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司徒……”王林目光一凝,右手点在眉心,立刻,他整个身子化作七彩之色,消失在原地。(澳门网上博彩

    www.35zww.com)~~~~

    天逆空间内,四周的那些奇异的光体,依然如故,王林看都不看一眼,现身后向前踏步而去。

    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司徒南元婴所在之地。

    在司徒南那巨大的元婴旁,父母的魂魄,散柔和之光,使得王林的心境,慢慢平息下来,他先是给父母魂魄磕头,默默的看了许久,这才把目光,投向司徒南的元婴。

    司徒南盘膝坐着,双目紧闭,身上并未如以前那般黯淡无光,但也好不到哪去,只能说略有恢复罢了。

    王林望着司徒,自语道:“司徒的元婴在这里,那么刚才的那人,为何说自己是司徒南……莫非是同名同姓之人,可若真如此,为何对方也会使用黄泉升窍决……”

    王林沉默,目露沉吟之色,顷,他目光一凝。

    “司徒曾说过,年他与几个非朱雀星的修士抢夺天逆珠子,后来肉身破碎,不得不舍弃,元婴进入天逆珠子内,这才躲过此劫!”

    王林眼中越来越亮,他;到了刚才看到的那个断臂,黑气是从断臂上散而出,那自称是司徒南的人影,也是从断臂上幻化。

    “莫当年司徒的肉身,被人取走炼化,从而产生了一丝神识?”王林心中大胆的猜测,但又并非确定,许久之后,他长叹一声着司徒南的元婴,苦笑道:“司徒前辈,那若真是你的断臂,我倒有些相信你以前和我说是朱雀星第一高手的话了。”

    王林摇头至始至终。他都不很确信司徒南地话。而且越是修炼。这个想法便越重。朱雀星第一高手朱雀这个称号地所有。

    司南。除非当年是朱雀则地话。不可能是第一高手。

    而且这司徒南在天逆空间内已经无数年。即便当年他真地是第一高手。可是现在。这么多年过去。怕是也有所不足了。

    沉默少许林再叹。走出了天逆空间。

    雪域国。

    冰雪神殿之中座完全由冰晶制作地宫殿内。一个看起来平常至极地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在他地身前一套暗红色地茶具。

    下方,站着两人,这两人一男一女,均都是白苍苍,站立不动。-====-

    中年男子拿起一旁的竹筒,轻轻的倒处一丁点茶叶,右手在一旁拿起一块冰,放在茶壶中,一点之下,立刻冰块融化,随即沸腾。

    一股苦涩之味,立刻从茶壶内升起,顿时弥漫整个大厅。

    中年男子拿起茶壶,把里面的水全部倒掉,随后再次拿出一块冰放入,催化沸腾之后,这一次,一股奇异之香,顿时升起,立刻把大殿内的苦涩冲的一干二净。

    整个大殿,笼罩在这浓香之中,甚至在大殿外,这香味也不散。

    “天阙羽丝的味道,即便是天天去闻,也不会有厌烦的一日,可惜,此茶太少,我也只是在朱雀国偶尔获赠一些,你二人运气不错,过来品尝一下。”中年男子说着,拿起壶,倒了三杯。

    一壶茶,只有三杯,便所剩无几。

    下方二人,连忙上前,各自拿起一杯,仔细品味,只不过那老妪,却是心不在焉,也不嫌烫,一口喝干,盯着中年男子,说道:“宗主,茶也喝完了,还请出手把那曾牛擒杀。”

    中年男子颇为心痛的看着老妪糟蹋茶水,叹道:“那曾牛,只不过是小人物而已,若非朱雀山上传讯,不让人动他,早就有人去取他性命了。”

    “可是他居然敢断红蝶一臂,红蝶是我雪域国的希望,宗主,你莫要忘了,你之所以可以达到婴变,正是因为红蝶!”那老妪抬头,说道。

    至于旁边的老,则是低头喝茶,一语不。

    中年男子目光渐冷,盯着老妪,缓缓说道:“我不会忘记,但也用不着你来提醒!”

    老妪沉默不语,许久之后,说道:“还请宗主出手!”

    中年男子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这曾牛有兽雷蛙、有法宝一对铃铛、一杆可以幻化无数禁制的小旗,还有一把无坚不摧的飞剑,另外,根据廖凡最新的消息,这曾牛,还掌握了昔日黄泉道的功法,这些都是其次,最主要的,这曾牛手里有一物,此物虽说是面小旗,但却有一股可以毁灭一切的气息存在。”

    老妪一怔,目光闪动,说道:“原来宗主一直都在调查此人。”

    中年男子点头说道:“能被朱雀山看中,提出要与红蝶一战之人,我岂能不注意,朱雀的名号,未来一定属于红蝶,我岂能让人去破坏。我派廖凡拿我法宝前去试探究竟,倒也探出一些事情。”

    妪恭敬的低头,不再言语。

    “只不过,现在不是杀他的时候,要等他与红蝶一战后,到时,他无论胜负,我都会亲自出手,把他杀死,而且此人擅长逃遁之法,我在巨魔族的好友传来消息,他怀巨魔族的星罗盘,也在此人手中。有了此盘,这曾牛一旦撕裂空间,进入虚无之中,除了婴变后期的老怪,无人能追的上。”中年男子再次喝了一口茶水,缓缓说道。

    老妪眉头一皱,抬头说道:“宗主的意思是?”

    “要杀他,必须一次成功,我若出手,他定会逃走,所以,一旦出手,我会先布置一个大阵防止他撕裂空间,并且请巨魔族出面,如此一来,有了两个婴变期修士,即便此人有通天之威,区区一个化神期修士,杀他可谓是十拿九稳!本宗主不出手则已,出手,必须成功!”中年男子平淡的说道。

    老妪脸上恭敬之色更浓。

    此刻,旁边的老,放下茶杯,笑道:“区区一个化神中期修士,我们是否有些小题大做?”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说道:“可知他的意境为何?”

    “哦?”老抬头。

    “根据红蝶传的信息,此人的意境,乃是轮回之下的生死感悟,能感悟如此意境之人,即便是化神期,也不能小觑。”中年男子眼中露出一丝感慨。

    老妪沉默,她内心暗叹,际上她极力主张杀这曾牛的原因,乃是当年她为红蝶算的一卦,红蝶有一劫!

    她心,此劫,会应在这曾牛身上!

    春去秋来,转眼间五年过去。

    周茹,十岁了,小女孩越出的亭亭玉立,只是性子,却是越来越野,宝塔内给白衣女尸喂粥的事情,她早就没了兴趣,虽说时而还会想起,但却不再去喂。

    四深山内外,几乎遍布她的足迹,虽说年纪还小,可胆子却是极大,山里的老虎野兽,常常被她骚扰。

    当然了,以她的本事,是无法威胁到老虎野兽的,铁岩,在四年前来到了山谷,他已经到了进入化神的最后阶段,可惜,在云天宗,却是始终停步,于是索性再次放弃一切,跟随王林左右。

    有他陪着,小周茹这才嚣张起来,每天都玩的不亦乐乎。

    王林在这五年,巩固体内灵力,终于达到了化神中期的修为,可惜,无论他如何努力,却是始终寸步不前。

    王林知道,自己这是遇到了修炼之中的瓶颈,若是无法突破,此生修为将止步。

    这五年内,挑战渐渐少了,曾牛的名气,却是越来越大,成为了众多修士口中津津乐道的话谈。

    这一日,是当年与朱雀国所约定十年的期限,这一天,是与红蝶大战的日期。

    在山谷外,早在半年前,就有朱雀国修士奉命来此,制架了一座传送阵,此阵只能使用一次,只需瞬间,便可横渡朱雀星,进入朱雀国。

    冯玉山,恭敬的站在山谷外,他十天前带着战帖来此,准备交给王林,应十年前的约定。

    这十日,王林始终在思考,这一站,到底该不该去。

    朱雀国这几十年里,始终没有对当年之事追究,此事在王林看来,存在很大的蹊跷,他自己分析,很有可能,朱雀国想要收自己为核心弟子。

    就如当年的红蝶一般。

    故此,才会有这一战,这一战,不仅朱雀国的一些不问世事的老怪会看到,而且整个朱雀星都会知晓。

    毕竟,红蝶的名气,太大了,为了一个红蝶,四派联盟覆灭,雪域国硬是提高到五级,这种事情,几乎在朱雀国的历史上,从未有过。

    如此,红蝶的名字,已然被绝大部分修士知晓。

    而曾牛的名气,却是踩着红蝶,突然之间出现,如此一来,他的名气,更大。

    现在,两人的一战,已然成为了朱雀星修士目光的凝聚点,二人之间,获胜,定有天大的机缘。

    此事,几乎路人皆知。王林岂能不明白。

    他知道,朱雀国的那些不问世事的老怪,他们是想看看,二人之中,到底谁,才是胜!

    若是他达到了婴变期,又或是化神后期,那么即便断了红蝶一臂,怕是也难逃一死,偏偏他是化神初期的修为,断红蝶一臂,如此一来,定然是引起了某些大人物的注意,故此,才会有了这几十年的缓冲。

    王林目光一闪,心中有了主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