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决然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云天宗内,元婴期修士主要集中在外院之中,至于内]:多,但还是有的,只不过这些元婴期修士,他们的主要精力全部放在了炼丹之上,极少与人争斗,都是长期的闭关炼丹。(澳门网上博彩

    www.35zww.com)

    就比如说这南苑之内,就有一个元婴期修士,此人目前正在南苑地下密室最为靠近地火之处,以自身婴火配合地火,炼制一炉可增进修为的丹药。

    王林在来到南苑的半路上,收敛全身气息,行动犹如鬼魅,所以倒也没人现,此时他站在南苑之外,望着阵阵白雾,抬起脚步,毫不犹豫的踏入而进。

    程贤曾与王林提到过他所在方位,此时这南苑内的白雾,在王林眼中没有任何阻拦的作用,他只需神识一扫,便立刻把这整个南苑,看的清清楚楚。

    在靠近中心点处,王林的神识顿时察觉其内地下有股元婴之气波动,此波动以王林的经验,一眼就看出,这里面有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

    在王林神识扫过的瞬间,此人也察觉到了王林的存在,这修士一惊之下正要从闭关中走出,但很快,他身子一顿,望着一旁正在散药香的丹鼎,不由的犹豫了一下。

    至于王林,则是二话不说,在现此地有元婴期修士,并且其修为只是初期的瞬间,立刻右手袖子一挥,顿时一杆黑色的小旗,从其袖口疾驰而出。

    几乎是瞬间,此旗便迎风见长,把那元婴期修士闭关之地包裹在其内。

    王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若是对方修为达到了元婴中期,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帮助程贤,立刻退回北苑。

    但现在,对方既然是初期,王林就没有丝毫畏惧了,虽说禁幡没有他主持威力会少很多,但困住元婴初期的修士一刻钟,还是能做到的。

    这一刻钟。足够王林完成他想要做地一切事情。

    不再理会那元婴修士。王林从容地走在白雾之中。他释放禁幡、困住元婴修士地行动。没有任何人觉。

    王林从容地在白雾中穿梭。很快便来到了程贤地居所。之前神识一扫间。王林已然现程贤就在其内。只不过其目前地状态有些危险。

    程贤躺在房舍地床上。眼神呆滞地看着屋顶。两横眼泪。从其眼角流下。他体内灵力程混乱状。在其身体内乱窜。

    在他地旁边。站着一个体态略胖地中年男子。此人皱着眉头。右手掐住程贤嘴巴。把一粒粒丹药扔了进去。一边灌药。一边嘴里骂道:“小兔崽子。老子早就告诉你过。红颜祸水啊。你偏偏不听。哼。尤其是那彤丫头。更是心机颇深。岂能是你降伏地住地。现在好了吧。从此以后。别一天老是心里惦记了。以后一心跟为师炼丹才是正途!”

    程贤置若罔闻。随着丹药入体。他体内地灵力。慢慢地平静下来。

    其师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不甘心,你已经去了多少趟了?若非为师拉下老脸,你小命早就没了,那东苑,岂是你能闯入之地?这一次你别怪为师禁制你的身体,东苑传来话了,若是你再去胡闹,就废你修为啊。-====-”这中年胖子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王林站在庭院之外,神识中看到了这一幕后,略一沉吟,他身子一跃,进入了庭院内,程贤之师,根本就没有任何察觉,王林已然走进了程贤的房间。

    他看着程贤,右手一挥,顿时破解了限制其行动的禁制。程贤的身体一颤之下立刻坐了起来,盯着王林,眼中露出恨色,咬牙说道:“你是那贱人派来杀我的吧,动手吧,老子不怕!”

    王林带着面具,再加上此时无论是气息还是修为,都与之前分身迥然不同,所以程贤根本就不可能察觉出来。

    王林看了程贤一眼,左手一动,顿时一道禁制残影从其身前出现,瞬间便扩散而开,把整个房屋包裹在内。

    程贤目光一凝,随即惨然一笑,说道:“那贱人好手段,居然能请来外院地前辈出手对付我这等小人物,来吧,要杀就杀,皱一下眉头,老子就叫程贤。”

    在四周设下禁制后,王林语气冰冷的缓缓说道:“我的确受人所托,但并非来杀你,而是帮你,说吧,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详细一些。”

    程贤一怔,看了王林一眼后,犹豫的说道:“前辈受谁所托?”

    王林眉头一皱,冷淡的说道:“我只给你三句话,刚才是第一句,如果后两句还没说清楚,此事就算。”

    程贤一咬牙,脸上露出豁出去的神色,说道:“东苑的公孙彤,是她,这一切都是她害的。她这个贱人,她接触我的目的,是为了大猿和二猿。”

    王林沉吟少许,说道:“这灵猿,是你地?”王林这话,问的极有技巧,要知道云天宗内灵兽很多,这些灵兽的作用,本就是为了让炼丹之人取丹下药之用,如此一来,那公孙彤的作法,倒也无可厚非。

    程贤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前辈的意思,可大猿和二猿,不是云天宗地灵兽,而是在我进入云天宗前就已经获得,是我带上云天宗的,按照宗内地规矩,这两只灵兽的所有人是我。”

    王林目光平静,缓缓说道:“那公孙彤先是接近你,随后向你讨要这灵猿,你为了讨好美人,便把这两只灵猿赠送出去,可对?”

    程贤脸上露出悔恨之色,激动地说道:“可是……可是我以为她是想以灵猿作为坐骑,我没想到她的目地居然是灵猿内丹!大猿被取出内丹后已经失踪了,想必已经死去,现在就剩下二猿,我多次去东苑找那贱人索要,可每次都是被阻拦在外,还有外宗地木大先生弟子吕松,就是他多次把我打伤。”

    王林眉头微皱,他本不愿意参与进这等事情中,但程贤毕竟帮他拿到了筑基丹方,于情于理,都要帮助一下。

    沉默少许,王林看了程贤一眼,平淡的说道:“你想要如何报复?”

    程贤双眼通红,咬

    的说道:“若是二猿没事,那么就算了,我程贤认栽猿死了,那么我要他们陪葬!”

    王林点了点头,语气平缓的说道:“如你所愿!”

    说完,他身子向后一退,瞬间便离开了房舍,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程贤呆呆的看着之前王林所站的位置,眼中露出迷茫之色。

    再说王林,他出了程贤房舍之后,一路速度飞快,但就在他要离开这南苑之时,突然他脚下一顿,蓦然间转头顶着远处。

    在那里,他感受到了一丝神识地波动,沉默少许,王林转身退后,他右手一挥间,身体立刻化作白雾,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身子刚刚消失,只见李慕婉身姿如电,立刻来到了此地,在她身后,则是仍然一脸温和的中年人。

    “师妹,你到底在找什么?”此人皱着眉头,缓缓说道。

    李慕婉停下身子,通过眉心处的神识,她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人,就在这里,可为什么却看不到他地身影……李慕婉苦涩一笑,她本就是冰雪聪明之人,此时自然知道,这是对方不愿意见自己。

    李慕婉咬着下唇,脸露凄然之色,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来了,为什么连见一面,都不肯?”

    那中年男子面色一变,神识顿时横扫一圈,但却没有现任何异常,他眉间紧锁,狐疑的看了看李慕婉,说道:“师妹,谁来了?这里没有任何人!”

    李慕婉看都不看那中年人一眼,闭上双眼,脸上凄然之色慢慢平静,声音虽低,但却充满了一丝绝然,轻声道:“婉儿不求别的,只希望可以见你一面,这二百年来,婉儿全靠你当初赠送的那瓶灵液维持生机,若你今日不出现,婉儿便自尽当场,算是了却了心中一份执念。”

    中年男子目光闪动,谨慎的看向四周。

    此时,一声叹息从白雾之中传来,紧接着,一个模糊的身影,慢慢的从雾气中走出,此人正是王林,他一出现,那中年男子立刻面色变的极为难看,但他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右手慢慢摸向储物袋。

    李慕婉怔怔的望着王林,眼中流下一行泪水,尽管对方带着面具,但她却可以断定,眼前这人,正是当年的他!

    李慕婉轻声说道:“你来了。”

    王林苦笑,说道:“你这又是何必?”说完,他目内露出一丝寒芒,目光投在那中年男子身上,语气平淡地说道:“你手放在储物袋之时,就是你身亡之刻!”

    中年男子右手立刻一顿,他面色变了又变,对方给他的感觉,实在太诡异了,明明只是结丹后期的修为,但却给他一种面对元婴期修士才会有的压迫感。

    他此时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的手碰到了储物袋,那么定然会被对方无情的斩杀,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泌出,他强笑道:“兄弟既是李师妹的故友,当是我云天宗的朋友,在下又怎能放肆呢,兄弟误会了。”

    李慕婉望着王林,心中有千言万语,可现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她沉默少许,低声道:“那玉简,你还留着么?”

    王林看着眼前佳人,沉默少许,摇头说道:“扔了!”

    李慕婉身子一颤,眼中露出悲色,她强自镇定,抿着嘴唇,低声道:“扔就扔了吧,本就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话虽如此,但她地胸中,却是涌现剧烈的痛楚,这痛楚仿佛是潮水一般,将她的身心淹没。

    那青龙玉简,是她当年费尽心神,甚至以耗费寿元的代价,才成功刻画而出,若非那次心血耗费太过,以她这些年来服食的丹药,即便无法达到元婴期,但最少也是假婴境界了。

    又怎能停止在结丹初期寸步不进呢!

    此时听闻这玉简被那人无情地扔却,她的心,很痛……非常地痛……痛到她尽管强自镇定,但身子却是无法控制的颤抖,俏脸变得苍白,没有任何血色。

    王林转过头去,不看李慕婉,沉默少许后,他轻声说道:“我走了……”说完,王林慢慢地转过身,慢慢的向前一步一步缓缓行走。

    李慕婉心底痛楚,她望着王林地背影,轻轻一笑。那虽是笑容,但看在人眼里,分明就是无声的哭。

    “云天宗始祖,要我与此人结成双修道侣,我之前有推脱的理由,可现在,我再没了任何理由……若是三个月后你还在楚国,希望你可以来参加这双修典礼……”

    王林脚下立刻一颤,心底涌现阵阵复杂之念,他沉默了。

    李慕婉眼中闪动明亮之色,她在等待对方的答复。

    那中年男子,此时已然明白,为何李慕婉对于双修之事如此坚决,答案,就出在了此人身上,他眼中平静,但心底却是有一丝杀机闪现而过。

    王林沉默了许久,他背着身子,语气低沉的说道:“恭喜!”说完,他的身影,渐渐远去……

    李慕婉身子一颤,许久之后,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她喃喃自语道:“我恨你……恨你!!!!”

    那中年男子此时松了口气,上前温和的低声道:“师妹,他已经走了。”

    李慕婉咬着下唇,理都不理那中年男子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向居所。

    中年男子面色依旧温和,但内心却是冷笑,暗道:“贱人,若非你拥有二百多年的元阴,我也不会搓使始祖答应双修之事,有了你元阴之助,再加上我这些年搜集的丹药,突破结丹后期,指日可待。若是你当初一早就同意,我尚还会对你礼遇一些,但现在嘛,等我达到元婴之后,定然对你百般淫辱,以报你三番五次拒绝之恨!”

    王林离开了南苑,纵然他是无情之人,面对李慕婉,也有极深的歉意,他并非是无法接受对方,而是他要做的事情,要走的道路,实在不适合有一个女人在身边跟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