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此人是谁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整个朱雀国,此时云集了朱雀星上绝大部分修士,他们的目标,都是一致。

    进入朱雀墓,取回命魂!

    朱雀墓的限制,造成了此墓地之外的朱雀山下,凝聚了大量的高阶修±,这些人大都是化神期,但婴变期也有一些,虽说只是十六人,但却一个个分别占据一个空地,把朱雀墓入口,彻底堵死。

    这十六人,在朱雀墓开启时距离此地较近,所以才可以在不到数曰的时间赶来,尽管如此,但却还是错失了进入墓地的资格。

    在他们之前,进入朱雀墓的人数,便已经达到了极限。

    此刻,想要进入此地的唯一方法,便是等待其内有人死亡,死去一个,便可进入一个!

    那十六个婴变修士,其中只有一人是婴变后期,还有三人是婴变中期,其余十多人,均都是婴变初期。

    这十六人散在朱雀墓入口处,目光时而扫向通道,若是有青芒闪烁,波纹出现,则表示墓内有人死亡,可以进入。

    有这十六人在,四周所有修士,均都不敢上前,他们在等,等着十六人全部进入后,再彼此抢夺进入朱雀墓的资格。

    毕竟,进入此地,便拥有抽回命魂的机会,为了这个与生命相连的机会,任何一个朱雀星之人,都会付出一切。

    修为越高,越是如此。

    王林的身影,从远处渐渐走来,他一身白衣,看起来颇为明净,尤其是头发散在脑后,随风而动,更显飘逸。

    此行一路,司徒南把朱雀墓内所了解的一切事情,对他详细的交代了一番,对于此行,王林心中把握不大,朱雀墓内,比他之前想象,还要危险数倍。

    “司徒南送我一枚玉简,使用此物,可以离开朱雀墓,只是若是没有取得修星之晶,无法抽回命魂,虽说司徒南还有办法可以让我姓命无碍,但太过麻烦不说,而且魂魄残缺,对曰后的修炼有些影响。”

    王林身影慢慢走近,在朱雀山外围,修士们或三五成群低声议论,或单独打坐闭口不言,或目光闪烁另有心思。

    在王林到来的一刻,一些修士抬头,看向王林,随即顿时目光一闪,彼此立刻低头,让开道路。

    四周的修土很多,但每一个在看到王林后,均都是面色微变,向后退开。

    王林穿过一个个修士身旁,向着朱雀山走去,就在这时,一个桀骜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止步!”

    声音传来的同时,人群散开,只见在前方距离朱雀山百丈外,有五个修士,盘膝坐在那里,他们的身体四周十丈内,没有任何修士敢踏上半步。

    这五人,三男二女,年纪看起来差异较大,其中有少妇,有青年,也有沧桑老者。五人的修士,均都是化神后期大圆满,尤其是那个老者,身体内已然蕴合了一丝仙力,显然是达到了凝练仙体冲击婴变的境界。

    只不过其仙玉不多,所以身体只淬炼了一小部分,没有彻底完成,但仅仅如此,就使得这老者的实力,比之寻常的化神修土强大太多。

    那喝斥之人,是老者身边的一个青年,此人相貌堂堂,颇为英俊,初一看,倒也有股浩然之气,但仔细一察,便可发现此人目光隐藏着闪烁。

    这一点,许是旁人看不出来,可王林虽说因为天逆露水的原因,相貌始终如当年刚刚修仙之时,但实际则是修炼了数百年的老怪,在观人之上,一眼便看透其心。

    他平淡的扫了那青年一眼,身子未停,继续先前走去。

    那青年眼中露出谨慎之色,上前一步,喝道:“道友,莫要坏了规矩,此地是我师尊先来,等那些婴变期前辈进入后,便是轮到我等,你既然后来,还是在后面排着吧!”

    王林目光落在了五人中的那个体内蕴含仙力的老者身上,这老者身穿黑袍,整个人看起来好似一幅骷髅一般,尤其是双目,闪烁一丝镇人心魄的幽光,他看向王林,但立刻,其目光一凝,好似有所明悟。

    “我师尊是蛮荒南明尊者……”那青年看见王林神色始终如常,立刻报出名号。

    “闭嘴!”老者目光一闪,喝道。在那青年一愣中,老者站起身子,恭敬的向着王林抱拳,说道:“在下蛮荒南明,拜见前辈,南某的弟子不懂事,言语得罪之处,还请前辈见谅。”说完,他连忙退到一旁,让开道路。

    此言一出,老者身边的四人,纷纷一怔,但均都立刻站起身子,连忙恭敬退下。

    王林对那老者略一点头,从他们身边走过,进入了朱雀山百丈之内,在他进入此地的瞬间,除了那唯一的一个婴变后期老怪外,十五道目光,如同闪电一般,在他身上凝聚。

    “师父,此人什么修为?莫非是婴变老怪不成,可弟子在他身上,怎么连半点仙力都没有察觉?“在王林身后,之前那桀骜的青年,向身边的老者传音道。

    “你当然看不出来,就连为师,也是在刚才这前辈临近之时才发现,此人的修为,不但龖是婴变期,而且还是那种绝对不可招惹,仅次于问鼎的婴变后期!只有婴变后期的修士,身体内的仙力,才会贯穿全身,从而直达血脉,看起来没有半点出奇之处。”那老者传音道。

    十五道目光,在凝聚王林身上的瞬间,这十五人顿时目露精芒,一闪之下,这十五人收回目光,彼此沉默,没人说话。

    他们的行为,算是认可了王林与他们相等的资格,可以加入到这十六人的团体之中,最为最快的一批进入者。

    王林走向朱雀山脚下,在入口处,盘膝坐下,沉默不语。

    十六个婴变修士中,那唯一的一个婴变后期修士,此入是一个中年男子,一身紫色长衫,相貌平凡无奇,他盘膝坐在那里,一直闭目,膝前放着一把黑色古剑,金色的剑穗,随风而动,尤其是在那上面,还拴着两个铃铛,在风中荡起一串轻声脆音。

    一只双眼通红的小猴,蹲在他的身边,抓耳挠腮,时而冲着那朱雀墓的通道,呲牙一番。

    在王林盘膝坐下的瞬间,这中年男子睁开双眼,其目光平静,没有任何波动之色,看向王林,平淡的说道:“曾牛!”

    此言一出,四周十五个婴变修士为之动容,立刻再次侧目,看向王林!

    曾牛此名,在朱雀星声名耀眼,几乎所有修士无不知晓,若是之前他与红蝶一战只是在化神修士中流传,那些婴变修士并未太过注意的话,那么李元封的死亡,巨魔族老祖的碎灭,这两件大事,却是让婴变修士立刻对曾牛这个名字,关注起来。

    王林神色如常,没有半点变化,看向那中年男子,平缓的说道:“有故?”

    那中年男子微微一笑,摸了摸身边的小猴,说道:“没有。”

    王林不再说话,而是闭目静养。

    那男子目光一闪,微笑道:“曾道友好大的毅力,以炼仙返元之法,一举洗去凡根,比之旁人以凝练之法婴变,直至婴变中后期才可彻底洗去凡根,要强上很多。若非我等婴变修士,旁人看去,定会以为曾道友已经达到了婴变后期,而非实际的婴变初期。

    以这种方法尝试婴变之人,并不多见,难怪可以杀了李元封与巨魔族老祖!”

    王林眉头微皱,睁开双眼看向此人,平淡的说道:“有事?”

    那男子摇头,说道:“没有。”

    “在下静修,请不要打扰!”王林说完,再次闭上双眼。

    那男子眼中寒芒微不可查的一闪,右手在身旁小猴身上略一用力,那小猴立刻呲呲叫唤,双目顿时一片血红。

    就在这时,忽然朱雀墓的通道,蓦然间闪烁乌光,一股青色的波纹,从其内缓缓的荡漾而出。这表示着,朱雀墓内有人死亡,可以再次进入。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看了王林一眼,站起身子走向通道,他身边的小猴,双目红芒渐渐消散,再次回复如常,虽说还是散发红光,但却比之刚才弱上数倍。

    “王林,你不认识现在的我,可我却认识你!我们,好久未见了……”中年男子心中默道,在整个身子进入通道消失的瞬间,他回头看了一眼王林,嘴角露出一丝阴森的微笑。

    王林双目一闪,盯着此人的身影消失在通道内,此人他可以肯定从未见过,只是对方最龖后回头的那个诡异的微笑,却是让他有一种熟悉感,只是想了许久,他也没想出,到底曾经在何处,见过这样的微笑。

    中年男子的身影消失后,十五人中那三个婴变中期的老怪,立刻身子一闪,冲向通道,转眼间消失在了其内。

    剩下的众人,立刻神色一动,纷纷冲去,显然,这一次朱雀墓内死亡之人较多,能进入的人数自然也多了起来。

    王林身子一晃,紧跟众人之后,同样向前跃去,青光波动间,所有冲入者的身影,立刻消失在了通道内。

    青芒再闪,十五人中的一个婴变初期修士,身影被生生弹出,他愤怒的咆哮一声,转身回到入口处,盘膝坐下,握紧了拳头!

    呼唤月票,保持月票前十五的战绩,可惜年前无法爆发,不是不爆,而是爆不得,不然写的差了,大家又要训我了……但耳根保证,本月,不少于四次爆发,时间大家就不要催了,耳根保证的东西,绝对会承诺,这一点,放心!

    十六、十七、十八追击太近,让我做把火箭吧!!!(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