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夺天七鼎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天离丹,可以增加结丹几率,这种丹药,并不常见,往往都是各宗派的秘药,只有对宗派有一定贡献,又或是门派内的核心弟子,才会有资格服用此类丹药。(澳门网上博彩

    www.35zww.com)

    五粒天离丹,这已经是很庞大的一个数字了,毕竟李慕婉是一人之身,可以在这百来年时间炼制而出,绝非简单之事。

    王林看了少许,两指夹起一粒,放入口中。

    这一次的天离丹,比之当年本尊服下那粒,药效上要强猛很多,毕竟当年的那粒,是以其他药物代替后炼制。

    时间一点点过去,第一粒天离丹,失败。尽管如此,但却把王林全身灵力,全部都涌向丹田之中。

    第二粒天离丹,依然失败,不过王林体内的灵力,却是更加凝结,若是内视去看,可以现,王林的丹田仿佛大海,而经脉内的灵力则如同百川,齐齐涌向丹田,在其内形成一个缓缓转动的漩涡。

    这漩涡每转动一下,经脉内的灵力便会迅速云涌一番,看起来颇为诡异。

    第三粒天离丹,依旧失败,但,王林丹田内的漩涡,其转动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渐渐的,一滴金色的液体,在那漩涡的中心点凝结。

    王林没有急于服下第四粒,而是固本培元,静静的吐纳,随着时间的流逝,王林体内的漩涡,速度最终降了下来,此时他丹田中,已经有了三滴金色的液体。

    这三滴金液,实际上就是王林此时全身灵力凝结而成,这三滴液体出现的一瞬,他体内经脉中的灵力,已然消失一空,甚至连丹田的漩涡,也渐渐淡了起来。

    王林修炼地是古神诀。只不过这古神诀在他强行地阻拦下。不是被肉身吸收。而是在体内形成灵力循环。

    古神之中。没有什么筑基、结丹、元婴之分。毕竟几乎没有哪个古神。会放弃外炼而走内修地路线。如此一来。把古神诀用来内修之术。除了王林。没有任何人做过。

    所以。对于体内灵力全部凝结成三粒金色液体之事。王林心底颇为古怪。但却找不到任何于此有关地信息与记忆。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三滴金色液体。每一个里面。都蕴含着不弱于结丹修士全力一击地灵力。这种现象与当年他在赵国地决明谷内。依靠极境灵力凝结出寒珠颇为相似。

    只不过最后王林肉身破灭。极境融入神识之中。从此之后。那领悟出地极境寒珠攻击。再也无法施展出来。

    望着丹田内地三滴金液。王林目光一闪。他二话不说拿起第三个瓶子。此瓶上没有封蜡。里面有着三十多粒黑色丹药。

    此丹名为锁明丹,李慕婉曾说过,此丹效用极大,须结丹之后服食,若是筑基服食,最多只能一粒,一旦多了,很容易会造成身体膨胀,灵力混乱。

    王林神色平静,拿起此丹后,看都不看一眼,扔入口中,顿时原本空无灵力的经脉内,蓦然间出现阵阵灵丝,随着灵丝越来越多,在古神诀地作用下,几乎是瞬间,王林体内的灵力,便全部恢复。

    他立刻再次运转灵力,向着丹田的漩涡逼去,那漩涡原本已经暗淡消散,但此时却蓦然间明亮起来,由缓慢的旋转迅速过度到快速旋转。

    也知过了多久,王林丹田内地金液,变成了五滴!

    一丝膨胀感顿时在丹田内涌现而出,王林目光闪动,他拿起最后两粒天离丹,全部扔入口中,随后咬紧牙关,运转古神诀,闭目打坐。

    两粒天离丹,如同是汹涌澎湃的怒涛,在王林的体内咆哮而走,形成一股巨大的压力,这压力作用在丹田之上,立刻传递在那五滴金液之中。

    顿时,原本彼此分散开的五滴金液,慢慢的相互靠拢,最终蓦然间相互撞击在一起,彼此紧紧地融合。

    与此同时,随着天离丹作用的加剧,王林地丹田,砰的一声,出现了碎裂地痕迹,这碎裂之势无法阻止,立刻蔓延,最终王林的整个丹田,在轰然间,彻底化作碎片。

    这些碎片倒卷而去,融入进那金液之中,随之而来地,则是天离丹化作的灵力,种种物质全部融合在一块,最终,一个金光闪闪拳头大小的金,出现在王林小腹之中!

    这金丹之上,繁衍而出无数的细长触手,连接在所有的经脉之上,随着它缓缓的转动,一阵阵庞大的灵力,从其上涌现而出,瞬间便在王林体内游走一圈。-====-

    此时,王林猛地睁开双眼,其目内闪烁令人无法直视的亮光,从筑基到结丹的门槛,此刻,被王林迈过!

    在同一时间,李慕婉已经在云天宗的藏经阁,滞留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她几乎没有离开过藏经阁,整日寻找典籍一一翻看,寻找打开丹封的方法。

    实际上,到现在为止,她已经找到了三种打开丹封之法,只不过这三种方法都具备一定的毁坏性,在打开丹封的同时,会对其内的丹药造成很大的伤害,甚至有可能使得丹药变成废丹。

    这是李慕婉无法接受之事,她深知,这里面的丹药,极有可能是王林突破结丹,达到元婴期的关键。

    孙镇伟一直留意李慕婉的行动,对于其在藏经阁如此长的时间,他心底颇为疑惑,总感觉这里面有些问题。

    只是任凭他如此猜测分析,也始终无法看透事态的真相。还有那叫做王林的弟子,这一月的时间,居然闭门不出,没有再去寻找李慕婉。

    他放置在对方身边的那把飞剑,也没有任何反应,这一切虽说还算正常,但孙镇伟却是心中始终有一丝疑惑。

    只不过距离双修之期,只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段日子陆续有各宗派人来道喜,孙镇伟需要一一接待,也就不再去理会此事。

    而云天宗的几位元婴后期的始祖,也深知李慕婉并未心甘情愿答应此事,也就不便逼的太急,对于其长时间滞留藏经阁之事,也就没有过问,甚至于还大开方便之门

    易不开放地藏经内阁大开,让李慕婉翻看,算是修双修而彼此之间造成的裂痕。

    在距离双修之约还有二十天地这一日,李慕婉终于在内阁的一处古老典籍上,找到了一个比之前三种方法更稳妥一些的开封之术。

    她心底计算分析,这种方法,有五成的把握,不损坏丹炉内丹药品质,而且即便是真的有所损害,也不会造成太大地影响,最起码,成为废丹的几率,是所有方法中,最小的。

    她眼看时间已经快到,于是银牙一咬,决定采用这种方法。

    有了决断之后,李慕婉立刻拓印下此法,随后并未马上离开,而是又拿起一些典籍,仔细看了约莫大半天后,这才轻轻放下,拓印了几份后,转身离开。

    实际上李慕婉在藏经阁地这一个月多,她几乎每天都要拓印不少东西,并且所看典籍的内容极为庞杂,并未是只看解开丹封一种。

    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迷惑他人,李慕婉不是刚刚修仙的新人,相反,经历了种种事情之后,她原本就冰雪聪明的心智,已经锻炼地颇为机敏。

    如果不然,以她一个女子,在这残酷的修真界想要生存下去,实在颇为困难。

    这份谨慎,实际上多多少少与王林也有一定关系,可以说,李慕婉的的谨慎,有一部分是修魔海与王林一起的几年中,慢慢养成的习惯。这种谨慎,在离开王林之后,曾多次救过她地性命。

    她深知,云天宗内尤其是孙镇伟,定然会对她这么长时间滞留在藏经阁有着怀疑,必然会想尽方法探知她到底在寻找什么。

    如此一来,李慕婉的谨慎就起到了很大地作用,即便有人来查,也很难从那庞杂的典籍内,找到李慕婉真正地目的所在。

    而且即便是通过拓印法术来查看,也没有任何用处,为了迷惑他人,李慕婉拓印地重点,分成了十多个分支,至于丹封之术,只不过是这庞大的信息中,微不足道的小丁点罢了。

    在她离开藏经阁不久,孙镇伟便走了进来,他进入藏经阁后,右手一挥,顿时手中多了一块紫金色令牌,在这令牌之上,清晰的写着一个“云”字。

    此令一现,顿时在他身前三丈外,空间一阵扭曲,随后两个灰衣人,蓦然间现出身影,二人看了那令牌一眼,立刻半跪在地,恭敬的说道:“外宗弟子,参见本宗云令。”

    “这藏经阁,一向是我外宗弟子看护,你二人这一月来一直监视李长老,可有什么现?”孙镇伟面色不再温和,而是露出一股阴森之色。

    其中一个灰衣人,立刻恭敬的说道:“李长老所看典籍颇为杂乱,上至丹方下至药性,几乎无不所有,根据弟子观察,并没有什么特别留意之物。”

    孙镇伟眉头微皱,他才不信李慕婉会在这个时机,浪费一个多月的时间就为了看这些,沉吟少许,他冷声道:“可有什么拓印之物?”

    另一个灰衣人,语气平淡的说道:“有,不过被其拓印之物类别同样庞杂,李长老似乎没有什么固定的目标。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

    孙镇伟目光一闪,说道:“说”

    灰衣人神色如常,说道:“这李长老心智极高,性格谨慎,早就料到会有人监视,所以故弄玄虚,以庞杂的典籍来隐藏其目的,若真如此,那么显然,她成功了。”

    孙镇伟轻哼一声,此事他早就有所猜测,但转念一想,只有二十天的时间,他倒要看看,这李慕婉还能弄出什么花样。

    而且对于李慕婉相识那人,孙镇伟此时也没了惧怕之色,要知道双修之事是几个始祖钦定,一旦那人出现破坏,不用他出手,几个元婴后期的始祖,定会叫那人有来无回!

    王林结丹之后,又连续服下了数瓶丹药,随着丹药入体后被古神诀吞噬,渐渐的,他吞下的丹药越来越多,其修为也是一路飙升,突破初期,达到了中期。

    但王林还是觉得速度太慢,他不惜后果,连连服下丹药,只不过随着服食丹药的数量增多,他能明显地感觉到,丹药的效果,正在慢慢降低。

    这种现象李慕婉之前曾对他提过,这是一个惯性,一旦服食药物过多,身体就会产生一些奇异地改变,丹药内的灵力尽管依旧,但因为身体的奇异变化,往往刚一入体,古神诀尚没运转之时,便会立刻无声无息的消散大半。

    这种现象,被称之为体障。

    这几乎是每一个经常服食丹药都会遇到的问题,解决这一问题地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服食更加珍贵的药物。

    否则的话,没有任何办法,即便时间再长,这种体障也会一直存在,无始无终。

    这连续多日地服食药物,王林的身体内,出现了体障,但这并不能阻止王林继续服食药物,李慕婉也对产生体障早有应对之策。

    实际上有李慕婉这个炼丹大师在身边,王林在丹药上,几乎不需要任何思考,李慕婉早就为其准备的妥妥当当。

    王林拿起右第二个瓶子,此瓶是解决体障的关键,这里面地药物,被称之为解障丹,名为解障,但实际此丹并未刻意化解体障,只不过此药是李慕婉搜集了众多极为稀少的草药凝练而出的一种可帮助身体吸收灵力的药物。

    若是按照品阶来算,此丹只不过一品罢了,但若是合理用好,那么在某些时候,却可以收到奇效。

    服下这解障丹后,王林立刻拿起数瓶丹药,一股脑的倒入口中,这些丹药顿时融化,在解障丹的作用下,其消散地速度虽说没有变化,但王林身体吸收的速度确实蓦然一快。

    虽说仅仅快了一丝,若是换成旁人,虽说也能感受到解障丹地作用,利用这一丝的速度,可以多获得一些灵力。

    但王林地古神诀本就是吞噬的功法,此时这一丝时间,落在古神诀吞噬地过程里,立刻被无限的扩大,大量原

    消散的灵力,还没等散掉,便立刻被古神诀转动起

    以这种方式,王林的修为,一路飙升。终于把修为,从结丹中期,巩固到了结丹后期,虽说还没有大圆满,但距离已然极近。

    只不过李慕婉所赠送的丹药,也已经被他吃的一干二净。

    这一日,王林在天逆空间内,从打坐当中醒来,他能感觉到,魔头许立国那里,传来一丝召唤,根据他之前与李慕婉的约定,这表示着李慕婉已经找到了打开丹封之法。

    王林站起身子,向前一踏,顿时其身影蓦然间变淡,就如同是破碎了虚空一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北苑庭院内的房舍中,一片片晶芒从虚空中闪现而出,极快的凝结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人影,那人影慢慢凝实,露出王林的样子。

    王林现身后,他目光一闪,看了地面上那一个多月前扔下的飞剑,右手一抓,那飞剑立刻落在其手中,王林扫了一眼,立刻看出其上蕴含了一道以神识设置的禁制,这禁制威力不强,但却颇为巧妙,其作用的确如他所料,起到监视之用。

    王林神色如常,右手一甩,那飞剑立刻刺在地上,他身子向前一动,推开屋舍之门,向着庭外走去。

    但就在这时,突然他脚步一顿,眉头微皱,只见院门无声无息的被人推开,周林,缓缓的走进!

    他看到王林后,目光顿时一凝,以他的修为,立刻察觉出王林的不同,要知道他闭关之前,王林只不过是凝气三层,可现在,却是连他都看不透,按照他的分析,对方的修为即便不是结丹后期,也一定是中期以上,他脸上露出复杂之色,随即苦笑起来,说道:“师父被人监视,无法亲自前来,她让我带你去个地方,唉。”

    王林目光平静,看了此人一眼后,点了点头。

    周林走进庭院,把身后院门关上,再次复杂的看了王林一眼,苦笑道:“这个……我该叫你师伯……还是……罢了,你既然是师父的朋友,就是我周林的师伯,师伯,请!”

    周林摇了摇头,他原本还在闭关,突然接到李慕婉的传音,要他出来一趟,这周林是李慕婉早年救下地一个孤儿,对于李慕婉的话极为听从,一直心存尊敬与感激。

    从李慕婉地只言片语中,他已然猜到了自己收下的弟子,居然是师傅的朋友,如此一来,他脑袋顿时有些混乱,理顺了好久,才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看到王林的修为变化如此巨大后,他虽说怔然,但却并未惊讶,以他想来,想必对方的修为本就如此,之前只不过是隐藏起来罢了。

    周林来到他地房舍之外,双手微动,顿时一道光幕在房舍之上蓦然而开,紧接着房门自动向里推开。

    周林回头看了王林一眼,走进房间。

    王林并未迈步,而是神识一扫,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周林身上印下一道随时可作的禁制后,这才不疾不徐地迈步而去。

    王林对于任何人,都是持着谨慎的态度,这周林虽说之前对他不错,也是李慕婉的弟子,但王林的习惯,不会因为任何事与人而改变,该防范地时候,绝不会马虎大意。

    这房间,他之前神识一扫间,除了地面上的一个丹炉下隐约有灵力波动外,其他没有任何异常。

    周林一进房间,立刻右手一拍储物袋,拿出三枚玉简,按照顺序,放在了丹炉之下,随后他退后两步,双手一翻,打出一道灵光,顿时三枚玉简闪烁青芒,与此同时那丹炉通体一震,慢慢的向下沉入三寸。

    周林深吸口气,上前抓住丹炉,自左向右转动了半圈,顷刻间,在正前方的墙壁上,蓦然间出现了一条光线。

    这光线仿佛游龙一般迅速游走,拉出长长地尾巴,其速极快,几乎是转眼间,便组成了一道阵法。

    周林退后几步,恭敬的站在一旁,低声道:“这阵法连接一个密室,是师尊她老人家暗自准备的炼丹房,外人均不得知,师伯请进,弟子在外守护,一旦有什么变故,定会第一时间禀告。”

    王林没有迈步,而是盯着墙上地阵法,看了少许后,他眉头微皱,扫了周林一眼,沉声说道:“你师尊在密室?”

    周林心底暗叹,他知道对方定然是不会相信,于是苦笑,从储物袋拿出一枚玉简,说道:“这是师尊给弟子的灵符,师伯请看。

    ”

    王林接过玉简,神识一扫,随后看了周林一眼,二话不说抬脚向着墙壁走去,在他身体碰到墙壁地瞬间,其身影立刻消失。

    周林神色如常,转动丹炉待墙壁阵法消失后,他盘膝坐在地上,打开丹炉,在其内防止了几位草药,神态凝重的开始炼丹。只不过其神识,却是散开,密切观察房舍外,若是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会立刻通知其师。

    周林不知王林与其师地关系,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李慕婉给予地,所以,凡是李慕婉交代的事情,他都会竭尽全力。

    他也知道,其师定是在进行一些极为诡秘的事情,这与二十天后的双修典礼,定然有着直接的关系,他一旦卷入其中,很有可能会被牵连在内。

    王林再次出现的时候,看到了李慕婉。

    眼前是一个密室,这密室不大,最显眼的是正中间有一个巨大的丹鼎,在这丹鼎之上,铸造着七条黑龙,此时那七条黑龙口中不断地喷出紫雾,紫雾徐徐上升,彼此相互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圆球。

    在那圆球之内,有着一个小丹炉,其上贴着一张黄纸,李慕婉妙曼的身影,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丹炉,脸上露出紧张之色,她看到王林进来后,轻声说道:“在这之上,就是云天宗大殿广场,打开丹封,需要借助云天宗夺天七鼎之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