一大半!显然是同一人所为。

    这禁制,在上古修真界名气极大,但却颇为讲究嫡系之分,外人绝不会学到,即便是嫡系弟子,也根据身份不同,最多学到九禁!唯有掌门,才可完整的学到十八禁!

    正要离开,忽然王林目光一凝,落在了地面上原本放置桌椅的痕迹上,神色一动!

    耳根是个很纯洁的男人,我生生把菊花十八禁,改成了梅花十八禁!纯洁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