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云天宗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朱雀历十三万四千五百年整,三级修真国---楚,其境现,持续三日而散,楚国各门派纷纷派遣弟子查看,但最终却是一无所获,只现了一处废弃的洞府。www.35zww.com-====-

    有人传言,此地有重宝出世,已然被人取走。

    对于此传言,一部分修士并不相信,但也有一部分修士深信不疑,这出现霞光之地,距离云天宗不足万里,如此一来,重宝被云天宗获得的传言,就此展开。

    同年,云天宗炼制出一枚天损丹,此丹药品质达到五品初阶,其功效可令肉身溃散的元婴以上修士,立刻修复肉身,不需要夺舍而达到重生的作用。

    此丹药一出,顿时令本就如日中高的云天宗,更加出名,四周所有三级修真国,无不为之侧目,最后,四级修真国巨魔族,以一项秘密的协议,换走了此丹,临走前,在云天宗山门上,布置了一套法阵,这法阵威力极强,即便是寻常四级修真国,也很难强行攻破。

    同年末月,云天宗广开山门,其三十年一次为期十日的收徒之礼,就此展开。

    楚国境内各个修真家族,纷纷送遣嫡系子孙,前去云天宗,希望可以一跃而入,成为云天宗的一员,从此光宗耀祖,水涨船高。

    只不过,云天宗的收徒,要求极其古怪,不似其他门派讲究天资灵根,此宗收徒,讲究的是一种缘法。

    如此一来,每三十年一次的收徒之礼,实际上,最多也就是收取十人罢了,与每次都涌散的数千人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云天宗的盛名、收徒的稀少,这一系列事情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几乎所有的散修,都梦寐以求的想要成为云天宗弟子。

    在云天山脉地最顶端。有着一排排雕栏玉砌、充满仙风地殿阁。此地。就是云天宗地山门所在。实际上。这显露出地一角。只不过是云天宗地一部分罢了。更多地阁楼雕砌。全部被神通之术隐去样子。远远看去。除了葱葱绿树。成荫碧浪之外。别无他物。

    三个巨大地青色字体。如同是一串高高挂起地灯笼。被一种神通法术操控。纹丝不动地飘在雕楼之上地虚空中。

    这三个字。是“云天宗”

    每三十年一次为期十天地收徒之礼开始时。天空就会出现这三个大字。当十日之期一过。那么这三个大字就会消失。

    如此一来。楚国境内地散修、修真家族已然全部知晓。只要云天宗三字出现天空。就表示地收徒之礼开始。云天宗广收楚国内门徒。一旦三字消失。也就表示。收徒之礼。结束。

    这一日清晨。天空万里无云。碧波浩荡。一道道剑光。从四面八方疾驰而行。迅速向着云天宗飞去。在距离此宗一千里外时。剑光纷纷落下。露出其内一个个俊朗美艳地男男女女。这些人年纪都不大。有地是独自御剑来此。有地则是跟随长辈。

    为了表示对云天宗的尊敬,所以基本上在一千里外,所有地拜师之人都不再飞行,而是靠着双脚,步行前进。

    此时若是从天空向下望去,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云天宗山门方圆千里之内,陆陆续续三三两两有着无数的男男女女,纷纷步行前进。

    在云天宗山门外,站着三个年轻的修士,负责安排这些前来拜师之人。

    此时在云天宗山门五百里外,一男一女两个修士,正向前行走,这二人中,男子年约二十七八,他气定神闲,目光平静,其衣襟之上有着一把紫色飞剑的刺绣,这表示的他已经是剑气宗内门弟子。

    在他地身边,跟着一个双十年华的妙龄少女,此女身穿紫色衣裙,腰部束着同样颜色地丝带,看起来其身姿凹凸有致,倒也有股腻人可看的味道。

    再往上看,此女相貌颇为动人,以闭月羞花来形容倒也丝毫不为过,此时,此女樱口微翘,揉了揉双腿,嗔声道:“哥哥,这云天宗有什么好地啊,为什么偏偏要人家来这里,我才不喜欢炼丹,我喜欢剑气宗!”

    男子神色如常,看了女子一样,在她额头点了一下,笑道:“剑气宗杀戮太重,不适合你,要知道云天宗,可是楚国所有门派之,即便是楚国遭遇大难,也丝毫不会波及到此宗。若你能拜入这云天宗,为兄也彻底放心了,想必若是爹娘在世,也一定含笑九泉。”

    女子听到兄长提及父母,神情不由的一暗,沉默少许后,她乖乖地点了点头,望着兄长,声如百灵般说道:“哥哥,如果我能拜入云天宗,那么我专门给你一个人炼丹,你看好么,到时候你修为高了,咱们就回家族让那些老家伙们看看,哥哥你好好的教训他们。

    ”

    男子听到此话,转过头去,双眼露出一丝寒芒,为了怕妹妹承受不住打击,他没有把当年之事如实相告。

    “哥哥你看那人,他穿的衣服好怪啊。”女子睁大了眼睛,望着前方一个少年,掩口笑道。

    男子抬头一望,只见在前方二百丈外,一个身穿粗布衣衫的少年,正缓缓的向前行走。要知道能来这云天宗拜师之人,往往都是一些散修以及修真家族,根本就没有任何凡人可以来到此地。

    所以,在穿着上,几乎很少会看到如此的一幕,这分明就是一个普通山村少年的打扮。

    似听到少女的声音,那少年回头看了二人一眼,没有丝毫停留便收回目光,继续向前行走。

    那男子双眼闪现一丝诧异,他知道自己妹妹的相貌颇为动人,这一路上所遇修士无不纷纷侧目,尤其是在进入这云天宗千里之内后,一路凡是看到他妹妹,均都会多留意几眼,可惟独这少年,其目光平静如水,在看到他妹妹时,没有任何波动。

    男子神识一扫,这少年的修为,只不过是凝气期二三层罢了。他看了一眼后,便收回目光。

    那少女望着少年,眼中露出感兴趣之色,快步走了过去,喊道:“喂,你也是来拜师的?”

    那少年眉头一皱,没有理会对方,而是继

    走去。

    少女轻哼一声,身子轻轻一跃,便超过了少年,落在他的身前,不满的说道:“你是哑巴?我问你,你也是来拜师的?”

    少年看了此女一眼,无奈的说道:“这不是废话么?”说完,他摇头从少女身边绕过。

    少女俏脸一红,她一琢磨,自己刚才的话,的确是废话,对方都已经来到这里了,自己居然还问对方是不是来拜师。

    少女地哥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对于那少年的回答,他没有什么不喜,相反,在自己妹妹问问题的时候,他也有这种感觉。

    少女一跺脚,再次追了上去,与少年并肩,不满的说道:“我说的当然不是废话,你穿地这身衣服,怎么看都不像是拜师的,你看看别人,你看看,哪个像你这样,你要知道云天宗收徒……”

    少年眉头再次一皱,他暗叹一声,此女在他看来,就是一个黄毛丫头,而且还是特别烦人的黄毛丫头。

    若不是他现在修为太低,早就一甩袖子匆匆离开,不再受这丫头嗦。

    时日匆匆,转眼间到了午后,天空的阳光渐渐火热起来,汗水从少年额头泌出,他内心苦笑,暗道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气喘吁吁凡人一般的感觉了。

    就在这时,他身边地那个少女,右手一翻,在储物袋内拿出几枚荔枝,拨开后放在嘴里,看了少年一眼后,此女右手一递,说道:“吃不吃?”

    少年看都不看一眼,摇头继续向前迈步。

    少女轻哼一声,便不再理会,而是回到他哥哥身边,把荔枝全部放在她哥哥手中。

    两个时辰后,云天宗的山门已然近在眼前,少年目光露出一丝感慨,望着眼前那宏伟的阁楼,他地思绪,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当年的恒岳派。

    这少年,就是王林!

    准确的说,是王林地分身。修炼神道之术,他成功的从身体内抽离出一个分身,这分身与本尊一样,有血有肉。

    只不过其存活的时间,只有三十年。

    这是他想到的,唯一一个既不散功放弃极境,又可以突破修为的方法,至于他的本尊,则被隐藏在云天宗附近某处位置。

    当年地那个洞府,已然被他废弃不用,原因是在分身出现的瞬间,居然天生异象,出现阵阵霞光经久不散。

    如此一来,他不得不尽快放弃洞府,重新寻觅一处开始了长期地闭关。

    本尊闭关,分身则摇身一变,在云天宗山脚下的山村居住了数月,随后云天宗收徒,王林沉吟少许后,决定去尝试一番。

    于是,才有了眼前地一幕,其实原本按照王林的想法,是待灵液用地差不多后,本尊出手想办法抓个云天宗弟子,继而混入其中偷取药物。

    现在既然赶上云天宗收徒之际,王林也就姑且一试,若是能成功被收为弟子,那么倒也不必去抓人混进了。

    凡是来到云天宗想要拜师,都会被带到一处外山的偏房休息,待十日期限过后,所有来到云天宗的修士,统一进行筛选。

    与王林同行的少女,在被云天宗弟子带进山门后,她的哥哥便转身离开,只不过在临走之时,此人扫了王林几眼。

    王林目光平静,他虽然修为不再,但阅历却留,这青年的修为,在他看来,绝对达不到结丹期,最多也就是筑基后期罢了,对于这等修士,王林本尊若要杀之,不费吹灰之力。

    在云天宗内居住了数日后,天空上的三个大字,慢慢的消散,最终消失无踪,至此,云天宗收徒之礼,算是结束。

    接下来,就是从这十天时间内,所有来到云天宗准备拜师之人中,选出最多十名弟子,其余人等,全部遣散出云天山脉。

    这一日,在云天宗山峰下的巨大平台上,数千欲拜师的弟子,纷纷盘膝而坐,静静等待考验。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修为,最高已然达到了结丹期,最低,则与王林相差不多,凝气二三层罢了。

    在平台的四周,站着几十个身穿白色道服的云天宗弟子,他们的脸上,均都是流出淡漠之色,隐约透出一股傲气,毕竟,他们已经身为云天宗的一员,身份比之这些欲拜师,自然高出一等。

    时间不长,一个身穿白衣,袖口绣着三个丹鼎的中年人,慢慢的从云天宗上飘落而下,此人身在半空,俯视了众人一眼,语气低沉地说道:“入我云天宗门下,辈降十等,若是不愿,现在离开。”

    此话说完,平台上的数千人,没有任何一个起身离开,纷纷抬头目露坚定的望着此人。这些人中,少有的几个结丹期修士,他们知道,这中年人的话,是说给他们听地。

    静等少许后,中年人右手一挥,自石台之中,蓦然传出一阵推力,顿时在其内的那些欲拜师的弟子,纷纷被推出几步,露出石台上一个十多丈的巨大空白地。

    与此同时,一道漆黑的雾柱,蓦然间从那里升起,滚滚云烟在其内翻滚云涌,看起来颇为壮观。这粗大地黑雾柱子仿佛是支撑天地的手臂一般,在地面升起后,立刻伸展向天际,自下向上看,根本就看不到其尽头。

    “所有人无论你用何等方式,只要能感受到这柱子之内到底有何种物质,那么就算你此关合格,时间是六个时辰!”那中年人的声音,此时徐徐传来,说完后,他身子一闪,落在一旁,静静地站立看向黑雾柱子。

    王林神色如常,目光平静的盯着黑雾柱子,沉思起来,他虽说是分身,而且凝练分身时,本尊神识与修为没有半点留在分身内,但,除了修为与神识外,他所掌握的全部法术与古神记忆,却是一丝不漏的留了下来。

    此时王林目光微闪,脑中不断地分析,渐渐地,王林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这柱子在他看来,分明就是某种禁制之术,这禁制的作用,是对所有查看进行某种限制。

    想必云天宗是想以这种方法,排除掉一些欲拜师的弟子,只不过这里面王

    一个疑问,那就是这禁制起到的限制作用,主要体方。

    也是说,云天宗到底想用这个禁制,找出什么样的弟子!

    按照王林对禁制的了解,眼前地这个禁制,对于寻常人来说,可谓是根本透,几乎没有。

    而若是王林看透,那么就显得太过明显,对于他打算在云天宗韬光隐晦地想法,有着很大的出入,这其实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王林担心,若是自己不能彻底了解云天宗想要通过此禁制寻找什么样地弟子,那么他若是贸然以自己的禁制之术破解了此禁制,那么定然会引起此宗地注意,到那时,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王林没有立刻破解,而是静静的等待,他才不信,云天宗摆下这么大的阵势,实际上就是为了把这些人聚集在一起,然后宣布没有任何人合格。

    若是他分析没错,要不了多久,自然会有人为他找出这里面的答案。

    时间点点流逝,转眼间,三个时辰过去,石台上的众人,其中有一些,渐渐的坐不住了,他们已经尝试了神识探查,但神识往往一碰到那黑雾,便立刻被一股推力阻止,生生的弹了回来,任凭他们如何想尽方法,都没有成功。

    最后,其中有一人,蓦然一拍储物袋,从其内拿出一个木雕,口中念念有词,祭出后立刻向着黑雾柱子内一扔。

    对于这一动作,负责收徒的那个中年人,没有任何话语,而是安静的望着石柱。但王林却是细心的留意到,这中年人虽说表情从容,但四周的那些云天宗弟子,却是有几人眼中露出一闪而过的古怪之色。

    那木雕一现,立刻变大,最后化作一只巨大的金雕,厉鸣一声后,冲向黑柱内,但就在那金雕碰到黑雾的瞬间,其内蓦然间伸出一只大手,一把抓住金雕,收进了黑雾之中。

    那释放金雕的弟子,立刻面色一变,猛地站起身子,转身急声向着云天宗的那个中年人说道:“晚辈放弃,还望前辈归还法宝,这是晚辈家族的重宝,前辈!”

    那中年人扫了此人一眼,缓缓说道:“金纹木雕,公孙家的世袭之宝,本宗自然不会保留,既然你已放弃,那么待统一离开之时,自会给你。”

    那弟子神情立刻松懈下来,眼中露出感激之色,走下石台。

    “我之前说了,你们可以用一切可以想到的办法,只要看看清其内之物,就算过关!”中年人再次强调道。

    “可是,若是看清楚了,那么一旦说出来,岂不是别人也知道了?”这是,石台上有一个少年,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会!如果你们之中有谁可以看透此雾,那么自然就会知道这里的奥秘。”中年人微微一笑,回答道。

    在黑雾中深处那只大手的瞬间,王林双眼蓦然一亮,他一直紧盯这禁制的变化,在那大手出现的瞬间,其内露出一丝缝隙,通过这丝缝隙,以他地神识之眼,立刻看到其内,居然飘着数粒丹药!

    王林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一动,他沉默少许,已然没有轻举妄动,此时,石台上的众人,已经有很多耐不住性子,纷纷拿出法宝,尝试的想要打散这些黑雾。

    随着越来越多的弟子祭出法宝,每一次那柱子上都会伸出一只大手,抓住法宝后收了回去,若是没有那中年人的话,这些欲拜师也不会如此使用法宝,但既然云天宗都说了,若是放弃,那么临走时法宝归还,如此一来,众人再也没有顾忌,一时之间,各种法宝之光在半空中此起彼伏。

    王林借着这些法宝攻击黑雾地缝隙,已经把其内的景物,看个清清楚楚,毕竟他有着一双可看破禁制的神识之眼。

    这里面,有十一粒丹药,十一枚玉简、十一件其上刻着丹炉地令牌。

    对于这三样物品各自代表着什么,王林不知,但就在这时,突然黑雾之上蓦然闪烁金光,紧接着,从其内蓦然闪烁金芒,这金芒从黑雾内闪现而出,在半空快速盘旋一圈后,化作一枚玉简,蓦然间疾驰飞去,落在石台上,一个怔怔然不知生什么事情的少女手中。

    此时,云天宗的那个中年人,双眼蓦然一亮,身子迅速向前一动,来到少女身边,从其手中拿起玉简后看了一眼,笑道:“你过关了!”说着,他右手一召,立刻有一个云天宗弟子飞身前来。

    “带她上山!”中年人对少女微微一笑,袖子一甩,回到了原位,等待下一个过关。

    那少女,一直到此时,尚还是脑袋里一片模糊,迷迷糊糊的被那云天宗弟子拉着,飞上了山门。

    看见有人成功过关,石台上之人顿时纷扬起来,一个个议论纷纷,对此,云天宗众人,根本就不予理会。

    王林目光一闪,他刚才清楚地看到,不是那少女看透了这黑雾,而是黑雾中那块玉简,自动选择了少女!

    而那中年人在看到玉简落入少女手中后,并未立刻宣布其过关,而是上前拿起玉简看了一眼,这才宣布。通过此事,王林判断,那中年人定是查看玉简是否的确选择了此女,由此可见,若是刚才他轻举妄动,怕是现在,定然会露出破绽。

    王林内心冷笑,这云天宗的收徒之礼果然奇特。

    就在这时,突然黑雾内再次闪烁金芒,王林目光一闪,右手暗中打出一道禁制,以他现在体内的灵力,只能打出一些简单的禁制,无法形成禁制之圈。

    但尽管如此,他所掌握的禁制,是传于上古,其神通之处,远非寻常修士可比。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