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330章 我,就是王林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他身子一晃,向着修魔海疾驰而去。www.35zww.com

    一路上王林速度没有任何停缓,在经过几个传送阵后,这一日,在他身前一万里外,出现了一座城池。

    此城名为魔逆城,是修魔海内,十大巨城之一,排名第三,比之王林以前所看任何一座城池,都要庞大数倍不止。

    此城在王林的地图玉简上,有着一些描述,只不过这些资料,都是在修魔海没有被入侵前,此时修魔海内,众多新生势力混杂,具体是否有所改变,王林不知。

    但他此行,并非惹事,仅仅是想要为李慕婉买些礼物而已。

    缴纳几块下品石,王林进入了这魔逆城。

    城内修士众多,来来往往为热闹,王林带着草帽,四下一看,不禁一笑,在前方众多店铺中,有一个五层阁楼,极为显眼,其上有一个竖着的牌匾,写着炼器阁三个大字。

    王林略一沉,向着此阁走去。

    进入阁楼,王林略一扫视,便直接了二楼,二楼之中的物品,也无法进入王林之眼,于是,他又上了三楼。

    三楼中,坐着一个中年男,男子手中拿着一本古卷,正仔细品味,看到王林上来后,放下古卷,笑道:“这位客人,不知需要买些什么物品?”

    王扫了一眼。平淡地说道:“丹方!”

    年男子微笑道:“丹方此物炼器阁有不少。不知客人想要哪种丹方?”

    “五品以上!”王林坐在一旁地椅子上。说道。

    中年男子立刻双眼一凝。站起身子。亲自倒上一杯茶水。说道:“五品丹方。均都是价值连城魔逆城炼器阁不多。只有三个。客人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来。”

    说着。此人匆匆上楼。没过多久拿着三个锦盒下来。在他地身后。还跟着一个老人目光炯炯。身体散阵阵灵威。

    他不动声色地扫了王林一眼。沉默不语。

    王林随意的看了这老一眼,便落在了中年男子手中的锦盒之上。

    中年男子把锦盒放下笑道:“这三个五品丹方,其中两个是取自楚国的云天宗,还有一个则是大漠的天涯门,这是丹药功效的玉简,客人请看。”说着,他手中一翻多处三枚玉简,放在锦盒上。

    王林一一拿起玉简内,只有丹药功效无配方,配方是在锦盒内。

    王林当年临走前国云天宗的五品丹药配方,他已经全部看了一遍,此时一眼就认出那云天宗的丹药玉简,神识略一一看,便不再注意,而是放在了天涯门的玉简上。

    许久之后,王林放下玉简,平淡的说道:“这个天涯门的归原丹,我要了,你炼器阁,可有六品丹方?”

    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的老,那老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中年男子立刻一笑,说道:“六品以上丹方,那已然是无价之物,我炼器阁只有一张,不过此物,并不单独出售,而是每十年一次的修魔拍卖会中售出。客人若是想要,不妨等两个月,两个月后,就是拍卖会。”

    王林眉头一皱,说道:“不用了,这五品丹方,怎么卖?”

    中年男子笑道:“客人是想以物换,还是以灵石买?”

    “灵石!”王林说道。

    中年男子面露难色,说道:“这个,凡是达到一定级别的物品,我炼器阁,一般不卖灵石……”

    王林眉头一皱,站起身子,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扔出一物,随后拿起装有丹方的锦盒,便向楼下走去。

    那老一愣之下,下意识上前一步,但就在这时,从王林头戴的草帽之中,蓦然间闪烁一道寒芒。

    老顿时心神一震,元婴险些消散,大骇之下蹬蹬蹬退后三步,丝毫不敢再阻拦,任由王林走下楼梯。

    中年男子接过王林所扔之物,只看了一眼,便立刻身子一颤,露出难以想象之色。

    “这是……半块极品灵石……”

    以王林的了解,买下五品丹方的价值,与半块极品灵石差不多,况且王林给出的也不是半块,而是四分之一块。

    修魔海内,众多城池,在最近的连日来,绝大部分铺子内,都有一个头戴草帽之人,前来收购丹方。

    开始时,这些店家给的价格还算公道,但越是往后,要的越是离谱,最终甚至要出了天价,只不过,在一家店铺买卖不成准备强行出手时,却是遭受了灭顶之灾。

    从那往后,有关草帽人是化神修士的传闻,便立刻传开,这对王林来说,好处很多,最起码,他收购丹方,比之以前要容易很多。

    十天的时间,王林在古传送阵的帮助下,来到了修魔海与楚国的边界,他这十天,一共收购了八张五品丹方。

    “婉儿若是看到这些丹方,定会欣喜。”王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进入了楚国,他便不再掩盖相貌,把草帽拿了下来。

    但,王林刚刚进入楚国边界,忽然他面色一变,眼中露出一丝寒芒,目光遥望云天宗方向,口中轻吐:“找死!”随后他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

    展空,是一个名字,在五级修真国毗卢国中,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是杀戮,是血腥。

    身为毗卢国道的天才弟子,一路修行,最终达到了元婴后期,随后此人不知为何,偷取了豸魔道的宝典,叛逃师门。

    道一路追杀下,硬是被此人连连逃脱,虽说身受重伤,但一路追杀的同门,却是被他杀了不少。

    最终在一个化神期修士的追击下空逃至九幽蛮荒之地,在那里,他终于逃过了化神修士的追杀,并且在其内,一住就是上百年。

    没有人知道这一百年,他是如何度过的,只是知道此人在百年后出来,居然拥有了化神期的修为,更加可怕的是,他收服了无数毒虫。

    此人一出,便直接杀向豸魔道,出手之时身边拥有无数毒虫,几乎连成一片黑云,即便是同为化神初期的修士有一些在他手下身亡。

    明明知道豸魔道内有化

    至化神后期的修士存在,但他仍然前来屠杀,此由此可见一斑。

    最终人再次被追杀,一路疾驰,这一次,追杀他的是一个化神中期的修士,此人把这昔日师门长辈引入九幽蛮荒,从此之后人失去了踪迹。

    三十年后,展白再次走出蛮荒虽说他的修为,还是化神初期他的师门长辈,却是音讯全无。

    此人好似放弃了对豸魔道的报复而是离开本国,游走他乡,留下一系列凶名,死在他手下的修士,可以说不计其数。

    甚至于化神中期,面对此人也颇为头痛,此人修炼了一种法术,似乎拥有了不死之身,每次看似杀死,但实际,杀的只不过是他的虫身之一。

    最终,此人获得个雨鼎,成为了进入仙界的人选之一。

    在仙界,他一如既往的横,只是在最后,陷害王林不成,又遇到了难以招惹之人,这才无奈损失了数个,开启回鼎,回到了朱雀星。

    可以说,他是雀星此次六人中,第一个回来的。

    在回鼎的传送中,他如王林一样,出现了偏移,只不过相对王林被传送至其他星球来说,他比较幸运,虽说没有传送回原位,但也还是在朱雀星。

    只不过,是在修魔海罢了。

    修魔海内,展白由于仙界行虫子损失太多,于是再次展开了杀戮,凡是被其遇到的修士,几乎全部都葬身其手。

    他的虫子,在吸收了众多修士的精血后,开始了繁殖,展白一路走来,便进入了楚国。

    所以灭了数个门派,其目的,也是想要使得虫子获得更多的血肉,凡人的精血,自然无法满足虫子的需要,于是,楚国的修士,便有了这一劫难。

    巨魔族在楚国的使,一看到此人来临,立刻内心叫苦,他虽说也是化神期,但却不是凭自己感悟达到,而是吸收别人的感悟突破,在实力上,欺负元婴期倒还有余,但若是遇到展白这种强悍的人物,根本就无法抵抗,无奈之下,他唯有退走,暂避风头。

    展白站在一座高耸的山顶,在他的四周,密密麻麻有着无数黑压压的虫云,他双眼露出嗜血之色,盯着远处一个门派。

    “云天宗……此宗在这楚国,是第一大派,擅长炼丹,哼,今日过后,这丹药,全部都是我的了,听之前几个门派的人说,这云天宗宗主,是个美人,我倒要看看,被我的虫子寄生后,到底美在何处。”展白身子一动,向着云天宗飞去。

    但听阵阵虫鸣呼啸,铺天盖地,声势惊人。

    “前几日把云天宗一个元婴后期的小辈喂了虫子,那小辈临死前,居然说王林不会放过我,真是可笑,这王林是谁,我怎么从未听过,而且楚国区区三级修真国,不可能有化神修士,这王林,恐怕也就是厉害一些的元婴后期罢了,这样的小辈,我见一个杀一个,哼,即便是化神修士,我展白难道杀的还少了么!”

    “灭了这楚国,我便一路杀回九幽蛮荒,这一次,定要让王虫诞生,王虫寄生在身体后,我的意境,便可以达到化神中期!曾牛,到那时,我倒要看看,你能否打的过我!”展白冷笑。

    仙界一行,在展白看来,是他的耻辱,那曾牛本是个名不经传的人物,居然在自己被追杀下,不闻不问,若非如此,若是与曾牛联手,定可让那追杀命损当场。

    “没想到这曾牛,居然能断红蝶一臂,在这朱雀星,此人的名声大震,哼这一切,本该是我拥有才对,曾牛,早晚一天,你我会一战!”展白冷笑,但立刻,便眉头一皱自语道:

    “这曾牛的那头雷蛙,对我的虫子有先天克制,却是有些难办。”他目光闪动,打定主意,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冒险进入九幽更深处得王虫,一旦王虫诞生,那么即便是雷蛙会失去作用。

    “在这之前,我还是不要惹这曾牛为妙,此人能断红蝶一臂,其修为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化神初期。不过这朱雀星大了,我即便是想惹,也绝难遇到。

    ”展白轻哼一声,身子极快,转眼间便来到云天宗外。

    云天宗,笼罩在一片白云内片白云,并非自然生成而是云天宗的护山大阵,不但可以守护宗派能起到隐藏其内乾坤的妙用。

    展白飘在半空,盯着云天宗的白云看了少许蔑一笑,喝道:“云天宗的小辈听好,打开护山大阵,送出丹药,还有你们那宗主,给我亲自出来迎接!”

    云天宗内,一片寂静,少许之后,传来一个温柔动听的声音,这声音极为虚弱,但却带着一股坚定之意。

    “前辈身为化神修士,何必为难我们小国宗派,若是有丹药上的要求,还请前辈吩咐,我云天宗定然全力满足前辈要求。”

    展白眼露嘲讽之色,说道:“哦?想必你就是云天宗的宗主了?”

    “晚辈正是云天宗宗主,还请前辈莫要为难我们云天小派……”李慕婉的声音,徐徐传来,依旧如往昔般动听,充满了柔弱之色。

    展白轻哼一声,说道:“我倒要看看,这个云天宗的美人宗主,到底长什么模样!”说着,他伸出右手,向着半空中的白云,狠狠的一抓。

    但听咔咔数声,白云立刻崩溃,只不过崩溃后,却又迅速重新凝聚。

    “咦?这阵法倒也有神奇之处。不是你们云天宗布置的吧。”展白目光一闪,

    “前辈,此阵是巨魔族为保我云天宗安全,亲自布置,还请前辈看在巨魔族的份上,莫要继续为难。”李慕婉轻叹,说道。

    “巨魔族……”展白略一沉吟,目光闪烁,右手一挥,顿时身体四周的虫云,立刻嗡的一声,呼啸上前,扑了上去。

    只听阵阵咔咔之声,不断的从白云处传来,这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掩盖住了虫子的嗡鸣。

    “巨魔族又何妨,即便是叱虎亲来,也不会为了区区一个云天宗与我翻脸。”展白冷笑,他右手再次一抓。

    “砰!”

    一声巨响,白云崩溃,连带着四周所有云层,全部崩溃消散,一道环形的波纹,蓦然间四散开来,在正中间,一道亮光一闪之下,消失了。

    随着白云的消散,一座座华丽至极的灵石阁楼群,出现在展白面前。

    望着连绵不绝,好似看不到边际的灵石阁楼,展白不由得深吸口气,眼睛瞪起,许久之后,哈哈大笑:“这白云宗,倒也太过富有,居然以灵石修建,这等规模,虽说比仙界逊色太多,但在朱雀星,却也不多,哈哈,今日之后,此地就是我展白的!”

    护山大阵被人轻而易举的粉碎,云天宗内的众人,纷纷升起绝望之色。

    展白右脚一踏,便进入到云天宗内,他身边数百丈内,全都是黑色的虫云,密密麻麻呼啸连绵,一些云天宗的低阶女弟子,甚至有些被生生吓哭。

    展白右手一抓,个云天宗的弟子立刻被一只无形大手抓起,只见虫云中分出一股,一拥而上,顿时惨叫连连,这几个弟子的身上,立刻被无数虫子布满,不停的蠕动,甚至还有一些,已然钻入体内。

    这凄厉的惨叫,落在云天所有人的耳中,好似可以生生撕裂内心。

    “住手!!”李慕婉子一送,飘在半空,在她的身边,站着数人,这些人均都是面色难看,盯着展白。

    展白嘿嘿一笑,右手一挥,那几个子的惨叫,立刻再次凄厉,只不过是眨眼间,从他们的身体内便钻出一个个虫子,这弟子几人,顿时身体萎靡,几乎与骷髅无异,从半空狠狠的摔落下。

    李慕婉面色苍白呆的着几个弟子,嘴角流下一丝鲜血,身子轻颤,抬头时,望向展白的目光,充满了怨毒之色。

    以的性子,能以如此眼神看人实乃罕见!

    “错,长的的确有些姿色,你叫什么名字?”展白目光一扫,落在了李慕婉身上,说道。

    李慕婉沉默。

    “哦?不说?好办!”展白一笑,右手一挥时身体四周的虫子,立刻哗的一声,扩散开来几乎把整个云天宗全部包裹。

    只需展白挥手间,这些虫子便会扑下,凡是遇到活物,便会吞噬这些虫子虽说只有拇指大小,但其目光,却是露出深深的嗜血之色。

    若是仔细看,可以现,展白的眼睛,与这些虫子乎没有任何区别。

    “住手……我叫李慕婉……”一股羞辱感,涌上李慕婉心头没有办法,她不能眼睁睁的望着云天宗的弟子身亡。

    虽说早在多日前便开始遣散门下弟子,但最终坚持留下的是用数千人,这些人之所以留下,是因为把云天宗,当成自己的家,为了家,甘愿一战,哪怕死亡,也不后悔。

    甚至柳斐与宋青等人,还有两个元婴后期的大长老,也纷纷选择留下。

    “前辈,有什么要求,请说!”一个白苍苍的元婴后期大长老,上前一步,把李慕婉挡在身后,望着展白,缓缓说道。

    展白目光一闪,盯着老,轻蔑的说道:“要求?我的要求很简单,杀了你们,拿走丹药,把这里封印成为我一处寝宫……至于你,你叫李慕婉是吧,不错,长的挺有姿色,就做我的侍女吧。”

    “你欺人太甚!”李慕婉身边一个元婴初期的老妪,怒声吼道,她之所以可以达到元婴期,是拜李慕婉所赐,此刻怒极之下,不顾修为的差距,怒视展白。

    展白目光一沉,眼中嗜血之色浓郁,说道:“看来是我太仁慈了,好吧,云天宗,灭!”说着,他右手一挥,四周的虫子,立刻呼啸起来,猛地四散开,向着所有人扑去。

    至于那个老妪,更是在展白挥手间,被无数虫子扑上,惨叫连连,甚至连元婴,也被活活吞噬。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为之心神大震。

    整个云天宗,惨叫铺天盖地,李慕婉惨然一笑,身子一晃,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咬着下唇。

    甚至连她身边的那些长老,也纷纷被无数虫子扑上,一个个挣扎反抗,但除了两个元婴后期的大长老可以抵抗几下外,其余几人,已然落在下风,堪堪危矣。

    这虫子极为诡异,任何法术法宝,好像都没有任何作用。

    此刻,在这云天宗内,除了李慕婉之外,其余人,均都在与虫子厮杀。

    李慕婉咬着下唇,眼露绝望之色。

    展白大为有趣的望着李慕婉,摸了摸下巴,说道:“说实话,我灭了这么多门派,你是第四个女宗主,不错,虽说修为不够,不过倒也适合作为子虫的寄生体。”

    说着,他右手一点,顿时从他指尖,飞出一滴鲜血,这鲜血在半空中立刻砰的一下化作一个红色虫子,狰狞的一闪之下,扑向李慕婉。

    只是,在这虫子扑来的瞬间,李慕婉眉心之中,突然涌现一团黑雾,这黑雾化作小兽的样子,一口吞下血虫。

    阵阵刺耳的尖叫,从血虫内传出,慢慢的,惨叫消失,小兽目光阴森,飘在李慕婉身前,恶狠狠的盯着展白。

    展白轻咦一声,看了眼小兽,说道:“魂兽?”

    李慕婉沉默,她目光望向远处,口中轻声道:“王大哥,来生,再见……”

    “王大哥?哈哈,可是那个王什么林?”展白哈哈一笑,来到这楚国之后,他听到过多次王林这个名字,甚至在其他被灭的门派中,也从一些人临死前听到此名。

    “你们楚国倒也奇怪,这王林好像很出名哦,他到底是谁啊?”展白大笑,笑的极为狂妄,他目光一闪,轻蔑的说道:“我现在倒是真的很想知道,这王林,是谁?还有我很好奇,以你的修为,是如何让这些元婴修士甘愿同生共死的呢?”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我,就是王林!”一个冷漠的声音,在展白背后响起。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