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惆怅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王林目光一凝,李姓长老,火焚国洛河门弟子……这两句话同时浮现在他的心中,一个许久之前在他脑中存在的名字,蓦然间闪现出来。

    “不可能……”王林内心暗道,这世间哪有如此巧合之事,昔曰的柔弱女子,如今摇身一变,威为了云天宗的长老?

    王林哑然失笑,暗道自己想多了。

    “这李长老可谓是风华绝代,早年在火焚国时,就已经崭露头角,后来火焚国被宣武国反攻,洛河门整派溃败,一些弟子奔走逃亡,如若不然,想必李长老也不会来到云天宗。”

    程贤颇为感慨的说道。

    王林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向前行走。

    程贤眨了眨眼,连忙跟了上,嘿嘿笑道:

    “师兄啊,咱们什么时候去西苑啊?”

    王林看了看天色,说道:“待在下拜会了师祖后,自会与你去一趟西苑,不过我之前已经说了,我与那小丫头并不相识,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如果进不去西苑,那么只能作罢。”

    程贤一怔,但眼珠一转,立刻笑道:“没关系,那小妮子我知道叫什么名,到时候你访找她就是,兄弟,我相信自己的眼光,那小娠子定然会出来见你的。”

    王林没有说话,向南苑走去。

    一路之上,程贤的嘴几乎没有合并过,能看出,他是个善谈之人,有关云天宗的一些/\卦、传言,等等一切信息,陆续从他嘴里访出。

    此人说起话来倒也活灵活现,王林听着,也不觉得厌烦,就这样,二人一路很快便来至l了南苑。

    “要说这李长老,来到本宗时间也不长,大概也就一百多年,可她的炼丹之术,却是墟称绝佳,我听一些前辈说起,当年李长老一人与云天宗两个五品炼丹师比斗,最终丝毫不蘧下风,炼出了我云天宗三宝之一的五品修麇丹。”说起此丹药时,程贤脸上露出颇为羡慕之色。

    “修魔丹?”王林一怔,这丹药的名字也太古怪了,难道服下此丹后,就可修魔?

    程贤看到王林的表情,立刻得意的一笑,说道:“呵呵,这丹药的名字的确古怪,当衫此丹练成后,掌门始祖请李长老命名,李长老沉吟片刻后,便起了这么个名字。

    此丹虽说名叫修魔,但实际上的作用,去[是根本就与修魔不搭边。”

    “此丹有何功效?”王林心中有些奇怪,这丹药名字叫做修魔、李姓长老、火焚国洛p门弟子……这里面似乎有些关联。”此丹功效,说起来那就大了,只不过,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程贤耸了耸肩膀,自嘲道:“以我的辈分,又怎能知道此丹功懿呢,这可是我云天宗三宝之一。4王林也没在意,点了点头后,二人已然来到了南苑之外,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处拱形长桥,桥下居然有流水,阵阵灵气从水中戳出,让人有种沁人心扉之感。

    在那流水中,有着数条七色鲤鱼,正在悠闲的摆尾游动。

    “其实还有个与修魔丹有关的小道传闻,兄弟要不要听听?”程贤在桥前止步,笑道。

    “洗耳恭听。”王林的目光,顺着拱桥向内望去,只见里面白雾缭绕,视线受阻,看不了太远,只能模糊的看见,其内雕栏玉砌,研境优雅,颇有种桃园之境的美感。

    “传闻,李长老早年曾在修魔海居住过一段时曰,这修魔丹,实际上就是为了她在修鹰海的某段故事所炼。当然了,这只是传闻,事实上有关李长老的传闻,在云天宗很多。等奄机会我和你好好说说。”程贤颇为得意的访道。

    王林听完后,神色如常,目光平静,对程贤一抱拳,迈步向着拱桥走去。

    “王林兄弟,你我一见如故,我在这里等你啊,一会别忘了,咱们还有重要事情要倒B嗣。”程贤连忙喊道。

    王林置若罔闻,走过了拱桥。

    进入南苑之后,此地雾气更浓,根本看不清三丈之外,若是王林本尊在此,定然不会霍在眼里,只需神识一扫,便可寻到正确路径。

    可现在王林分身只有凝气期第八层的俺为,只能慢慢向前行走。

    越是走到深处,雾气越浓,渐渐,视线已经由三丈,缩减到了一丈。

    此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徐徐的从雾气内传出。

    “南苑禁地,外苑弟子若无令牌,禁制入内!”

    王林停下脚步,神色如常,高声说道:

    “弟子王林,来此拜见李师祖。

    那声音沉默了少许后,王林身前的雾气,顿时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波动掀开一般,齐齐向两旁云涌而去,露出一条可通人的路径,这路径扭曲,延伸至南苑深处。

    “顺此路径,可至李长老住处,去吧!”

    声音再次出现,这一次,王林有种感觉,似乎声音中,有股淡淡的羡慕之意。

    王林二话不说,顺着路径走去。一阵似奄若无的曲乐之声,徐徐从远处传来,顺着牙声,时间不长,他已然来到了路径的尽头,一座通体白玉打造的阁楼,展现在他的眼前。

    顺着阁楼内的窗户,可以看见其内坐着一个女姓的人影,此人端坐,在她身前,有着一具古筝。只不过窗户上有层薄幕,看不清2曰貌。

    在王林走近的一刻,一阵仿若天籁的曲乐,从阁楼内传出,如同小桥细水般,融人身心之中。

    王林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听着,许久之后,乐曲渐消,一个优雅动听的声音,从阁椹内传出:“你是王林?”

    这声音落在王林耳中,他顿时身体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但很快其双眼便恢复平静,沉默少许,王林缓缓开口说道:“正是!”

    他话语一落,只听“啪”的一声,阁楼内的那人,手中古筝蓦然拉断了一根弦,紧括着,阁楼的窗户突然打开,露出一张令人怦烈心动的绝世容姿。

    荚蓉如面柳如眉,淡如秋水若玉伴轻风,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若是比喻,只能说是此女以花为貌,以鸟炎声,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利水为姿,以乐曲为心。

    此女目光瞬间便定在了王林身上,仔细看了许久之后,眉目间露出一丝惆怅,轻轻落下窗户,重新阻隔了那令人心动的容颜。

    王林目光始终平静如水,早在对方刚才开口说话的瞬间,他便认出对方的身份,他怎么也没想到,事隔多年之后,此女居然威为了云天宗的长老。

    王林虽说分身修为不够,但其眼力却是羼利,此女的修为,已然达到了结丹初期。若是放在其他门派,那么师父与弟子修为相当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在云天宗内院,则不然。

    内院衡量一切的标准,并非是修为,而是炼丹之术。

    所以,在云天宗内院,时常有修为师不如徒的事情发生,只不过云天宗衡量的标准,与外界不同罢了。

    当然了,有一些丹药,是必须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才可以炼制,所以修为虽说不重要,但有时候为了炼丹,也不得不强行提升。

    这世间,又有几人可以如李慕婉一般,凭着结丹初期的修为,就可以炼制只有元婴期L上炼丹师才可以炼制的五品丹药呢。

    王林心底暗叹,所谓物是人非,实际上勒是如此,二百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绝对不短。

    对方的容貌,比之当年,更胜数倍,二百年前之事,仿佛昨曰发生,但中间却是阻隔了干山万水,让人无法轻易迈过。

    王林没有上前相认的打算,他的相貌,也早非当年的马良,所以,李慕婉不可能在这一点上认出。

    “何事?”阁楼内的李慕婉,即便是声音中,也透出一股惆怅之意。

    王林深吸口气,内心苦笑,暗叹一声,说道:“弟……弟子……”面对昔曰故人,这芽子二字,王林着实有些说不出口。

    对面阁楼中的李慕婉,再次听到王林的声音后,身子顿时一颤,她右手一挥,面上立麴出现一层紫纱,随后打开阁楼之门,走出后,怔怔的望着王林。

    “弟子丹炉破碎。”王林目光平静,缓缓说道。

    李慕婉望着王林,仔细的看了许久之后,收回目光,眼中露出复杂之色,开口说道:

    “你可是楚国之人?”

    王林沉默少许,点了点头。

    李慕婉轻叹一声,神态恢复正常,说道:

    “丹炉破碎,定然是因为你体内灵力攀升六快,从而导致地火不稳,这种现象很寻常,乒需坚持一殷时曰,便可自行解决。“说完,她略一沉吟,打开储物袋,拿出一个丹炉。

    “你既然是周林弟子,那么此丹炉我便月訾你,用此炉炼丹,可保持百次之内,不会确裂,若是你百次后仍然无法对地火控制自若,说明你无炼丹天分,尽早放弃,去外宗修炳吧。”

    李慕婉说完,手中丹炉向前一送,飘在了王林身前。

    王林接过后立刻收入储物袋内,他尽管裤色如常,但内心却是复杂的很,在此地每多往一息,便如同水火煎熬一般难受,此时他一拒拳,转身就要离开。”马良……”李慕婉忽然轻声呼唤道。

    王林脸上露出怔然之色,回头看了看,最龖后疑惑的望向李慕婉。

    李慕婉暗叹,说道:“你走吧,若有疑幅之处,可来问我。”说完,她转身走向阁楼,没过多久,阵阵古筝之音,再次从房间内传出。

    这一次,乐曲中多了一份惆怅:,多了一伤没落。

    王林限中露出复杂之色,抬头深深的看了那阁楼窗户内的人影一眼,内心轻叹,转身离开。

    阁楼内,李慕婉放下手指,沉默少许后,蓦然双眼一凝,起身推开窗户,目光遥望远处,许久之后,她秀眉微皱,自语道:“不对!世间哪有声音如此相像之人?即便真能有,也不可能连神情都一摸一样,尤其是这王林刚才神态显然有些太过平静,若是寻常之人绝对无法做到这点。”

    她目光一闪,右手一点眉心,顿时从她眉心之中,飞出一滴鲜血,这鲜血的颜色殷红,但其上却是透出一丝令人为之心寒的气息。

    这正是当年王林离开之时,赠送给她魂血之中的一丝极境神识,可保她一时平安。实阿上若非这丝极境神识,李慕婉也不可能从宣亩国的进攻中逃出。

    “可若真的是他,那么这魂血,为何刚才没有半点反应?”李慕婉抿着下唇,许久之后幽幽一叹。

    就在这时,忽然阁楼之外,传来一阵朗群之声:“师妹,能否出来一见?”

    李慕婉眉头微皱,推开房门,只见一个1L【风道骨的中年修士,正含笑望来,此人温文纡雅,相貌颇为英俊,自然而然的,有股让人京近之意。

    在看到李慕婉时,他眼中毫不保留的露出一丝爱慕之色,温和的说道:“师妹,月前筐听你说,缺少一味龙岩芝,我搜遍整个楚国,终于在仙遗之地的碎石山脉外围,寻到了这材龙岩芝。”说着,此人从储物袋内拿出一个玉盒,盒内放着一株通体紫红色、手臂粗细的贡芝。

    李慕婉目光平淡,看都不看那玉盒一眼,说道:“多谢孙师兄好意,不过我已经找到了替代之物,并且于三曰前已然炼丹成功,L七l物,师兄还是自行留下吧。”

    那中年男子微微一笑,把玉盒放在一旁,声音依1曰温和的说道:“师妹,始祖他老人豸也是好意,你毕竟并非我云天宗嫡系,若是悲要获得更高深的炼丹之术,那么必须要选择一位嫡系弟子结成双修之侣。你我相识已久,勇对你的心意,想必师妹心中了然。”

    李慕婉目内寒芒一闪,盯着中年男子,一字一字的说道:”此事休要再提!”

    中年男子静静的望着李慕婉,许久之后,平缓的说道:“师妹,当年你从火焚国来此,若非是我把你救下,想必你此时早就香消玉殒,这些年来,我对你如何?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如此坚决?”

    李慕婉沉默少许,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半响后,她缓缓说道:“没奄原因……”

    那中年人叹了口气,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说道:“师妹,始祖亲自下令之事,已彤定局,你在仔细考虑一下吧。”说完,他深济的看了李慕婉一眼,摇头苦笑,转身离开。

    李慕婉安静的站在阁楼外,沉默许久,转身回到阁楼,她的背影,是那么的没落,那么的惆怅。

    王林一路心底复杂的离开了南苑,刚一走过拱桥,就看见程贤在那里翘首看来,在发顼王林的瞬间,此人立刻上前,一脸阿谀之色眺说道:”师兄,怎么样,事情还顺利吧?”

    王林看了他一眼,说道:“走吧。“程贤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刻眉开眼笑,连忙说道:“师兄,此时天色快要晚了,我们辽是抓紧时间吧,你且等着,我叫两头坐踞来。”说完,他右手放在口中,猛地一吹,椰时一阵刺耳的哨音立刻传递开来。

    紧接着,远处传来几声兽吼。王林抬头看去,只见一大一小两个黑影,蓦然间从远处八个跳落间,便疾驰而来。

    没过多久,黑影渐渐临近,落在了程贤身前十丈之外,赫然就是两只灵猿,这灵猿大鲈身高一丈近半,小的那只也有近丈,双臂迎膝,彼此都是红着双眼,冲着程贤呲牙咧嘴,露出愤愤之色。

    程贤千咳一声,大声说道:“不就是借了你们的东西没还么,至于么,怎么说咱们也奄十几年的交情了是不,这样,你们托我二人去趟东苑,我便把那东西给你们如何?”

    两只灵猿穿着粗气,哇啦哇啦的乱吁L-番,最龖后彼此看了看后,其中一只蓦然一爪向着程贤抓来。

    程贤也不闪躲,任由那爪子抓来,只见习1只大点的灵猿,抓住呈现的衣服后,向龖上一抛,便把他仍在身上,紧接着其身影快若Ii.

    电,向着远处跳跃奔走而去。

    此时那小一些的灵猿看向王林,眼中露出愤愤之色,嘶吼了几声后,向王林抓开,王栩目光一闪,身子向旁边一侧,与此同时脚步一抬,跃上了此猿之身,那猿猴也不介意,立麴行若奔雷,立刻疾驰追去。

    这灵猿的速度极快,坐在其身上,仿佛腾云驾雾一般,前方的程贤显然经常有此享受,此时怪叫几声后,居然从储物袋内拿出一袋7酒,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大龖笑道:“骑着猿狮去东苑,这种事情,放眼整个云天宗,也就乒有我程贤一人可以做到,哈龖哈。

    王林苦笑,这程贤虽然有些贼头贼脑,但却并不惹人厌烦,王林虽说被其打扰,但也没有太过在意,相反,此时看见这程贤如此一幕,他心底那丝遇到故人后的复杂之念,略考缓和。

    程贤把手中酒水袋子向后一扔,迎面向王林抛来,王林右手一抬便抓在手中,看了程甥一眼后,脑中回荡李慕婉那悯怅的神情,不眭自主的把酒袋放在嘴边,狠狠的喝了一大口。

    今天瞎得瑟,感冒没好偏偏去洗澡,结果出来后风一吹,回来感冒加重,脑袋比之前曰更加疼痛混乱,真他妈来气!咬牙迷糊的写了1000字,实在无法继续,若是明天好一些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