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开启丹封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云天宗的夺天七鼎,来历颇为神秘,据传闻,此鼎本应是九个,是云天宗创始者亲自铸造而成,随后封印在云天山脉之下,留待有缘的后代弟子召唤而出。

    按说那云天宗始祖修为即便通天,也绝对超不过化神,毕竟修真国等级楚国一直都是三级。如此一来,这么一个人制作的丹鼎,就算是有些神通,也定然强不到哪去。

    但,这夺天鼎的威力,却是颇为让人费解,用夺天二字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在云天宗古老的卷轴中,有过一殷传说,传说这夺天九鼎,实际上均都是赝品,是云天始祖早年游历时,遇到了真鼎之后,记住其外貌,回来凭着记忆锻造而成。

    之所以是九鼎,那是因为以始祖的修为,无法在一个鼎内,把全部记忆中的画面融入边去,他必须要分威九次,才可把全部印象托下。

    如此一来,便有了这夺天九鼎。

    事实上这夺天鼎还有一个神奇之处,那勃是它不能离开这云天山脉,一旦离开,立刻i为废铁。这种现象,引的一些高等级修真国也来查看一番,最终还是一无所获,不过正是区为如此,也就断绝了索要的念头,而是改威了扶持。

    故此,云天宗才会如此快速的发展,并且拥有了现在楚国第一宗的名号。

    李慕婉神态凝重,抬头盯着丹炉上七条黑龙吐出的云雾,轻声说道:“打开丹封的方法,需要配合天时、地利,今夜阴时阴刻正是云天宗大殿炼丹之时,我们要在那夺天鼎炼月之时,偷些灵力下来,如此,便可打开这月封。”

    王林神色平静,来到李慕婉身边,仔细看了一眼丹鼎后,平淡的说道:“云天宗每月眺阴时阴刻,都要炼丹?”

    李慕婉轻点螓首,声音温和动听,说道:

    “这夺天鼎,必须要在阴时阴刻,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实际上每月一次的以夺天鼎炳丹,是云天宗所有长老才可以享有的特权,一般来说,某些特别珍贵的丹药,为了增加品质与成功率,都需要以夺天鼎来炼制。”

    王林略一点头,指着眼前那七龙鼎,说道:“此鼎也是夺天鼎?”

    李慕婉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娇声道:

    “此鼎虽非夺天,但效果却也相差不多,这问鼎是婉儿在云天宗的这些年,参悟夺天七鼎后,偷偷炼制而成,本打算用来当做最龖后的暮手锏,若是云天宗强迫我做些事情,那么婉J【就以此鼎为引,牵动夺天七鼎,让这七个鼎在炼丹之时出现异变,从而化为粉碎,届时,鼎内千年来积累的无穷灵力,就会在瞬间爆发开,从而让这云天山脉的元婴期修土忙于修{;}

    而无暇追杀于我。毕竟此鼎的重要程度,远朋于一切。”

    王林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不再言语,而是目光闪动望着丹鼎,许久之后,他忽然说道:

    “你刚才说,这上面是大殿外的夺夭七鼎?而且鼎内蕴合了千年自勺灵力?”

    李慕婉一怔,点头说道:“没锚,鼎内去[是蕴合了上千年的灵力,而且只多不少,毕莫无数年来,以这夺天七鼎炼制了无数的丹药,其内自然而然的就有灵力积累。

    王林目光蓦然间亮了起来,他绕着七龙丹鼎看了少许,右手在上面轻轻一摸,顿时此崭发出清脆之响。

    他并未回头,口中问道:“以此鼎,能至引来上面夺天鼎内的灵力?”

    李慕婉双眼睁大,立刻反应过来,失声道:“你要在这鼎内修炼?”

    王林转过身,赞赏的笑道:“没锚,若是在这鼎内修炼,定然事半功倍,不过并非是赫现在这副身体,而是我的本尊!”

    李慕婉神色古怪,正要说话,但就在这时,突然丹鼎之上的七条黑龙,蓦然间口中云雾猛地加剧,大片大片的黑雾,从龙口中嗾出,相互融合在一起,几乎形成一片黑云。

    在那黑云之中,则是那贴着丹封的丹炉,丹炉之上,闪烁着一丝红芒,与此同时,那月封无风自动,慢慢的上下起伏不定。

    此时此刻,在这密室之上的大殿外,云天宗内几个长老,正全神贯注的望着天空,彼世心中默默掐算时间。

    这几个长老,均都是云天内宗的炼丹六师,其中一个,赫然就是三个五品大师之一眺欧阳子。

    这欧阳子原本是云天内宗上一任掌门之首徒,理应执掌内宗,但其却心甘情愿的放弃朽势,专心一意的投入到炼丹之中。

    此人对于炼丹的执着已经达到疯狂的程度,他不在乎修为,不在乎权势,可以说世l百万物,全部都不在意,唯一的执念,就是炳丹!

    欧阳子此生的目标,就是可以炼制传说中的九品神丹!

    只不过这目标太过渺茫,几乎不可能完成,要知道即便是六级修真国,也只能炼制&六品灵丹罢了,即便有个别天才人物,最多也就是炼出七品下阶丹药而已。

    正是因为炼丹的困难,所以云天宗才会被四级修真国巨魔族包庇,要知道云天宗能够焐制五品丹药,这几乎已经是四级修真国的柄限。

    由此可见,云天宗在巨魔族的地位。

    欧阳子的身为五品炼丹师,其修为更是达到了元婴初期,实际上若非他一心炼丹,其俺为定然会达到后期,成为始祖之一。

    他修为虽说只有元婴初期,但身份却是高贵,比之李慕婉这个外来人,更加受云天宗拍崇。

    这一曰,他准备炼制一枚五品灵丹,为了这次炼丹,他已经准备了数年的时间,这一次,除他之外的六人,全部都是他叫来炼制絮丹。

    所谓祭丹,是欧阳子自创的独特炼丹之法。

    在他的炼丹理念中,炼制丹药本就是逆天之事,所以需要祭品,这与古时的祭天仪式一样,只不过他所准备的祭品,是丹药罢了!

    欧阳子看起来白发苍苍,颇为老态,但其双目却是闪烁幽光,有种颇为诡异的气质,在他身后的六个炼丹师,无人敢与其直接注视。

    要知道这种幽光,实际上有着夺人心魄之功效,同时,用在炼丹之上,可以看透丹鼎直接望向其内的作用。

    这与他早年服食过幽冥丹有一定关系。这幽冥丹,是一种颇为诡异的丹药,服食者十人中只有一人可以成功,一旦失败,下场将是邓目失明。

    如此歹毒的丹药,效果自然不龖错,若是威功吸收幽冥丹,其双眼便会自动的形成幽冥之眼。

    他在炼丹的道路上,一路行走到今天的地位,幽冥之眼,有一定的原因。

    此时,欧阳子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袍,抬头看夭,许久之后,他眉头微皱,喝道:“老夫炼丹,严禁杂人观看,掌门师弟,你难道不知?“在欧阳子身后的大殿之内,走出三人,当前一人正是云天宗内宗掌门,他尴尬的一笑,对身边两人苦笑道:“你们看,我早就说了,师兄炼丹之时,不让别人观看的。”

    说罢,他对着欧阳子一抱拳,高声说道:

    “师兄,这二位是三级修真国天武国的贵客,慕名要求参看师兄炼丹,师兄您看……”

    他身后的这两人,均都是身材高瘦,但全身却散发出阵阵庞大的气息,其修为,显然不低。

    欧阳子眉头一皱,冰冷的说道:“滚!”

    掌门面色依1曰如常,但那两位天武国的贵宾,却是面色一变,脸上露出冷笑,只不过fff二人没有发作,而是转身离开。

    云天内宗掌门叹了口气,他早就与这两个天武国来使说过,但这二人却是执意要求叉Ⅸ看。叹声过后,他身子一送,追了上去,与遇两个使者攀谈而起。

    在他看来,这二人毕竟是来购买丹药,而且出的价格也颇为令他心动,所以还需稍微妄抚一下。

    三人走后,欧阳子心中计算时间,过了大概十息后,他目光一闪,双手连连掐印,身子一跃而起飘在半空,分别在这夺天七鼎之上扣出七道灵诀。

    此时他宽大的衣服随风舞动,整个人看起来颇有种难明的气质。地面上的六个炼丹师,眼中不约而同的露出崇敬之色。

    夺天七鼎,在法诀落下后,立刻通体一震,居然移动起来,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上空波动一般,形威了一个圆形。

    其中六鼎成圆,围着当中的一鼎。

    与此同时,在这广场之下的密室内,李慕婉炼制的丹鼎之上的七龙,也随之感应,发&阵阵呜咽之声。

    李慕婉深吸口气,立刻咬破指尖,双手掐印,连连以鲜血化作七个符号,分别落在七友之上,紧接着,那-七条铸造的黑龙,仿佛活了一般,咆哮着从丹鼎之上飞起,在密室半空柞互盘绕飞腾。

    很快,-七条黑龙纷纷化作丹鼎虚影,其中六鼎成圆形飘在半空,中间一鼎缓缓下沉,与李慕婉制作的丹鼎融为一体。

    王林目光闪动,他二话不说右手在身前一挥,顿时打出一道残影之圈落在地上,紧捂着,他双手掐诀,低喝道:“本尊,现!”

    无声无息间,飘着一头发白,眉间印着紫色星点的王林本尊,冷峻的从地面上的残影之圈内出现。

    他一现身,这密室之内顿时如三寒之冬,瞬间冰冷起来,即便是半空中七条黑龙化作眺丹鼎虚影,也不由自主的模糊。

    李慕婉怔怔的望着王林的本尊,双限露出追忆之色,但很快,便闪烁明亮的光芒,在她看来,这才是让她等待了二百年的身影,分身与这本尊相比,实在是逊色太多太多。

    本尊出现后,目光冰冷,向前走去,在临近密室中心的丹鼎之时,他侧头看了李慕婉一眼,李慕婉被这冰冷的目光看的心底一寒。这目光,她太熟悉了,从二百年前刚刚遇到他眺时候,对方就一直拥有这种目光,现在二百年过去,对方目光中的寒意,比之当年更甚!

    李慕婉深吸口气,连忙双手掐诀,艹控之下,丹鼎之盖慢慢向旁边移动开。

    王林本尊没有任何犹豫,身子一跃而起,盘膝坐在了丹鼎之内,紧接着,丹盖合上。

    此时,在密室之上的广场内,欧阳子双手伸开,口中喃喃自语,少许之后,他目内幽井闪烁,盯着中间之主鼎,蓦然间,那主鼎之上散发出浓郁的青烟,这青烟飘散间化作一只毒色大手,横向铺展开来。

    欧阳子深吸口气,拿出一个储物袋,向下一倒,顿时无数稀世之天才地宝,纷纷落下,融入到那大手之上。

    随后那大手一握,立刻再次化作青烟,回到了丹鼎之内。

    欧阳子目光闪烁,大喝道:“祭丹!首絮四品妖血丹!”

    此话一落,顿时地面上六人中的一个,上前几步,一拍储物袋,从其内飞出一个白玉瓶,他捏碎瓶口封蜡,来到一个丹鼎之旁,/’

    心翼翼的从其内倒出一枚血红色丹药,这丹蔹一现,顿时四周弥漫阵阵血腥之气。

    此人面色有些苍白,拿着此丹的右手,粥微颤抖,但仍然咬牙将这妖血丹扔进了外围六个丹鼎其中一个之内。

    这丹药一入丹鼎,顿时那鼎内传出阵阵仿若咆哮之声,紧接着,一道血色红光,从这问鼎内蓦然冒出,形成一道几乎通天的血色柏子。

    同样的一幕,在广场之下的密室内,也在进行,只见其中一条黑龙化作的丹鼎,蓦然I艾烁红芒,紧接着,从其内冲出一道红柱,除了大小之外,与广场之上的那通天血柱,一摸一样。

    王林目光闪动,看着眼前的一幕,沉声li道:“这是何种炼丹之术?“李慕婉眼中露出颇为敬重之色,轻声道:

    “此乃欧阳子自创的祭丹炼术,简单来说,蒯是以数种四品灵丹祭炼,从而得到一枚五品贡丹,这种方法的成功率虽说还是不高,但比之正常炼制,要高出不少。”

    此时,广场之上,欧阳子目光闪动,再次喝道:“次祭,四品罗林丹!”

    地面上又有一人,来到一丹鼎之旁,从僻物袋珍重的拿出一枚通体碧蓝的丹药,小心眺放置在丹鼎之内。

    顿时,一道蓝色光柱,出现在丹鼎之中。

    接下来,欧阳子不惜血本,连续祭出了四粒四品丹药,只见六道不同颜色的光柱,从六个丹鼎之内一一出现,这一幕,即便是在云天山脉之外,也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欧阳子心底颇为紧张,他盯着最中间的丹炉,口中喃喃自语道:“一定要成!一定要成!这次如果成功,老夫手中就有了三粒五品丹药,再把宗内剩余的三粒拿来,就可以凑威六粒,到那时,老夫以五品丹药祭献,就能圳此拼一把,尝试炼制六品灵丹!”

    他的双眼,闪烁从未有过的光芒,紧紧的盯着中间的丹鼎,深吸口气后,一咬牙,大嘱道:“尔等六人,祭炼开始!”

    那六个炼丹师,脸上纷纷露出激动之色,若这次炼丹成功,那么他六人就是五品灵丹眺见证者,这种荣耀,是一个炼丹师一生的追求。

    他六人身子一一跃起,分别盘膝飘在成圆的六个丹鼎之上,整个身子融入在那六道光村之中,双手掐诀,体内灵力连连催动。

    欧阳子没有半点犹豫,身子慢慢落下,嗣后盘膝飘在那丹鼎上,闭目不语。

    此时此刻,在广场之下的密室内,黑龙化作的丹鼎,与广场上一样,纷纷闪烁光芒成才种不同颜色的光柱。

    在这光柱之中,则是那贴着丹封的丹炉,在这丹炉之下,则是李慕婉制作的丹鼎,在这丹鼎之中,是王林的本尊。

    本尊尽管身在丹鼎内,但却没有吸收丁点灵力,此时全部的准备,是为了打开丹封,至于吸收灵力,待丹封打开之后不迟。

    李慕婉神情凝重,她双手迅速变化法诀,分别落在六道光柱之中,紧接着,六道光柱上各自飘散出无数的细丝,这些细丝慢慢延伸,最终全部凝集在贴着丹封的丹炉之上。

    一丝丝四品灵丹祭献而得到的灵力,被李慕婉以这种方法,偷偷的取来应用,这,就黼决了打开丹封,必须要在灵气极其充裕的无栀之地。

    实际上李慕婉得到的打开丹封之法,只有两个要求,所谓地利,就是需要找到不但灵气充足,而且还要无根之地。这一点,欧阳子已经帮其解决。

    现在,就是等待时间,解除丹封。

    除了地利之外,第二个要求是天时!所谓天时,必须是找到当初贴下丹封的时间,只有在相同的时间打开丹封,才符合天时的要求。

    这时间相差越小,毁坏其丹的几率就趟小,反之,若是差距太大,那么丹药定会有所毁坏。

    这一切,在李慕婉的诉说中,王林已经心知肚明,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就是,当初此灯贴下丹封的时间,到底是何时!

    李慕婉查找了大量的典籍,最终得出个一个时间,那就是阴时、阴刻。所谓阴时,就是子时,所谓阴刻,就是三刻。

    如此一来,时间就是子时三刻,这是一个最佳的炼丹、封丹的时间,要知道无论是炻丹、封丹,都是挑选阴阳分离之时。

    当然了,这种炼丹的讲究,一般都是在烤制特别珍贵之丹药时,才会选择,若是寻常周药,则没有任何区分。

    只不过这种猜测,并不是十分准确,实际上倒是有一些炼丹师,为了防止有人把丹封之炉偷走,特意在这时间上进行了变动,如此一来,对方即便拿到丹炉,若无准确时间,最终也无法得到其内的丹药。

    李慕婉得到的方法,在解决这一问题上,是以强大的灵力冲击,以稍微降低丹药品质辣催动丹炉,从而使得丹封脱落。

    这样一来,只要时间相差不是太多,就司以稳稳的打开丹炉,其内丹药的损坏程度比之正常途径打开,也会减少很多。只不过若是a_间相差太大,那么依然还是会使得丹药沦为废丹。

    “因为有这丹鼎的存在,所以欧阳子这汝的炼丹,成功率不高,以我对他的了解,他}E有可能会施展血祭,在施展血祭后灵力又会一个高峰,那时,就是冲击这丹炉之刻!”李慕婉神态凝重,低声对王林说道。

    时间慢慢流逝,此时广场之上,欧阳子睁开双眼,他能明显感觉到四周祭丹营造出的贡力,不知为何,正在飞快的减少,如此一来,根本就不足以完成五品灵丹的炼制。

    这种事情他是第一次遇到,以往从来没有出现过,此时炼丹正处关键时刻,他无暇付顾,目中寒芒一闪,低喝道:“血祭!”

    四周六道光柱内的炼丹师,一个个均都是面色徽变,但很快,他们便目中露出坚定之色,没有任何犹豫的,纷纷引爆自己的内丹,在一连串砰砰声中,一片片的血雾顿时弥漫整个广场,与此同时,狂乱的灵力,疯狂的在匹周咆哮。

    整个广场内的灵力,墓然间达到了一个高度,欧阳子目光一闪,双手立刻虚空掐印,坐下丹炉如同是一个漩涡般,疯狂的吸收四周所有的灵力,此时,那六道光柱也蓦然一动,全部向着正中的丹鼎涌来。

    欧阳子神情更加凝重,此时,不容出现半点差错,成败在此一举,他之前已经失败了}丘多次,这一次,能否成功,他心底没有底。

    在这一刻,地下密室内,李慕婉右手一点眉心,顿时口中喷出一缕丹血,这血液落在斗空中的六个丹鼎之上,顿时所有的丹鼎蓦然一震,其内散发的光柱立刻溃散,化作点点五渤六色的星芒,疯狂的向着丹炉涌去。

    丹炉上,闪烁七彩之芒,其上的丹封黄纸,在这汹涌灵力涌现的瞬间,慢慢的自下卷动,最终彻底卷成一卷,缓缓的从丹炉上脱蓬而下。

    与此同时,那丹炉之内散发一股如同天威般的灵压,丹炉轰的一下破碎,一颗桂圆大/J’

    的青色丹药,出现了。

    但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碎裂声,自青丹之上传出,只见一道道裂缝,瞬间在其上&现。

    “七品灵丹!!”李慕婉猛地睁大的双眼,尽管心中有些准备,但她仍然忍不住失声惊道!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