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童子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朱雀子沉默少顷,脸上阴晴不定,最终暗叹一声,他实在没有胆量再回头去试探对方虚实,脚步一跺,天空轰的一下,出现一个巨大的裂缝,朱雀子恶毒的盯着毗声国方向。

    “二代朱雀……”朱雀子身子一动,飞向朱雀山。

    毗卢国炼魂宗内。

    王林的身影,在察觉到朱雀子远远地离开后,身子一晃,从半空中一头栽下。

    遁天一惊,立刻上前把王林接住,此刻的王林,面色苍白,双目紧闭,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遁天仔细看了几眼,忽然面色大变,失声道:“夺舍!”

    他没有任何犹豫,一咬牙,右手抬起,就要点在王林眉心,帮助他抵抗那股夺舍之力。

    但,就在他右手将要点中的瞬间,王林睁开双眼,其眼中黑白分明,再无之前半点桀骜之色。

    “前辈住手。”王林虚弱的说道。

    遁天盯着王林,沉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这小娃娃刚才好鲁莽,看不出轻重之色,!若是换了老子以往的脾气,一掌就把你拍死,别看你寿元断绝,老子一样可以让你尝尝寿元被一点点抽离的滋味!”

    一个狂妄的声音,从王林眉心内传出,紧接着,一团青芒一闪间,从王林额头飞出,在一旁化作一个高大的身影,此人中年,面部粗犷,身材魁梧异常,他一出现,立刻涌现出一股庞大的气息。

    天空轰然色变,在此人气息的冲击下,一片片云层凝聚,其内闪电涌动,滴滴雨水,从天而降。

    这中年人抬头看了看天空,吼道:“给老子散,让你下雨了么!”

    一吼之下,天空云层顿时崩溃,立刻消散一空,就连那些降下的雨滴,也摹然间席卷而去,没有半点落下。

    遁天身子巨震,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说不出话来。

    王林苦笑,干咳一声,他刚才在朱雀火来临之前,已经元神归体,成就婴变大道,只是朱雀子与遁天的战斗,他无法参与,在朱雀火之下躲入天逆珠内。

    在那里,司徒南,苏醒!

    只不过刚刚苏醒的司徒南,空有威严,实际虚弱的很,二人甚至都没有多少时间叙旧,司徒南便察觉到外面的一幕,进入到王林的肉身之内,把朱雀子生生吓走。

    不得不说,司徒南的装腔作势,功力极为深厚。

    在让朱雀子断指的时候,王林看到这一幕,极为紧张,反观司徒南,却是没有任何担心,一如既往的桀骛不驯。

    事后王林曾问他为何要让朱雀子断指,难道不担心对方反噬。

    司徒南的回答是:“因为老子是司徒南!”

    “刚才险些让你这小娃娃坏了老子的大事,要什么第四魂,若是让那小麻雀崽子看出端倪,老子今曰岂不是刚刚苏醒,就要再次沉睡么!至于那第四魂,等老子有了肉身、恢复了修为,直接杀上朱雀山,抢回来不就行了!”司徒南瞪了遁天一眼。

    遁天修道至今,已经上千年没有被人称作小娃娃,此刻,他唯有苦笑,说道:“前辈是?”

    司徒南抬头,傲然道:“王林,替我告诉这小娃娃,老子是谁!”

    王林苦笑,看着遁天,说道:“他是司徒南。”

    “司徒南?”遁天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古往今来,到底有哪位强者,名叫司徒南。

    “二代朱雀!”王林又道。

    遁天身子一颤,蹬蹬蹬退后几步,眼中露出震惊到了极点的不可思议之色,他顿时明白,为何朱雀子会被此人生生吓走。

    二代朱雀的威名,太大!甚至于在某些方面,已经彻底的超越了一代朱雀。

    少顷,遁天深吸口气,向着司徒南深深的一拜,恭敬的说道:“晚辈炼魂宗遁天,参见前辈。”

    司徒南点了点头,说道:“看在你为王林护法,并且送出十亿尊魂幡的份上,老夫答应你,若是有机会,定会帮你把炼魂宗,重新恢复道统!”司徒南眼中露出一丝追忆,这份追忆,是真真切切的,他想到了当年的炼魂宗好友,若非此人相助,在那场域外修土的战争中,他恐怕连藏入天逆的机会都没有。

    遁天脸上露出微笑,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炼魂宗,炼魂宗,便是他此生最大的不舍,所以,在寿元断绝前,他不惜血本,结交王林,更是时他寄以厚望,他的目的,正是为了给炼魂宗留下一丝香火。

    朱雀子的来临,让遁天有了绝望,可百转干回之下,一悲一喜之间,却好似经历了不同的轮回一般,此刻,二代朱雀亲自答应让炼魂宗道统不灭,遁天知足了。

    他带着嘴角的微笑,盘膝坐在地上,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师兄,你的卦象,应了……我遁天,可以含笑与你相见,与师尊相见,与历代先祖相见……我遁天,不是炼魂宗的罪人,我为炼魂宗找到了新的希望,我能看到,未来的炼魂宗,将会成为超越六级修真国的存在,我遁天的名字,在炼魂宗的历史上,将会留下重重的一笔……师尊,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我遁天此生,甘愿抹去神智,成为尊魂幡之魄,含笑九泉,!”

    夜雨宫道,强盗屠杀,一片残骸中,少年,在雨中哭泣……一声长叹,雨夜中走出一个老者,他轻轻的摸着少年的头,露出慈祥的微笑,只说了一句话。

    “你可愿随我?”

    炼魂宗内,少年长大诚仁,天资聪颖的他,在众弟子中脱颖而出,这一切,只为了可以当年的那句话。

    为了追随老者的脚步,他修炼极快刻苦,曰复一曰,年复一年,枯燥的修真,感悟天道,成就化神之境,始拜得那老者为师,赐道号遁天,追随左右。

    岁月如歌,总有曲终人散的一刻,恩师之魂入尊魂幡前,他立下誓言,以此生,守护炼魂宗,这一切,同样是为了少年时期,那一句话……“你可愿随我?”

    “师尊,弟子……来了……”遁天含笑,双目合上,最龖后一丝明亮慢慢消失,坐化……一道紫金之芒,从其眉心飞出,蓦然间尊魂幡出现在虚空,一抖之下,这紫金之芒进入尊魂幡内,消失不见。

    尊魂幡,虽说失去了三分之一的魂魄,失去了十个主魂,失去了第四魂,但,它还是尊魂幅!

    这三丈大幡,代表自勺便是炼魂宗的道统,它好似有灵姓一般,向着王林飘去。

    王林抬起右手,握住尊魂幡,怔怔的望着含笑而去的遁天,内心复杂,惆怅,他默默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前辈虽非我师,但对我却有师徒之实……王林此生,绝不忘……”王林双眼恫怅之色更浓,准确的说,他此生与遁天相处时间并不长远,但遁天对他的恩,却是铭记内心。

    “朱雀子,灭炼魂宗之事,我王林终有一曰,会去找你!”王林抬头,看向朱雀国所在之方,双限露出一丝寒芒。

    风一吹,遁天的尸体,慢慢消散在了天地之间,有关此人的一切,被全部抹掉,好似此人从未出现,只有在王林这里,遁天的身影,却是留在了记忆内……“你能遇到此人,是你的机缘,他值得你记在心中……”司徒南轻叹,语气不再狂傲,而是带着一丝追忆,他想到了当年的好友……“你有什么打算?”王林沉默少顷,看向司徒南。

    司徒南目光一闪,桀骛之色再现,说道:

    “当然是找个匹配老夫灵根的肉身,恢复修为后,去把当年那几个人,一一杀光,若是他们死了,那么老夫就拿他们后人泄愤!”

    司徒南的姓格,一向如此,早年之时,他便无时无刻不给王林灌输一种近乎魔道的思想,实际上王林之所以会杀戮滔天,与当年司徒南的栽培,有很大的关系。

    王林点了点头,说道:“天逆珠子已经与我神识融合,无法取出……“没等王林说话,司徒南眼睛一瞪,喝道:

    “放屁,你当老子会要那破珠子不成,就是那珠子害的老子如此狼狈,你给我,我都不要!”

    王林望着司徒南,轻声道:“司徒。”

    “干什么?”司徒南眼皮一翻。

    “谢龖谢……”

    司徒南沉默,实际上天逆珠子,他这些年已经略有猜测,知道这是一样天地之间的重宝,甚至有可能,已经超越了仙宝。

    但他做人虽说桀骜霸道,可对于恩,却是看的极重,当年一代朱雀对他有恩,他便放弃离开的机会,守护朱雀星。

    王林与他之间,较为复杂,不过越是如此,二人之间关系便越是密不可分,在司徒南眼中,王林几乎是他看着长大,是他的弟子!

    所以,天逆珠子,他不能要!

    司徒南轻哼一声,转过头去,说道:“要谢我,就给老子找个肉身吧,你等等,我看看这个朱雀星上现在有没有适合我的肉身,老子现在虽说无法时敌,但神通却在,找个适合的肉身,易如翻掌。”司徒南说着,双目精芒一闪,神识横扫。

    “朱雀子有个弟子,叫做乾风,他的肉身,应该不龖错。”王林目光一闪,说道。

    “朱雀子的弟子……算了,一代朱雀对我有恩,你杀他我不管,不过我要杀他,有些说不过去……咦?这朱雀星上怎么会有这种肉身,有趣,这肉身虽说是个童子,但却是上等的夺舍之躯!不龖错,干他娘的,这童子就是为了夺舍准备之物!!”司徒南目光投向极北之处,限中露出惊喜。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