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故人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这群美艳绝伦的女子,来得快,去的也一样快,只不过这一走一过间,却是把那些入选的几个少年,引的思绪浮躁,心驰荡漾。www.35zww.com

    只不过这六个入选中,除了那与王林一路同行的小丫头鼻子一皱外,尚还有一人目光平静不乱,没有被这些女子的风姿所动,此人正是王林。

    在王林看来,这些女子虽说一个个美艳动人,身姿凹凸有致,但这些人,抡起美貌,比之当年的李慕婉稍显不足,比之媚态,与很多年前玄道宗的柳眉,又是差之甚远。

    如此一来,又怎能入得王林之眼,更不用说他的心志坚定,一向不为女色所动,故此,在他眼中,这些女子,实在是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那与他一路同行的小丫头,此时美目一转,忽然落在王林身上,看到对方目光平静,不知为何,她心中却是一喜。

    待那些女子走后,中年男子轻咳一声,回头看了众少年一眼,最后目光放在了小丫头身上,笑道:“好幸运的女娃,你也一样,不用参加第二关的测试了,一会随我去见掌门。”

    说着,他身子向前飞去,越是向云天宗深处飞行,地面渐渐出现了一些灵兽,这些修炼了无数年的老虎、猿猴、熊,等等本应是凡尘之兽,可在这云天宗内,却是一个个身体内散出阵阵庞大的灵力,显然具备了不小的修为。

    这些灵兽一个个或安静地趴伏在地,或灵巧地攀爬而动。

    随着飞行,王林渐渐现,这所有的雕阁园亭,它们分布的方位,几乎是一个圆形,在这圆形的正中央,一座宏伟肃立的大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座大殿极为宽阔,即使容纳千人也丝毫不显得拥挤,在大殿之外的广场上,一字排开摆放着七个巨大地丹鼎,每一个丹鼎上,都冒起渺渺白烟,摇摇直上,好似沟通了天地一般。

    整座大殿内外。无不散着扑面而来地一丝丝丹药之香。此时。在大殿之外。有着数十人。这些人分成两排。彼此或是闭目端坐。或是轻声交谈。

    在中间。一个白苍苍地青衫老。背着双手。含笑望着缓缓而来地众人。

    带领王林等人前来此地地中年男子。身子落在广场之上。放下王林与那获得令牌地少年。恭敬地对着那青衫老说道:“九代弟子周林。拜见掌门。此次我云天宗收徒之礼。共有六人入选。其中获得玉简三人、丹药二人、令牌一人!第一个获得玉简地少女。弟子已然安排人送上山。”

    王林来到此地后脸上立刻露出敬畏之色。连忙恭敬地低头。在他看来。此地这些老家伙。一个个都有元婴期地修为。云天宗。不愧是楚国第一门派。

    那青衫老含笑点头。声音温和地说道:“获得玉简地三人。你去安排他们进行第二关地测试。若是合格。即可成为内门弟子。”

    中年男子连忙称是。他略一犹豫。指着王林。说道:“掌门。弟子想收此人为徒。此人获得地丹药是水属性。正好符合弟子目前炼丹需要。”

    青衫老闻言扫了王林一眼,他目光在这一瞬间,忽然明亮起来,如同刀子一样,把王林里里外外看个透彻。

    王林内心冷笑,那青衫老修为虽说已经达到了元婴期,但他此时身体地的确确只是凝气三层,也不怕别人去看,只不过他身子却是一颤,眼中露出害怕之色。

    瞬间,青衫老便收回目光,嘴角再次含笑说道:“能获得丹药,说明此子有不小地缘法,罢了,你收他便是。”他也不怕收入的弟子中有其他门派混入地奸细,黑雾柱子内的物品,若是寻到了主人,就表示的此人没有异常,可他却不知,王林是以上古禁制之术,强行引出其内物品。

    中年男子周林,立刻露出喜色,高声谢过后,看了王林一眼,示意他跟随自己。

    但就在这时,端坐在右侧第二个位置的一个老妇人,翻起眼皮,露出其内昏暗的双眼,扫了一圈后,声音沙哑的说道:“这个女娃,我要了!”她右手一指,顿时那与王林一路同行的小丫头惊呼一声,其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飘去,落在了那老妇人身前。

    这小丫头也是机灵,连忙跪在低声,俏声说道:“弟子拜见师父。”

    此言一出,顿时四周端坐之人均都是露出古怪之色,即便是那老妇人,也是楞了一下后,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丫头倒也机灵,你可知道,凡是入我云天宗的弟子,全部沦为十代弟子么?”

    此女俏脸一红,摆弄着衣角,诺诺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老妇人仔细的看了此女几眼,笑道:“罢了,你起来吧,我虽说不能立刻收你为徒,但你若能三年内炼出二品以上灵丹,我便破例收为你记名弟子。”

    青衫老微微摇头,目光一扫,落在了那手持令牌的少年身上,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他沉吟少许,对中年男子周林说道:“你下去吧。”

    周林连忙称是,示意王林跟着自己,向外走去。

    在王林之后,另外两个获得玉简的少年,显然也得到了吩咐,连忙跟了上来,这两个少年,一边向外走,一边看向王林以及其他入选,脸上不由得露出羡慕之容。

    出了大殿后,那中年人转身望着那两个获得玉简的少年,语气平淡的说道:“你二人在此候着,不许乱走,我一会儿便回。”说完,他一手抓住王林,身子一跃而起,化作长虹顿时消失在远处。

    这周林速度飞快,没过多久便带着王林来到云天宗外围某处屋舍庭院之外,推开庭院之门,其内是一处不大的药园子,在这院子之中,放着一个一人多高地青铜丹鼎。

    “我云天宗没有什么繁嗦礼节,我收了你地丹药,你自然就是我周林弟子,我从你的记录牌上,知道你叫王林,王林,为师此生从未收徒,你是第一个。从此之后,你便住在这丹房之内,带我处理完此次收徒之礼后,自会教你炼丹之术。”说完,周林又交代了一些此地细节,随后转身离开。

    待对方离开后,王林目光一闪,此时此刻,他也算是这云天宗的一员了,他深吸口气,四下打量起来,这院子内种植了不少花花草草,王林一路看去,越看越是怦然心动。

    仅仅一个九代弟子的药园子,其内居然种植了不少在外界极其珍贵的草药,而且这些草药一个个都保持完整,受到此地灵力滋润,其药效定然不会损失半分。

    待全部看完后,王林内心再次感慨,这云天宗,实在太过奢侈,太过富有。

    以

    砖瓦,如同饲养家畜一般养着灵兽,区区一个九代这等草药,眼前的一切,无不显示出云天宗的强大。<<>>

    此时此刻,王林心中产生一股冲动,在他想来,那云天宗地藏丹阁中,定然收藏了数之不尽的灵丹妙药,一旦可以抢到手,那么化神期以前的所有丹药,他基本上就不缺了。

    这个想法刚一升起,别被他无奈的抛却掉,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地事情,除非……他可以让本尊,达到元婴期!如此一来,倒也并非全无可能。

    沉默少许,王林收起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毕竟他现在地分身,只不过凝气期三层罢了。

    药园子不大,在后面,有着一排屋舍,除了第一间房有禁制守护之外,其余房间没有任何阻拦之物。

    王林选择了最后一间房屋,走近后目光一扫,这房间内一应俱全,几乎所有日常用品全部都有,除此之外,在房间内还有一个小型的丹炉。

    对于丹炉的品质,王林虽说没有研究,但是却也略知一二,在他看来,那大殿广场上的巨型丹鼎,几乎是属于传说中的宝物。

    即便是周林药园子内的小丹鼎,也属于稀少地法宝一级,最起码,在修魔海,一个同等品质的丹鼎,其造价,庞大地难以想象。

    最后这房间的小丹炉,王林查看之下,不由得为之暗惊,这小丹炉地品质,几乎与他当年送给李慕婉的那个,不相上下,也就是说,这一个丹炉,就相当于一张完整地灵兽蛟龙之皮了。

    要知道云天宗的雕阁庭院极多,每个庭院内都拥有众多这样的小房间,显然,每一个房间之内,都拥有这样的丹炉,如此一来,它的数量就变得极为庞大。

    很明显,这种丹炉在云天宗内并不入流。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王林身子一跃,走出房间后连续在每一个房舍内都查看一番,最终确定了自己的分析,在每一个房舍内,都用一个这样的丹炉。

    自从进入云天宗后种种见闻,无不显示出此宗的强大,此时王林深吸口气,再次感受到一个庞大的宗派,其所拥有的实力,深不可测。

    在房间内,王林沉吟少许,右手一挥,打出一道禁制,落在了房门之上,随后他盘膝坐在地面上,闭目打坐。

    时间慢慢过去,待夜晚来临时,王林心神蓦然一动,他能感觉到,从自己打出的禁制之中,传递来一道与众不同的灵力。

    他心知,这是周林回来了。这周林的修为,只不过是结丹初期罢了,根本就不可能看透王林的禁制。

    这云天宗,分为内外两宗,内宗炼丹,外宗御敌。周林身为内宗弟子,修为不是重点,重点是其炼丹!

    “出来见我!”周林的声音,徐徐从外面传来,王林睁开双眼,站起身子走出房间。此时虽然已是深夜,但天空中却是有一轮明亮的皓月,对于修真来说,其可见度,与白天无异。

    周林此时站在院子内,待王林出来后,他右手一甩,扔出一枚玉简,说道:“为师要闭关,少则数月,多则数载,以便消化那颗水灵丹,如此一来,就没有多少时间照顾你的炼丹功课。

    这玉简内,是为师这几十年来地炼丹心得与一些丹方,你先自行摸索一番,若有什么不明白之处,可去南第三间庭院内,寻找你师祖,为师已经把收你为徒地事情汇报于她老人家。”

    王林接过玉简,放在额头神识一扫,心底顿时一怔,他没想到,周林居然会给他这样的玉简,此玉简内,详细的记录了其这几十年来无数次的炼丹心得,其中重点对于炼丹失败或品质下降做了颇为详细的记录。

    从其内的详细程度上看,这玉简可以说对此时的王林,价值极大。

    他与周林只不过数面之缘,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居然真地给了这等玉简,这与王林心目中,那充满了尔虞我诈的师徒之情有着太过鲜明的反差,一时之间,王林拿着玉简,心底泛起阵阵复杂之感。

    周林并未现王林的异常,沉吟少许后,又继续说道:“你师祖她老人家性子温和,定会详细地告诉你有关炼丹上的各种注意之处。另外我这院子内地草药,你可以随意使用,但切记不要断根,以便草药可在此生长。至于那丹鼎,你就不要碰了,此鼎若无一定的炼丹造诣,是可不可能使用的。”

    王林深吸口气,点了点头。

    周林沉默少许,叹气道:“实际上我本应把一些炼丹之术教你后再闭关,可水灵丹若是不立刻使用,时间长了其药效会有所降低,待为师出关之后,为你炼制几炉固本培元的丹药,作为补偿吧。”他说完,看了王林一眼,继续说道:“为师闭关之地在云天宗后山,所以这院子,你可以继续居住,我的房间外有禁制守护,你不要去碰触。”

    周林说完,从储物袋内拿出一套衣物以一枚令牌、还有一个储物袋,放在一旁后,他略一沉吟,又拿出一个白玉瓶,说道:“这是为师为你领取的十代弟子衣物,至于这白玉瓶,里面有三粒半品灵丹,你服下两粒,最后一粒按照我玉简内地方法,作为分析之用。”

    说完之后,周林身子化作一道长虹,离开了这庭院。

    王林静静的站了少许,起身抱起衣服以及丹药,回到了房间内。

    周林地态度,让王林有种极为陌生之感,这种感觉,他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许久之后,王林打开白玉瓶,顿时一股沁人心扉的药香从玉瓶内飘散而出。

    其内有着三个晶莹剔透地黄色丹药,每一个都有荔枝大小。王林捏起一个,看了少许后,没有马上服用,而是一拍储物袋,顿时一只巴掌大小的异兽,从其内飞出,这小兽翅膀挥动,出阵阵呼啸之声。

    王林手指一弹,丹药落入那小兽口中,紧接着,他双眼凝神,盯着小兽,观察它地一举一动。

    一直过了许久,那小兽不但没有任何负面情况,反而精神抖擞,拍打翅膀的力度越来越重,甚至其个头,也慢慢的增长了一圈。

    王林看了少许,右手一收,小兽飞会储物袋内。

    他打算观察几天,如果那小兽一直没有任何异常,那么才服食这丹药。

    一夜打坐,无话。

    第二天清晨,王林从吐纳中醒来,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又多了不少,这云天宗内的灵气极其充足,在此修炼,效果甚佳。

    王林起身穿好云天宗的弟子衣服,这是一套白色的长衫,在袖口处,竹着一个红色的丹炉。收起代表身份的令牌

    瓶子后,王林一拍储物袋,右手中蓦然多了一物,一个白玉瓶子,但其内的液体,却是价值连城,比之那些寻常丹药,还要珍贵数倍不止。

    喝下一口灵液后,王林吐纳少许,双手迅速一动,在身前化作一道道残影,体内灵液转化而成的灵力,迅速流转双手经脉,缓缓的渗透而出。

    渐渐的,王林的双手越来越快,他额头汗水慢慢滴下,与此同时口中低喝:“去!”

    顿时其双手之中的一道道残影,立刻脱手而出,彼此交错在一起,形成一道完整地禁制之圈,印在了地面上。

    刹那间,一道圆形地光环,在地面上出现,闪烁着阵阵光亮。

    王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以分身的修为,若是打出一道零散的禁制,尚还可以做到,但若是想要完整的打出一道禁制之圈,那么就需要灵液的帮助,而且对身体有一定的负荷。

    地面上地禁制之圈印下后,一丝丝阴寒的气息,从其内慢慢传出,与此同时,王林的本尊,慢慢的从那禁制之圈内露出身影。

    尝试了此禁制有作用后,王林深吸口气,本尊再次沉入禁制之内。

    这是王林地保命手段,他当年在闭关研究神道之术时就曾考虑到,若是分身独自外出,很可能遇到一些危险,于是按照古神的记忆,以两块墨间石为引,炼制了一道禁制之门,只要本尊与分身各自持有一块墨间石,那么就可以此为连接。

    只不过在他修为不够时,打出禁制之圈,所虚耗地时间略长一些罢了。

    一晃两个月过去,周林一直没有回来,王林所在的院子,几乎与世隔绝,没有任何人前来。周林留下的玉简,已经被王林全部一字一字的看完,其内记录的非常详细,看完之后,王林心底已然确定,这玉简上的内容,周林没有参入任何改变。

    至于那服食了丹药地小兽,这两个月明显比之同类要强壮不少,就连其神识都有所增加,由此可见,那丹药,也没有危害。

    如此一来,王林心底更加复杂,他现在可以确定,这周林,的地确确是把自己当成了徒弟来看待。

    只不过,这种关系,是建立在没有图谋的情况下,若是一旦之间产生了利益划分,是否可以维持,王林不知,他只是知道,这种感觉,他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

    两个月地时间,王林的修为,从凝气三层,迅速增长到凝气八层,这种突飞猛进地速度,除了灵液的帮助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王林的炼丹。

    他来这云天宗,本是为了获得修炼所用的丹药,只不过现在玉简内详细的记录了炼丹的方法,而且院子内又有众多的灵草,如此一来,王林便抽出时间,自己炼丹。

    炼丹之道,博大深远,除了一定的天分之外,更多的,则是辛勤与汗水,这炼丹之道,比之修炼仙术,更加困难。

    越是初始入门,失败率就越高,王林这两个月,自从把玉简研究明白后,便一直尝试炼丹,可这两个月来,无数的炼丹,最终只是成功了一次罢了。

    那一次他耗费了大量的灵草,这才勉强炼制了七粒培元丹,服下后配合灵液,再加上天逆珠子的时差,这才在现实的两个月内,从凝气三层,一跃达到了八层。

    这一日,王林所在的房间内,传出砰的一声,整个院子顿时出现一层水波光幕,这光幕晃动少许后,院子内回复正常。

    王林从房间内灰头土脸的走出,他面露苦笑,之前的一次炼丹,又失败了。

    这一次,是他没有把握住地火的强度,以至于催动过甚,造成了丹炉破损,其内丹药全部报废。

    好在云天宗什么都不缺,尤其是丹炉,更是众多,这两个月,王林已经干掉了四个丹炉,院子内的七间房屋内,七个丹炉,只剩下了三个。

    王林走在院子内,目露思索之色,在每一个房间内,都有一个地火的开关,自身灵力是控制地火的关键,只不过这与灵力的强弱没有关系,而是一种在玉简内被称之为“微控”的手法。

    以自身灵力为桥梁,连通地火与丹炉,这里面需要灵力保持一种稳定,这种稳定并非是一成不变,而是根据地火的波动、灵丹的时限以及其内的过程而作改变。

    若是其中一个环节出现偏差,就会造成炼丹失败,若是偏差过大,那么丹炉就会破碎。

    这一环节,是炼丹初学最为难以迈过的关卡,当然,若是修为达到了元婴期,那么以婴火炼制,则没有这些要求。

    除了地火的操控之外,对于灵草之间的搭配与运用,也是炼丹的一个关键,仅仅有丹方是不够地,炼丹之术,并非是人人都可以学习地那种制式神通。

    如果说仅仅有一个丹方,那么一百个人,可以炼制出一百个一摸一样的灵丹,这完全就是一种荒谬的思想。

    丹方,哪怕里面记录的再详细,也只是一个指引罢了,实际的炼丹中,会有各种各样难以想象的问题,比如说四周环境灵力的多少,外界地一些变化,以及草药之间是否蕴含杂质,另外还有各种草药之间的搭配,每种搭配都有少则数种,多则成百上千种不同的变化,这些事情,远非一个丹方,可以述说清楚。

    想要成为一个大师,实在太难。

    在云天宗的这两个月,王林已然从玉简内知道,炼丹师与丹药一样,分为九品。身为几品地炼丹师,就可以制作出几品的丹药。

    就目前来说,整个云天宗,只有三位五品炼丹师,其中一人,正是周林地师父,也就是王林这个分身的师祖。

    此人是女性,她并非是云天宗嫡传,而是从宣武国而来,加入云天宗后,立刻获得客卿的身份,在数年后,更是一跃成为长老之一。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周林虽说是九代弟子,但却可以主持收徒之礼。即便是掌门,对于周林的要求,也尽可能的满足,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

    王林一边在院子内行走,一边心中思索刚才失败的原因,原本之前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在最终丹药成功地一刻,突然地火蓦然增强,这才导致失败。

    “难道每次炼丹,当即将成功的时候,地火都会突然变强?”王林内心暗道,但他很快便想到,这两个月来,他成功过一次,那一次并未出现这种情况。

    沉默少许后,王林收取了一些草药,随后来到一个有丹炉地房间,再次开始了炼丹。

    这一次,在快要成功的瞬间,地火蓦然猛烈起来,波动极大,无论他如何操控,

    阻止地火地蔓延,顿时,只听砰的一声,丹炉再一次

    王林一脸阴沉地望着被炸成碎片的丹炉以及其内如同泥巴一般的药渣,眉头紧紧的皱起。

    他沉默少许,又再次尝试了两次,最终,剩下的两个丹炉,也全部被炸碎,如此一来,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七个丹炉,全部成为了碎片。

    王林苦笑,他暗叹一声,若是炼丹失败倒也罢了,只要不断地尝试,总会有成功的时候,可是现在却是丹炉自爆,如果这种现象不能尽快缓解,王林有些担心,自己很有可能是第一个因为消耗丹炉过多,而被云天宗驱除门派之人。

    毕竟王林深知这丹炉的贵重,每次丹炉一毁,他都有种颇为肉痛之感。

    与此同时,王林也深刻的知道了,为什么在整个修真界,炼丹师虽然不少,但可以达到一定程度的炼丹师,却是极其少见的原因,炼丹师,可以说是最为耗费资源的一类人。

    想要成为一代大师,那么必须要消耗掉天价的材料与丹炉之后,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如此一来,若是寻常宗派,根本就养不起一个炼丹大师,也只有云天宗这种专门以炼丹为主的庞大门派,才可以养的下这么多炼丹师。

    王林苦笑,他把丹炉碎片清扫一番后,踌躇少许,起身走出了院子。

    丹炉没了,若要继续炼丹,必须要有新的丹炉,可周林正在闭关,此事必然无法知晓,如此一来,王林只能去找那所谓的师祖了。

    另外,关于为什么最近每次炼丹,都会导致丹炉自爆的原因,王林也打算去咨询一下,毕竟若是这个问题不解决,他根本就无法再次炼丹。

    云天宗内宗,分为东西南北四,彼此相互交错成为圆形,环卫中间的大殿。

    王林身穿弟子长衫,腰上别着令牌,走在这云天宗内,一路虽然遇到了不少同门,但倒也无人过来问询,最多只是略扫一眼后,点头示意罢了。

    正行走间,远处天边传来一声声悠长鹤鸣,一只只仙鹤,从远处飞来,途径王林上空时,突然其上传来一声轻笑,只听一银铃般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咦,是你啊。”

    王林抬头一望,是那一路与他同行地烦人丫头,她在一只仙鹤上探出脑袋,得意地看了王林一眼,正要说话时,她旁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小师妹,师尊正等你过去呢,若是去的晚了,又要罚你清扫丹鼎了。”

    那丫头翘着小嘴,嘀咕了几句后,又看了王林一眼,便随着鹤群远远飞去。

    王林收回目光,正要向前行走,蓦然间他双目寒芒一闪,回头看向后方,只见在身后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一个贼眉鼠眼的少年,探出大半个身子,眼中露出痴迷之色,盯着渐渐飞远的鹤群,深深的嗅了一口后,喃喃自语道:“这帮小娘们,越来越水灵了。尤其是那个新入派地小妮子,……”

    似现王林的目光,他冲着王林嘿嘿一笑,身子一闪,从树上一跃,快步来到王林身边,一拍王林肩膀,王林退后一步,躲过对方的手掌。

    此人一怔,但很快就恢复正常,他一脸神秘的低声说道:“这位师弟,你认识那小妮子?”

    王林目光平静,摇了摇头。

    那少年眉毛一挑,笑道:“师弟不要小气啊,那小妮子刚才明显是认识你,师弟你放心,师兄我对那小妮子没兴趣,我心中只爱一个人,那就是美貌与智慧并存地王彤师姐。”

    王林扫了他一眼,说道:“我的确不认识她。”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

    少年连忙跟上,与王林一起行走,口中却是说道:“我说师弟,贵姓啊?师兄我是南苑地弟子,我看你这前行的方向,莫不成也去南苑?”

    王林看了此人一眼,面上露出一丝微笑,说道:“在下王林。”

    少年嘿嘿一笑,说道:“师兄我叫程贤,我说王师弟,你也是去南苑?”

    王林点了点头。

    “云天宗东南西北四院,有着明确的划分,王师弟,你去南苑,怕是很难进入啊,若非如此,我定然天天去西苑,要知道那里可是美女如云,若是能勾搭那么一两个,一起进行那美好无比的双修之好,那老子也不旺修仙一把了!”程贤颇为感慨的说完,眼睛一转,又继续问道:“对了,你要去南苑干什么?说不定我可以帮忙哦。

    ”

    王林听罢程贤此生的最大梦想,笑道:“帮忙倒也不用,王某去南苑,想必不会被阻拦。”

    程贤一怔,看了王林几眼,忽然一拍额头,说道:“你姓王,叫王林……我想起来了,你就是两个月前被周林师叔收入地弟子,你……你太幸运了!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成为周林地弟子啊。”

    王林目露诧异,说道:“这是为何?难道家师的炼丹之术很高?”

    程贤眼中露出深深地羡慕之色,说道:“那周林的炼丹之术,虽说不低,但也最多只是达到了三品罢了,没什么大不了,小爷我现在就已经可以炼制二品丹药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便可以炼制三品灵丹。”

    王林点了点头,一边向南苑行走,一边听程贤诉说因果。

    只是这程贤,说道这里后,突然不再继续,而是脸上露出那种贼眉鼠眼之色,嘿嘿笑道:“师弟,我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带我去西苑一次,怎么样?”

    王林神色如常,说道:“你不说便算。”

    程贤看到王林不为所动,连忙说道:“王师兄,你看我都叫你师兄了,你只需要说句话,就可以让我进入西苑啊,小忙而已啊。”

    王林回头看向对方,平淡地说道:“你可是要我带你去寻找那你口中的小妮子,然后以此为借口,进入那西苑,去寻找你的伟大理想王彤师姐。”

    程贤一怔,但很快就咧嘴笑道:“没错没错,这事很简单的,师兄您看如何啊?”

    “说吧,为何都想要成为周林弟子。”王林缓缓说道。

    “因为周林有个好师父,王林你不知道,若说我云天宗第一美女,实际上不在西苑,而是在南苑!南苑的李长老,不但拥有仙姿,而且还是云天宗三位五品炼丹师之一,你想啊,成为周林的弟子,自然就拜入了李长老的门下,如此一来,不但可以看到其仙容,而且还能获得各种灵丹妙药,这等事情,你说哪个人不硬着头皮往上钻啊。”周林一脸感慨的说道。

    “李长老?”王林喃喃自语。

    “据说这李长老早年是火焚国洛河门的弟子……”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