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杀人灭口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王林目光冰冷,扫了钱昆一眼,语气阴沉的说道:“孟驼子是你师祖?”

    钱昆身子顿时一颤,若说刚才他心中还有一丝怀疑,那么现在,这丝怀疑顿时烟消云散,要知道毒魔宫主孟庆凡,在修魔海极负凶名。寻常修士,无论人前入后,凡是提到孟庆凡,无不尊称其为孟前辈。

    即便是几个与之同辈之人,也要称一句孟宫主,之所以如此,除了其一身修魔海内几乎达到顶端的化神期修为外,最重要的是此人的一身毒功。其毒攻,可谓是防不胜防,无色无味,往往对方中了剧毒,临死前,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如何中毒。

    再加上孟庆凡此人姓情怪癖,一语不合,便会灭其全门。曾经修魔海内有个大型门派,其内虽说没有化神期修士,但却有数位元婴后期的修士,此门派的实力,在修魔海内,也算是一方霸主。

    可正是因为此门派某个元婴期修士弟子,无意中见到孟驼子,没有认出其身份倒也罢了,居然恶语嘲笑。

    当天夜里,孟庆凡便单人走进此门派,一个时辰后,他离开时,整个门派上下三千四百五十六人,其中包括此门派内的一切杂役、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甚至那数位元婴后期修士,等等所有人,无一活口。

    孟庆凡杀人,喜欢留下一行楔语,点名是何原因,如此来,此事才被所有修士知晓了起因。

    如此一来,孟庆凡的凶名,在修魔海内,可谓是人人谈之色变。

    能称呼其为孟驼子的,在修魔海,绝对是屈指可数,现在,钱昆听到王林的话语,心中顿时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

    “前……前辈,孟老祖的确是晚辈师祖。”钱昆不敢隐瞒,连忙说道,说完后,他一咬牙,不待王林发问,便把自己刚才心中的秘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这钱昆早年偶然一次,曾听到当代富主谈及,老祖孟庆凡,并非失踪,而是进入了这碎星乱内寻宝,据说老祖这是第二次前去碎星乱。

    并且谈到,若是有一天,碎星乱内出现大范围的空间裂缝,那么就表示,老祖回归!

    这事情钱昆听后,初始一直记在心中,可时间长了,此事又与他切身利益没什么关联,所以慢慢也就忘却了。

    如此一来,他刚刚看到碎星乱出现裂缝后,只是觉得有些熟悉,但并未深想,可后来,他回答王林问话时,脑中仿佛被闪电划过一样,立刻想起了其中缘由。

    所以,他之前才会龖面色大变,碎星乱内空间裂缝开启,可老祖却没有回归,甚至二百年前那些化神期修士,七梅之主端木极、玄天宗宗主六欲魔君、天魔洞的化神老怪古帝,这几人也没有从裂缝内出现,反而是一个陌生的年青人,从其内走出。

    这让他不由得产生了种种联想。

    王林听完,略一沉吟,此时钱昆心底紧张,他右手悄悄的放在了储物袋上。随后暗自咬牙,蓦然间扔出一把黑色沙子,与此同时他身子瞬间后退,头也不回不顾一切的遁逃而去。

    那黑沙闪烁一股腥臭之气,出现后顿时发出阵阵轻微声响,王林心底闪烁一丝讥讽,他并未闪躲,而是一拍储物袋,立刻毒剑飞出。

    毒剑一现,瞬息便在那铺天盖地落来的沙子上来回穿梭数次,那些黑沙上立刻燃起绿火,发出阵阵碎裂之声,最终所有的黑沙,全部变成阵阵绿雾,被毒剑吸收进剑体之内。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几乎就是钱昆扔出黑沙,身子逃走的瞬间,王林的毒剑,便把黑沙化成雾气吸收。

    此时,钱昆心底再次一震,这一次,他全身各处无不散发森森凉意,他咬牙催动灵力,疾驰逃命。

    王林目光阴冷,右手在眉心一点,顿时紫府识海内,魂核之中飘出一道黑影,这黑影速超闪电,从识海内冲出,自王林眉心一闪而逝。

    魔头许立国,带着一丝狂喜的声音,顿时在四周回荡。

    “老子终于出来了,憋死我了,小子,你别跑,让你家许爷爷吞了你,以便报答间接因你而让老子重见天曰之恩,我一定让你一点痛苦都没有,你放心!”

    这声音出现的瞬间,魔头许立国身子已然如轻烟一般,追上了钱昆,在对方一脸惊呆的目光中,许立国扑在了钱昆身上,吞噬了其神识后,卷着一颗金光闪闪的金丹以及对方的储物袋,从钱昆身体内钻出,回到了王林身边。

    许立国硬是挤出一副讨好龖的表情,暗自不舍的把金丹交出。

    那金丹王林看了眼,接过后扔在口中,金丹一入口,顿时体内古神诀运转,只用了几息的时间,便立刻把其分解,彻底吸收。

    王林能感觉到,这金丹,有超过八成,在被分解的瞬间,便被身体吸收,剩下的两成,才转化为灵力状态。

    吸收了金丹,王林把储物袋放在怀里,伸手一指钱昆身体,一个小火球从其指尖冒出,飞快落在了远处钱昆尸体上,瞬息间,钱昆身体化成灰迹。

    云妃目睹眼前的一幕,面色立刻更加苍白,她下意识的退后几步,在她看来,眼前这白发青年,修为太过深不可测,尤其是他用出的法宝,她一眼便认出,那居然是一个元婴。

    其实也难怪云妃认错,魔头许立国的神识,本就是从元婴内炼化而出,再加上吉神之地第三关许立国遇到了一连串的老祖宗,引带的自身有了一些变化。

    更重要的是,王林结成了魂核,这魂核虽说对香魂本身没有什么自身修为上的增长,但龖是一旦产生魂核,那么香魂就可以自己制造游魂,并且对游魂,有很大的帮助。

    至于王林杀了钱昆,当然是不愿意让自己从碎星乱走出的事情暴露。

    其中最让云妃感觉恐怖至极的,则是亲眼看到王林香下钱昆金丹,要知道即便是在毒魔魔宫中,魔宫主人也不会生番金丹,而是以其做药后再服下。

    像眼前这种血粼粼的一幕,她几乎从来没有看到过,现在,王林带给她的危机感,比之刚才的钱昆,还要更重。

    王林目光投在云妃身上,对方立刻身子一颤,低头不敢与他对视,王林神色如常,缓缓说道:“我帮你杀了钱昆,你该如何报答?”

    云妃颤抖的抬头,强自镇定,挤出一丝微笑,但声音却是不受控制的发颤,说道:

    “前……前辈,晚辈与钱昆,并不认识。“王林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对方。

    云妃立刻从其目光中,看到了一丝寒芒,她心底焦急,对方显然是那种天生的无情之人,不会因为自己是女修而有半点留情,她深知这种人最为现实,若是没有彻底打动对方之物,那么等待自己的,将是死路一条。

    云妃本就是冰雪聪明之人,她通过刚才的种种,心底已然知道,对方不希望其从碎星环走出的事情被人知道,现在钱昆已死,唯一知道此事的,只有她了。

    她紧咬下唇,脸露果断之色,从储物袋拿出一块玉简,恭敬的送向王林。

    “前辈,这是晚辈师门遗物的拓印版本,这里面记录了几种珍贵的丹方,是我岐黄门的镇派之宝。”

    王林接过玉简,神识扫了一眼,随后抬头看着云妃。

    云妃心底苦涩,她看出来了,仅仅一个玉简,显然不能打动对方,她脑中思路迅速转动,最龖后灵光一现,连忙说道:“前辈,晚辈自幼在麒麟城长大,并在麒麟城有一座地级房屋,而且晚辈对麒麟城内非常熟悉,若是前辈有什么需要,晚辈都可以代劳。”说完之后,她有些担心王林不知道麒麟城的规矩,于是又继续说道:

    “前辈,您知道,麒麟城若没有本城身份,那么外来修士最多只能在城内居住三天,此后每天都需要花费十块下品灵石,即便如此,也最多只能多居住十天而已。但晚辈则不同,我有麒麟城居住身份,有晚辈带路,前辈可没有时间限制居住。

    另外,晚辈对这修魔内海非常熟悉,包括城池的位置,其内修土实力的强弱,这些年晚辈在魔宫专门处理这些事情,可以说,整个修魔海,很少有晚辈不知道之地。若非这次被钱昆追击的太过慌乱,晚辈说什么也不会错误的来到这碎星乱内。”

    一口气说完后,云妃紧张的看着王林。

    王林心底沉吟片刻,他右手随意一抓,云妃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他飘去。

    与此同时他右手手腕一转,食指中指并拢,迅速一挥,顿时一道禁制残影出现,打在了云妃眉心之处。

    “此禁制每三天发作一次,每次发作全身鲜血逆流,体内修为混乱,从而引发心肺五行之火,若是一刻之内没我解除,那么立刻全身化为一滩血水。”

    云妃花容色变,但很快,她便镇定下来,深吸了几口气后,云妃知道,自己的姓命,暂时的保存了下来。

    “带我去麒麟城!”王林神色寻常,声音没有任何波动。

    云妃连忙点头,驾着剑光,小心的在王林身旁带路。王林飞行,没有使用飞剑,而是仿佛一股清风托体一般,向前飘去。

    这种独特自勺飞行方式,其实就是他早年最为精湛的引力术,现在这么多年过去,引力术在他的不断使用下,即便是用炉火纯青来形容,也有些不及,准确的说,这引力术,在他的使用下,已然无限的接近一种出神入化的境界。

    就比如说现在,他即便是使用飞剑,其速度也一样不会快上多少,反而会有灵力的消耗,而这引力术,由于是最基本的法术之一,对于灵力的消耗,对于一个结丹后期的修士来说,几乎是微乎其微,甚至若不仔细去看,丝毫察觉不到灵力的损耗。

    可以说,在一息之内所消耗的灵力,只不过是在同样时间内,金丹转动一圈产生的灵力万分之一而已。

    这种轻描淡写的飞行方式,在云妃看来,心底不由得再次震动,她心中那丝曰后侥幸逃出魔掌的心思,顿时消散了不少。

    其实三万里的距离,本不是很远,可在飞出一天后,王林还是没有发现这麒麟城,于是面色立刻一沉,云妃也是暗自叫苦,她之前说这麒麟城距离时,忘记了在碎星乱外,还有一圈不定时出现的深蓝极光群。

    这极光出现的频率不高,但每次出现,都会范围极广,一旦进入,虽说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在极光中,神识无法离开身体,很容易迷失方向。

    在极光圈外,云妃忐忑不安的把这事情解释一番,她生怕惹怒对方,可以说是心惊胆颤的把话说完,最龖后她建议,从一旁绕过,这样一来,时间可能会慢一些,但绝不超过五天。

    王林听到后,神识蓦然探出,在四周横扫一圈后,神识化作一条直线,立刻延伸而出,很快,他便看到了那极光圈,查看一番,果然如云妃所说,于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对方的建议。

    云妃松了口大气,连忙在前带路。

    王林不是个善谈之人,云妃则是心中畏惧居多,也不敢贸然说话,于是,一连三天,在这一路之上,二人几乎没有过任何交谈。

    在第三天的正午,云妃体内的禁制,发作了,她验证了王林之前所说,体会到了鲜血逆流,灵力混乱欲脱体而出的痛楚,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仿佛有一团火,全身就像要被融化了一般。

    好在发作的时间不长,便被王林解除,经历了这次事件后,云妃心中最龖后一丝不甘之意,彻底的烟消云散,再也没有丝毫反念。

    对方的心中所想,王林了如指掌,虽说对于控制人心他不擅长,但对于艹控魔头,他确实驾轻就熟。

    他对云妃使用的手段,其实与养魔头差不了多少,其本质都是一样。

    过节期间,事情实在有些多,不是身体不行,而是时间来不及,不过10月总字数的承诺,不会有偏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