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杀人取令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王林踩在此兽身上,一路风驰电掣,凡是遇到妖兽,只上品,都会被他脚下之兽以其口器刺入身体吸食内丹。(澳门网上博彩

    www.35zww.com)

    一边飞行,王林一边暗自沉思,搜刮全部记忆,最终在古神记忆中找到了一种叫做蚊兽的强悍妖物,虽说两无论是大小还是实力相差极大,但却有一点惊人的相似,那就是其长长的口器。

    在古神涂司的记忆中,他只见过蚊兽一次,那是在一处荒凉的星系内,那片星系几乎没有任何修士存在,被片灰色的气体笼罩。

    涂司也是为了寻找炼器材料,这才横渡数个星系,来到了那里,在那荒凉的星系内,以古神的强大,也险些送命。

    其原因,正是一种拥有长长口器的蚊兽,初始此兽只有数只,修为也仅仅相当于上品荒兽。被他轻松灭掉,只是越是进入星系内,此兽数量越多,最后几乎连成一片,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此兽实力若是一一个,倒还好说,只是此兽一旦多起来,似乎它们之间有种神秘的联系一般,就连其神通也是倍增,如此一来,古神对付起来颇为狼狈,最终逃出此星系后,踌躇许久,没有再次踏入。

    因为在他逃出的瞬间,他意到,此星系内的无数星球上,再次飞出数量无法估计的蚊兽,仅仅一眼,就让涂司有些头皮麻。

    王林看着下之兽,尤其在它口器上多留意了几眼,暗道此兽即便不是那蚊兽,也一定有些渊源才对,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拥有同样的口器。

    带着样的想法,这一路上,王林极少出手,即便有几次此兽遇到强敌,险些送命,王林一直都冷目观望,只在最终生死危机时,他才出手帮助。

    如一来,虽说路程有些耽搁,但这蚊兽的攻击性,却是不断的提高。

    八天后。王林踩着此兽。终于来到连城。

    连墨城城池颇具规。其大大小小地阁楼屋舍遍布全城。其内修士众多。尤其是城内地几座传送阵内外。更是修士络绎不绝。

    要知道现在地修魔海。妖兽极多。只有那些具备一定修为。才敢在野外行走。又或是三五成群地小队。

    大部分地修士。均都是选择花费少许灵石。以传送阵进出。这样一来。最起码安全上可以得到保障。

    王林踩着蚊兽从远处飞来时。城池上几个负责把守地修士。立刻一个个目瞪口呆直勾勾地盯着那令人望之毛骨悚然地蚊兽。纷纷倒吸了几个冷气。

    王林踩在此兽身上。没有半点停留。便飞入了此城。他刚一进城。立刻从城内出现三道神识。这三道神识几乎瞬间。便向王林扫来。

    王林眉头一皱,身子顿时在原地消失,出现时已然身在城内,至于蚊兽,已然被他收入专放活物的储物袋内。

    至于他的修为,在王林刻意隐匿下,变成了筑基中期,以他神识强大程度,除非是达到化神期,否则无人可以看透。

    他身子刚一消失,半空中蓦然间出现了三人,这三人长相上几乎分辨不出彼此,只是在衣着颜色上不同,分别是黑、白、红。

    那黑衣老神态凝重,仔细的看了四周一眼后,沉声道:“这位元婴期道友显然是不愿现身,罢了,只要他不在连墨城惹出事端,我等也没必要找此人麻烦。”

    其他二人相互看了,身子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他们却不知,至始至终,王林的神识,都锁定在他三身上,一直到他们消失后,王林才收回神识,信步走在连墨城内。

    城内店铺众多,王林看了一圈,走走停停,始终没有看到有出售修魔海地图,没过多久,王林脚步一顿,嘴角露出似笑非笑之色,在他地面前,是一座三层阁楼,其上写着三个大字,炼器阁。

    当年那骑着饕兽的老头,王林现在一直记忆犹新,现在事隔多年,想必那老头应该找到了自己转移禁制的小兽。

    王林内心冷笑,没有进入此阁,而是直接略过。对于那骑着饕兽的老,王林自信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即便是无法匹敌,但若是要自保逃走,却应是绰绰有余。而不是如当年那般,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正行走间,王林双眼蓦然一闪,他盯着前方胡同口角的一家玉简铺子,在这铺子之外的牌匾上,有一道淡淡的灵力痕迹。

    这灵力痕迹极淡,只有修为达到元婴期后,才可以察觉得到,若是元婴期以下,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之处。

    以王林在修魔海地经历,他听说过在一些主城之中,除了有面对所有修士的坊市之外,还有一种被称之为秘市的交易地点存在。

    这秘市,往往限制易的修为,只有达到一定程度后,才可以进入其内。

    王林看了几眼,迈步正要走去,突然他神色一动,只见迎面快步跑来一个少年,这少年眉清目秀,但神色却颇为慌张,边跑边回头后望,在他身后,一个中年汉子,一脸凶恶的从后面几步便追了上来,一把抓向少年肩膀,少年匆忙一躲,险些一头撞在王林身上。

    王林身子一闪,从侧面让过。

    那少年踉跄几步,摔倒在地,从其怀中,掉出一个紫色玉块,这玉块足有拳头大小,看起来晶莹剔透。

    少年脸上露出惊惧之色,连忙一把抓住紫玉,狠狠的攥在手中。

    此时那中年汉子已然来到近前,许是王林所站的位置挡了他的道路,此人大手一挥,向王林拨来。

    王林眉头一皱,退后一步,让开了对方挥来的手臂。

    那中年汉子目露诧异,但仍然恶狠狠的说道:“敢挡你爷爷地路,给我滚!”

    王林目光平静,看了此人一眼,这中年汉子的修为,只不过勉强达到筑基后期,体内灵力更是驳杂不全,显然是服食药物硬提上来。

    中汉子一见王林不说话,轻哼一声,转身盯着手攥紫玉地少年,恶声说道:“兔崽子,你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偷你爷爷我的玉

    那少年身子一颤,眼中尽管露出恐惧之色,但仍然说道:“你胡说,这是我家传之物。”

    那中年汉子大笑,上前一脚便把那少年踢起,右手一抓,轻松至极的拿到了紫玉,轻蔑的说道:“老子就是看上了,你又能如何,告诉你,老子不是抢,而是买,诺,拿去!”说着,他出一块下品灵石,仍在了地上。

    少年在这中年汉子地一脚之下,整个人狠狠地摔在地上,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面色苍白,一双眼睛露出怨恨之色,死死地盯着对方。

    此时,四周一些过往的行人,纷纷侧目,但一看到那中年汉子,不由得面色一变,立刻低头装作没看见,匆匆离开。

    王林看了一眼,再理会,转身向那印有元婴痕迹地店铺走去。少年的紫玉,王林认识,那是炼器材料地一种,叫做紫晶石,这石块似玉非玉,价值不菲,这拳头大小的一块,少说也能卖上一百块中品灵石那样。

    至于那中年汉子刚才的言秽语,若是放在之前,以王林地性子,定然断不会轻饶,只不过随着修为的渐渐升华,对于这等小人物,王林实在提起兴趣惩戒一番。

    只是,他不对方麻烦,可那中年汉子却是不依不饶,此人把那紫玉抢到手后,许是颇为自得,气焰越加嚣张,回头一看王林转身离开的背影,不由得眼珠一转,喝道:“你给老子站住!刚才老子让你滚,不是让你走!”

    说着,大步一迈,右手向着王林脑袋上拍去。

    王脚步一顿,转过身看了此人一眼,这一眼之下,那中年汉子顿时心惊肉跳,拍出去的手掌,生生的止,其额头顿时泌出一排冷汗。

    “滚!”王林声音平淡,说完之后,转身走向。

    此时在那店铺之外,走出一个老,老满脸皱纹,昏暗的双眼扫了王林一眼,便不再留意,而是拿着抹布,擦拭牌匾。

    那中年汉子面色青白不定,斜眼看了看四周,现很多来往行人均都看向这里,不由的一咬牙,一拍储物袋,顿时飞出一把飞剑,此人一指王林背影,口中喝道:“去!”

    那飞剑快若闪电,再加上距离王林本就不远,几乎是瞬间,便飞到王林近前,只不过,那飞剑尚未碰到王林,便咔的一声,诡异的从中间断开,分成两半,摔在地上。

    王林转过身,这一次,他动了杀机,右手一挥,一道残影禁制立刻脱手而出,蓦然间印在了那中年汉子额头之上。

    此人身子一抖,惨嚎一声,整个人立刻化作一滩血水,只留下血水中地一个储物袋以及他尚未来得及放入其内的紫色玉石。

    一旁的那个少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血水中的紫玉,咬牙之下身子出,一把捡起玉石放在怀里,仔细的看了王林一眼后,连忙跑开。

    四周的行人顿时脸上露出震惊之色,纷纷二话不说快步走开,远离此地。即便是那店铺内的老,也不由得眉头一皱,看到王林神态平静向他这里走来,老连忙上前拦住,说道:“鄙店不对外,道友还请离开。”

    王林面色一沉,指着牌匾上的元婴印记,缓缓说道:“若不对外,此印记为何物?”

    那老神态一怔之下,整个人立刻恭敬起来,连忙说道:“前辈休怪,请进,咱们里面说。”

    进入这店铺之后,那老面有难色,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前辈,此地是连墨城元婴秘市之一,但要三日后才能开启,晚辈劝您还是不要等待,而是早早离开为妙。”

    王林神色如常,端坐一旁,平静道:“可是我刚才所杀之人有甚背景?”

    那老面有难色,踌躇少许,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突然从此城东部,传出一道强悍地神识,在城内横扫一圈后,留下一道神念:“杀我弟子的恶徒,滚出来!”

    店铺内那老面色大变,连连哀求地望向王林,苦笑道:“前辈,您可怜可怜老小吧,还请离开。那人若是怪罪下来,老小实在担当不起。另外此次元婴秘市的令牌已经都放一空,前辈即便是三日后再来,也会被允许进入的。”

    王林站起身子,目光依旧平静,问道:“刚才传出神念之人,可有令牌?”

    那老一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立刻,他便面色剧变,再看对方时,王林已然消失在原地。

    在连墨城上空,一个身缠着一条粗大蟒蛇的光头大汉,屹然而立,此人粗眉大眼,一脸横肉,目光阴沉。

    在其身上,系着一排排大小不一地储物袋,每一个里面,都散出阵阵灵气威压。

    此人是连墨城元婴护法之一,原本正在闭关,但感应到自己的弟子魂血消散,显然是被人所杀,大怒之下,这才走出闭关之所,兴师问罪。

    为了防止对方逃走,他甚至已经派人把整个连墨城封死,再加上一些看到其弟子被杀过程地修士的描述,他已然知道对方长相,于是以其元婴期地神识,开始在城内大范围的寻找起来。

    只是他越找,心中越是疑惑,他已经把整个连墨城找了数圈,可那人仿佛是蒸了一般,消失地无影无踪。

    甚至那秘市店铺,他也以神识探测,但却始终没有现那人的存在。

    于是这才怒极传出神念,在他想来,那人定是以某种秘术逃走,传出神念只不过是泄愤罢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神念几乎刚一传出,在他身前十多丈外,蓦然间出现一个青年,此人一头白,冷峻异常,正是与那些行人口中的杀人一摸一样。

    光头大汉眼中瞳孔蓦然一收,他退后几步,盯着对方,怒火几乎立刻便敛了起来,他相貌虽然粗犷,但内心却是颇为谨慎,否则地话,根本就会有如今的修为与地位。

    眼个青年居然是瞬移而出,再加上他神识找了许久居然也没找到对方,这两点综合在一起

    一个解释,那就是此人不但是元婴期修士,而且修为。

    王林现身后,二话不说,直接一拍储物袋,蓦然间禁幡落在手中,他目中寒光一闪,口中低喝道:“散!”

    顿时禁幡瞬间移动,立刻化作一道几乎遮天盖日的黑幕,疯狂的向着四周席卷而去,几乎是眨眼间,整个连墨城便被包裹在,天空,一下子暗了起来。

    那光头大汉面色一变,内心暗自叫苦,他没有任何犹豫,连连打开身上的储物袋,一只只形态各异的虫子,顿时从储物袋内飞出,密密麻麻练成一片把那大汉包裹在内。

    与此同时他口中连忙说道:“道友,此事误会……”

    王林不待他说完,冷哼一声,右手一点禁幡,顿时出之声,九道禁气如同黑龙一般,蓦然从旗帜内冲出,咆哮而至。

    与此同时王林一拍储物,青铜古镜在其手中出现,被他祭起后,散出阵阵青芒。

    那禁气坏力极强,九条黑龙从不同的方向,轰然落下,几乎瞬间,大汉身边的那些飞虫便一个个消散一空。

    大汉心惊骇,以他元婴初期的修为,在对方这古怪地法宝之下,居然有种窒息之感,这宝的威力,让他心惊肉跳。

    他假思索,立刻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后,整个人化作一道血影,疾驰而退。他心知若是一直在这法宝黑幕之下,定然没有半点机会取胜,眼下只能冲出对方这黑幕,在外面再图成败。

    眼看就要冲出黑幕,此人眼露喜色,但在这时,从禁幡内再次出现九道禁气,如同是牢笼一般从四面八方凝集而来。

    与此同时,王林早就料到人会这般行动,只见他头顶祭出的青铜古镜一闪,青光立刻落下,照在了此人身上,大汉疾驰的血影,立刻不由自主的一顿,这一顿之下,九道禁气立刻轰然而来,落在了此人身上。

    大汉在这危机时刻,张口吐出一把三叉戟,握住之后面色狰狞的横扫一圈,顿时九道禁气一一消散。

    只是他的身影,却是被此耽搁一下,不由得为之一缓,虽说最终还是从青光内逃出,但他整个身子却是不断地散青烟,神态极为萎靡。

    几乎是他冲出青光的瞬间,他蓦然喷出一口鲜血,元婴从头顶一脸惊慌的钻,迅速遁走,只见在他的肉身胸口,飞出一把黑色地怪异飞剑,带起一腔鲜血。

    王林身在远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右手一召,那黑色飞剑立刻消失,瞬移到他身前,停止不动。

    这一切都是在极快的时间内生,从王林现身,到大汉元婴离体,只不过是几息之间,此时,连墨城内一直关注这场战斗地几个元婴修士,纷纷面色大变,其中同属护法的三个元婴老,立刻瞬移而出,不敢进入那黑幕之中,而是在外面,准备帮大汉元婴一把。

    大汉的元婴,一脸惊慌的疾驰而走。他看到了三个同僚好友,只要到了他们身边,他相信,自己这一次就算是躲过一劫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惹出这么一个煞星,根本连话都不说,见面就下杀手,他却是忘了,自己的本意,原本就是杀了对方为弟子报仇,只不过是看到对方具备元婴期修为后,他这才有些顾忌起来,若是王林并非元婴,那么怕是早就被此人残忍地杀死。

    眼看就快要冲出黑幕,大汉的元婴眼中露出喜色,在这时,突然那三个同僚好友脸上露出惊色,身子向他冲来。

    大汉一怔,但紧接着,他感觉到四周突然出现一阵狂风,他下意识地抬头,只见一只牛犊子大小地恐怖妖物,蓦然间出现在他地头顶上空,带起阵阵狂风。这妖物最显眼的,就是那巨大且越来越细地锋利口器。

    此刻,禁幡内闪现九十九道禁气,横阻在三个冲来的元婴修士之前。

    他三人身影不由一顿,那纵横而来的黑色禁气来的快,消失的也一样快,几乎是眨眼间,禁气消失,展现在三人面前的一幕,让他们终身难忘。

    只见那狰狞生物地恐怖口器,深深的刺入大汉元婴的头顶,在一道青光照耀下,大汉的元婴颤抖着越来越小,最终整个元婴,被那狰狞的妖物完全吞噬。

    此妖物原本青黑的身体,慢慢闪现出一丝金纹,冰冷的双目看了三人一眼后,翅膀一挥,快若奔雷的消失在原地,回到了远处的王林身边。

    王林右手一召,禁幡、古镜收起,与此同时大汉身上的储物袋以及那把三叉戟,均都一一落在他地手中。

    神识一扫,王林从储物袋内拿出一块令牌,上面以黑色字体写着一个“秘”字,拿到此牌后,他抬头看了远处三人一眼,二话不说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

    这一战,连墨城内观看众多,其中有一些是特意赶来参加秘市的元婴修士,王林干净利落地斩杀大汉,给他们造成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那层出不穷的法宝以及最后那吞噬元婴的妖兽,以他们的见多识广,也认不出此兽为何。

    即便是那三个与大汉同为护法地老,也是沉默少许后,没有上前找王林理论,毕竟修魔海内,实力决定一切,此事最终如何定断,他三人还需上报给连墨城城主。

    只不过城主大人常年闭关,此事大有可能被搁浅下来,毕竟以那白青年的修为,怕是比之元婴中后期地修士,也不遑多让。

    他三人相互看了眼,均都是暗叹一声,闪身离开。

    王林再次现身时,出现在秘市店铺内,把令牌扔给那呆呆望着他的老,他平静地说道:“现在,有令牌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