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崩!溃!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大罗剑宗石方与矮个老者,二人目光相互交集而过,在这一瞬间,那矮个老者忽然大手虚空一抓,女子千琴身边的白衣同门,顿时惊呼一声,其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被一股无形之力抓住,从山谷外,直接扔人了谷内。

    此人身子刚一进入山谷,顿时一阵直入九霄般的刺耳之音,蓦然间在山谷内回荡四起,但见谷内地面无数枯叶杂草之中,几乎眨眼间,便涌现出大量红点,这些红点相互密集,密密麻麻乍一看去极为可怖。

    “师兄!!”千琴身子一震,猛地转身,看向大罗剑宗之人,声嘶力竭道:“前辈,这是为何!!!”

    就在干琴话语脱口之际,那些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红点,蓦然间一动,居然化作一大片红云,发出剧烈的呜鸣之声,向着被扔入山谷内的白衣青年直接扑去。

    其速太快,好似一大片红色电云一般,眨眼间,便把那白衣青年全身包裹,这一刻,一幕令山谷之外,除了大罗剑宗两个长老不动声色,所有人为之震惊的画面,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只见那白衣青年身体外,无数红点,直接破开其衣服,顺着皮肤钻人体内,不到三息,此人一身白衣,尽是血色。

    阵阵凄厉异常的惨叫,从他的口中不断地传出,剧烈的疼痛,使得此人不断的以双手去撕挠全身皮肤,一道道深可见骨的抓痕,在此人身上,比比皆是。

    他的身子,在山谷内的地面上,急剧的翻滚,挣扎,其双目内,露出深深的绝望以难以想象的怨恨。

    “师兄……“干琴身子剧震,脸上露出一丝惨笑。

    此刻,山谷内几乎所有的红点,均都全部出现,疯狂的钻入那白衣男子体内,此人的双目,渐渐黯淡,其惨叫之声,也慢慢虚弱。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但却颇有一股冲击力,使得四周之人,纷纷面色有些难看。郭邢佚握紧了手中宝剑,沉吟少顷,目光扫向千琴,略有一丝杀机闪烁。

    “今曰之事,因我而起,若是千琴师兄未死也就罢了,我们之间不会结下仇恨,可眼下……”

    至于那称呼郭邢佚为大师兄的另一女子,此刻更是面色苍白,捂着小嘴,几欲作呕,其身子轻颤,显然被这一幕吓的不轻。

    惟独那言谈之中对郭邢佚颇为奉承的蓝衫男子,其面上不但没有任何不适之色,反而望着山谷内的一幕,隐有陶醉之意闪过。

    大罗剑宗长老石方,微微一笑,对身边矮个老者说道:“看来我二人不必再造杀孽了,此一人,已然把绝大部分九黎虫吸引入体。”

    那矮个老者沙哑一笑,说道:“石兄禁法神通最适合此处,可莫要留手,你我二人取了这耀金果,还要回剑宗复命!”

    石方哈龖哈一笑,不再二话,直接一拍储物袋,手里立刻多处一枚红色的玉简,此人左手搓指成剑,玉简之上蓦然一指,口中轻吐:

    “剑封之禁!开!”

    此言一出,顿时此玉简立刻发出嗡嗡之上,瞬间脱手而出,好似一道红芒,直接冲入山谷之内。

    在此玉简进入山谷内的瞬间,其上嗡嗡之声蓦然间大晌,与此同时,但见一条条红色的丝线,从这玉简之上飘散而出,随即一顿之下,但听轰隆隆一声响动之后,那玉简立刻诡异的蠕动起来,几乎眨眼间,其蠕动的速度立刻加快,最终,居然好似融化一般,化作无数红色细丝,蓦然间,扩散开来,向着地面之上那轻微挣扎的白衣男子,冲去。

    红色细线速度极快,眨眼中,便迅速临近那白衣男子身前,并未钻入其体内,而是这些细线彼此首尾相连,迅速铺展开来,居然形成了一张红色之网,把那白衣男子连同身边数丈之地,全部包裹。

    此刻,大罗剑宗长老石方,双目精光一闪,口中大喝:“封!”

    “封”字出口,那红色之网上,立刻闪烁阵阵红色闪电,噼里啪啦的声响中,整个红网之上,顿时出现了无数红色的电光符文,密密麻麻结合此网,形成了一道极为严密的封印。

    做完这些,那矮个老者当先一步,踏入进了山谷之内,在他身子进入此谷的瞬间,谷内地面的枯草之中,立刻又有呼啸之声回荡,紧接着,又是一片红点冲出,只不过其数量,却是不多。

    那矮个老者神色如常,抬起右手,五指轻弹,每弹出一指,便有一道剑气呼啸破空而现,穿梭之中,便有大量红点消散。

    实际上若是这九黎虫数量再多一些,以矮个长老的修为,即便是想要对付,也会有些麻烦,只是现在,这九黎虫所剩无几,他对付起来,自然看着极为容易。

    大罗剑宗长老石方,身子一动,直接飘入山谷内,在他的帮助之下,除了地面上被封印在了那白衣男子体内的九黎虫外,外界之虫,数息间,立刻消散。

    第三个踏入山谷内的,便是郭邢佚的师叔,那个化神期的老者,随后则是其余之人,至于那千琴,脸上愤愤之色此刻已然逝去,有的,只是一份令人可怕的平静。

    矮个老者挥出最龖后一道剑气,击碎了仅存的九黎虫后,目光一闪,落在了数丈之外,那一大片金色的花朵之上。

    “吕松义,你去把耀金果采来!”矮个老者声音充满一股不容拒绝的威严。

    这吕松义,正是那化神期的老者,此人听闻长老之话,立刻恭声称是,连忙上前几步,就要去采下耀金果。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股清风自谷外徐徐吹来,这风,原本没什么出奇之处,口欠在谷内,也只是荡起阵阵草叶晔啦之声。

    但,此风,吹在大罗剑宗长老石方与矮个老者身上,却是使得二人,面色从未有过的大变!!

    石方猛地回头,双目爆出精芒,直勾勾的盯着谷外,至于那矮个老者,也是面色顿时阴沉,右手放在了储物袋上,眼露杀机,看向谷外。

    他二人的这一动作,顿时引起了山谷内气机的变化,一时之间,居然有股萧杀之意,笼罩四周。

    如此一来,那上前准备采耀金果的吕姓老者,立刻停下脚步,眼露惊疑之色。

    至于其他几人,也均都是如此,惟独那女子千琴,目光平静,望着远处地面上已经不再挣扎,显然已经死亡的白衣男子,沉默不语,好似四周的一切,都与她再无半点关系一般。

    “那位道友来此,莫要装神弄鬼,在下大罗剑宗长老石方,还望道友出来说话!”石方沉默少许,喝道。他与那矮个老者相互看了一眼,均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疑。

    在刚才那风吹来的瞬间,他几乎立刻就察觉到,那种自进入这地魔北界后,始终存在的感觉,在一刹那,突然提高了无数倍,这就好似开始时感觉到远处有一只凶兽,但立刻,那感觉突然一变,好似那只凶兽,就在自己眼前一般。

    这种急剧的变化,顿时使得石方与矮个老者,立刻心神剧震。

    一团浓浓的灰气,自山谷之外,缓缓的出现,这灰气浓郁,根本就看不清其内细貌,它飘摇之下,在山谷外停滞。

    这灰气出现的瞬间,石方的面色,立刻难看到了极点。

    “阁下是谁?”矮个老者,此刻面色阴沉,一字一字的说道。

    他话音刚落,没等对方回答,立刻大吼一声,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抹,立刻一面铜镜,蓦然间出现在其手中,此人一抛之下,这镜子顿时升空,迎风见长,蓦然间化作三尺大小,其上散发出阵阵青光,直接笼罩那灰气之上。

    就在矮个老者祭出法宝的瞬间,那石方与此人配合多年,极为默契,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双手掐诀,背后宝剑蓦然间呼啸而出,在其头顶横立,其上更是出现虚幻十丈的巨大剑影。

    “斩!”石方大喝!

    在自方长老出手之际,那化神期的老者吕松义,身影如电,立刻冲向耀金果,他毕竟修炼曰久,懂得抓住时机,此刻距离那耀金果不远,一闪之下,便来到近前。

    铜镜之光,好似禁锢一般,笼罩灰气之上,与此同时,石方之剑,好似来自九天之锋,呼啸而下,其剑势尚未落下,便有破空呼啸之声,回荡天地。

    大罗剑宗,以剑闻名,其剑威,自然不小。

    只是!

    在那剑气破空斩下的瞬间,那灰气突然一动,这一动,好似万马奔腾,好似怒浪滔天,在瞬间,灰气蓦然间向前一冲,顿时,便冲破一切,弥漫整个山谷。

    这一冲之下,更是从灰气内,传出一声寒冷之音。

    “萤火之光,岂能于皓月争辉!”

    这声音冰寒冷漠,落在众人耳中的瞬间,立刻使得谷内之人,均都是心神一震,那笼罩灰气之上的青光,更是顷刻崩溃,化作无数青痕,消散四周。

    半空中的铜镜,其上传出阵阵咔咔之声,崩!

    石方斩下之剑,溃!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