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禁制大爆发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他身子一动不动,仔细看了少许,口中忍不住低声骂道:“这里定是又有一个连环禁制,此人真是阴损到了极点!”

    他右手一挥,顿时扔出四支白色小旋,这小旗立刻旋转,分落在他的四周。

    随后他目光阴沉,双手连点之下,四周小旗立刻变大,旗帜无风自动,化作阵阵白芒,向着王林所在之地飞去。

    这些白芒在此地盘旋少许,随后蓦然一动,全部集合在一点,直指其中某处山石所在。

    王林身在众多禁制之内,他神色如常,眼内平静,没有丝毫惊乱之色,对于这十年来自身在禁制上的造诣,他有着一定的信心,若说匆忙布下的禁制或许瞒不过对方,但要知道,此地禁制,可是他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完成。

    对此,王林还是有把握的,所以此时眼看对方以其独特的方式来试探,王林除了冷笑,身子不动一下。

    尤其是对方所攻击之点,正是王林故意露出的一个破绽,若是此人看不出来,那么反倒让王林费些手脚。

    四支小旗施放出来的白芒,相互凝聚在一起后,其速度徒增,几乎是眨眼间,便落在了王林众多禁制中的一个上。

    那是一处看似平淡无奇的山石,此时在白光侵蚀下,慢慢变淡,最终彻底消失,露出一条可通人行走的小道。

    古帝目光闪动,盯着那条小道,沉默少许后并没有走去,而是右手一挥下,收回那道白芒,随后再次仔细观察起来。

    以古帝在此山常年破解禁制的经验来看,这处禁制,其内绝对隐含了极为阴损的杀招,若是一个不小心,很可能触动一些大型的禁制。

    而且此地已经足巨离山顶很近,山峰固有的禁制,其威力本就是让他有些疲于应付,若非这千年来系统的学习禁制之术,避重就轻之下,定然会更加艰难。

    所以古帝很小心,他索姓盘膝坐地,双手控制白芒,从外围慢慢蚕食,一点点的破解禁制。

    王林嘴角冷笑依旧,实际上他和古帝二人距离,不足十丈,但古帝却看不到他,即便是神识扫动,也难以进入禁制之中,毕竟这里,除了王林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到底布置了多少禁制。

    以王林的谨慎姓子,此地禁制,定然是不会少了。他几乎是把这十年所学,一切禁制都放在了这里。

    一个月后,古帝站在那月前就开辟出的小道上,脸上颇为难看,本以为此地禁制定然非常复杂,定是那阴损之人布置,可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仔细研究,最龖后愕然的发现,这里的禁制,根本就是简单至极,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他心底极为烦闷,好在诸如此类的事情,他这一路上遇到过数次,深吸了几口气后,他抬头盯着山峰之上,暗自决定,上去之后若是能看到这神秘人,定然要好好会一会!他对此人的恨意,已经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

    不过暗地里,古帝还是谨慎异常,始终提着一口气,那神秘人最擅长的就是虚实变换,往往看起来是真的,最龖后发现却是假的,但实际上,在你最疏忽的时候,却会震惊的发现,这里不是假,而是真!

    如此一来,吉帝的心神,几乎都放在了四周左右,慢慢的向前走去。

    顺着小足各向前走去,但他刚走出不到五丈,忽然四周山石蓦然间蠕动起来,一根根石刺,以闪电般的速度,瞬间出现。

    古帝看见这些石刺,不但没惊,反而松了口气,他右手在身前一晃,顿时一道蓝色光圈自他身体四周出现,那些石刺落在上面,立刻诡异的被蓝芒侵袭,通体变成了蓝色。

    此时看去,这不长的一条小道内,处处蓝色石刺,交错在一起,充满了峥嵘之色。

    紧接着,一股怪风吹来,所有的石刺,纷纷从根部碎裂,摔落在地上,在地面铺下了厚厚的一层蓝石冰屑。

    吉帝抬起脚步,先前走去,一直走到小道尽头,眼看就要走出此禁制,王林身在其内,目光闪动,他右手上,有一个残影之圈,只需把这残影之圈扔出,就可彻底开启四周禁制内的攻击。

    虽说杀死对方可能姓不大,但让古帝受伤,还是能做到的。

    沉吟少许后,王林右手一散,收起了残影之圈,看着古帝从他的禁制内走出,他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不想打破平衡,若是古帝受伤,王林以己代人,定会寻觅个地方疗伤,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在继续前行。这显然不是王林所要的最佳效果。

    不过,王林还是出手了,他右手一甩,手中残影之圈立刻化作一道环形,蓦然间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只见无数的残影,迅速融进一个个禁制之中,在这一瞬间,王林布置的这座巨大的禁制群,被开启了。

    以吉帝在禁制上的造诣,在小道内走出一大半的距离时,突然发现不对劲,此地禁制可谓是层层相连,其内蕴含无穷变化,禁制的数量,更是多得让人头皮发麻,他面色一变,二话不说身子迅速就要向前冲去。

    与此同时,禁制开启。

    一道七彩之光,从四周山壁内蓦然出现,向着古帝以极快的速度飞去。

    古帝面色徽变,他知道,这七彩之光没有任何攻击力,但它却是禁制之光,只要被其碰到一下,就会立刻被传送到释放禁制者特定的地方而去。

    古帝右手迅速一挥,四支白旗立刻浮在身前,他心痛的看了旗帜一眼,二话不说吐出一口灵气,顿时四支小旗迅速旋转,一条漆黑的通道,蓦然间出现在四旗之中。

    此时,那禁制之光已然来临,古帝身子一跃,进入那通道之内,出现时已然身在十丈之外。

    出了这禁制之后,他速度突然一增,猛地向前跃出几丈,他额头隐隐见汗,阴沉着脸,回头看着那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禁制。

    沉默少许,他转身向前走去,四支小旗在其身边旋转。

    王林的双眼,一直紧盯那四支小旗,目光闪烁。他之所以展开进攻,正是因为这帮老家伙一个个阴险狡诈,若是风平浪静的放其过去,说不定反倒疑心起来,到时定然会出现变故。

    如此一来,反倒不如展开进攻,让对方凭借己力破解,这样的话,便不会升起疑心,毕竟这禁制之山上,处处禁制,破解而行已成必然。

    只不过王林没想到,对方身边的那四支小旗,居然有如此威力,可以生生在禁制内打通一个通道,让其安全离开,这小旗,显然就是古帝闯关的杀手锏。

    王林沉吟少许,继续安静的坐着,目光却是看向了几百丈外,山顶处的巨大漩涡。

    六欲魔君此时站在距离山顶的一百丈之位,他面色极为阴沉,若不是为了救身边那个年轻人,他早在两年前,就可来到此地。

    这里的禁制即便是他,也不敢轻易触发,之前一次破解失败后,禁制被触发,出现了一个禁制之光,六欲魔君最头痛的,就是这种东西,一旦被传送到其他禁制之内,那么将是极其危险地事情,眼看闪躲不及,无奈之下他以身边那年轻人替换,这才侥幸逃离。

    六欲魔君丝毫不担心对方的生死,他在这年轻人身上花费了极大的心血,对方被禁制之光传送走后,他立刻紧追而去,费尽周折,这才把其重新拿了回来。

    此时那年轻人站在他身边,双目紧闭,生机全无,实际上在其禁制之光传送出去的瞬间,他便已经被禁制杀死。

    但他却诡异的保持了行动,紧足艮六欲魔君的步伐。就在这时,六欲魔君蓦然回头,紧盯身后,内心冷笑,他能感觉到,自己身后的禁制,再次被人破解。

    此人一路之上连续破解自己无数禁制,已经被他评为此次的大敌,他添了添嘴唇,内心暗道:“定是吉帝上来了,可惜此地禁制太多,不然到真是除掉他的好机会……不过老夫在这几百丈内,已经布置了数个强力禁制,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解!“他看了眼身边的年轻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他收回目光,看向百丈之外的漩涡,这最龖后的百丈,以他的在禁制上的研究,根本就无法破解,即便是他师父,当年也是在这里止步。

    这一次,六欲魔君有信心闯关,岂能没有准备,他看了身边年轻人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傲然的笑意,内心暗道:“老夫耗费百年时间,弄出的杀手锏,定然可以助我成功进入吉}申体内。”

    他盘膝坐地,右手一召,那年轻人立刻同样坐下,六欲魔君双手掐诀,连续打出几道法印一阵漩涡,自他二人四周卷起。

    再说古帝,自下而行后,一路上遇到的禁制,更加复杂,其危险程度徒增数倍,若非他化神期的修为,怕是定然葬身。

    即便如此,也耗费了他大量的法宝,这才慢慢的走了出来。

    甚至有一些禁制,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破解,而是需要强大的神通,才可度过,古帝的面色,越加阴沉。

    当吉帝再次从一处禁制内走出时,距离山顶,已然不足二百丈,他的目光,在走出禁制的瞬间,蓦然一阵收缩,他前方禁制没有阻拦视线的作用,所以,他清晰的看到了百丈外,六欲魔君阴沉的面孔,在他的身后,有一道漩涡,其内漆黑,不知通向何处,漩涡中盘膝坐着一人,正是那一直跟着六欲魔君的年轻人。

    六欲魔君盯着吉帝,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快就上来了,只要再有一炷香的时间,漩涡通道就可完成,到时候虽说只有三息的开启时间,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可此时在这个时刻,对方出乎他的预料,提前上来,他的计划不由得需要改变一些。

    看到这漩涡的瞬间,古帝眼内瞳孔略一收缩,这漩涡他极为熟悉,正是千年前六欲的师傅,天魔散人曾经布置下,可以通过百丈距离的禁制之术。

    “六欲……”吉帝双眼目光平淡,强压下心底的仇恨,相比于这六欲魔君,他更想找到那个神秘人,目光一扫,落在那年轻人身上,吉帝忽然皱起眉头,内心暗道:“那神秘人难道是他!可此人生机全无……”

    “没想到古兄也走到了此地,实在是可喜可贺!”六欲魔君嘴角微动,平缓的说道。

    古帝皮笑肉不笑,压下怒火,阴沉的说道:“古某这身老骨头,一路上多亏了你和这位小兄弟留下的尾巴照顾,这才侥幸来到此地。”

    六欲魔君一怔,看了年轻人一眼,双目寒光一闪,笑道:“古兄此言何意?”

    吉帝面色阴沉,看了眼与对方之间的禁制,没有说话。

    六欲魔君心底冷笑,但表面上却看不出任何变化,笑道:“吉兄,此地就你我两人,你我修为相当,且这里禁制众多,一旦动起手来,定然会引起大范围的禁制触发。对于之前之事,在下向你道龖歉,不过古兄也该理解,毕竟我等修魔之人,行事自然极端一些。7古帝沉默少许,冷声说道:“你先把这禁制破解,让老夫过去。”

    六欲魔君看了眼古帝身体四周旋转的四只小旗,目光闪动,略一沉吟。

    此时吉帝看似随意的扫了那漩涡一眼,冷笑道:“这漩涡禁制看来尚未完全打开,若是老夫拼了触动四周禁制,不知道会不会让这通道永久的消失。”

    六欲魔君面色如常,含笑点头,右手一挥,那禁制立刻一分为二,此禁制毕竟已然被六欲破解,此时轻描淡写,自然可以再次破除。

    古帝二话不说,向前走去,只不过他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六欲魔君,待他走到禁制内一大半路程后,摹然间古帝身子一晃,身体四周的四支小旗立刻旋转,以极快的速度形成通道,吉帝身子一闪而出,进入了通道之内。

    在对方身子一动的瞬间,六欲魔君双手一合,禁制立刻并拢,开启。

    只不过他也没想到古帝的小旗,居然有如此威力,禁制开启的瞬间,古帝已然从通道内走出,横渡了近十丈的距离。

    在他出现的瞬间,他没有任何犹豫,口中吐出一道灵光,目标不是六欲魔君,而是漩涡中自勺年轻人。这一次,吉帝不惜暴露自己的法宝神通,就是为了杀此人,可见他对此人的恨意,已然滔天。

    六欲魔君面色一变,双手掐着印决,低喝道:“腹欲!”顿时一道黄色气息从年轻人七窍内迅速流转而出,形成一把飞剑,与古帝吐出的灵光轰击在一起。

    一股灵力波纹立刻散开,四周立刻有几个禁制被触动,阵阵威压自禁制内传出,吉帝目露恨恨之色,来不及继续攻击,而是立刻扑向一道禁制旁,尽全力阻止其开启。

    六欲魔君也是如此,这样弥补一番后,终于把四周被灵力波动开启的禁制慢慢平复下来,此时他面色苍白,盯着古帝,狰狞的说道:“你若是找死,现在直接闯入禁制就是!”

    古帝也是一脸阴沉,右手一指那年轻人,说道:“我吉帝在此以天地灵威发誓,此人交给我,你我在进入第三关前,休战!”

    六欲魔君眉头一皱,内心暗道:“难道他看出来了?”不过表面上却是面色微沉,说道:“他就是一个死人,哪里得罪你了?”

    吉帝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大龖笑道:“死人?即便他是死人,老夫也要生生撕裂他的身体,哪怕耗费法力也要逆天召唤其魂魄而来,生生炼化!得罪?老夫这几年对他的恨,岂能是得罪二字可以形容!”

    六欲一怔,他看了身边年轻人一眼,皱起眉头,说道:“古兄,此事定是误会…,古帝冷笑,说道:“误会?老夫此番进入这第二关,一路之上共遇到两种禁制手段,除了你之外,另外那种禁制,不是出自此人之手,还会是谁?而且老夫遇到此禁制无数,一路破解而来,对其施放者的修为多少有了判断,其定然不会超过元婴期,你说,此次进入此地之人,除了他之外,还有谁的修为,没超过元婴?你莫要和老夫说是那叫做王林的小子,你我都看的清楚,他随着巨蛟沉入虚无之地。即便他没死,难道你还认为,以他区区结丹期,能够渡过第一关,通过不归路,并且走在我的前面,身在这第二关内么!”

    古帝一口气说出他这几年心底的猜测,这几年,他已然分析了无数次,这神秘人到底是谁,最终,目标锁定在六欲魔君身边的年轻人身上,只有他,最符合标准!

    六欲听完后,面色一变,他立刻分析出,若是古帝所说正确,那么此地就不是他三人,而是四人!

    若真是如此,定然会出现不少变故,而且此人居然没有上来,定是隐藏在某处,他放任古帝上来的目的,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他暗骂古帝愚蠢,二话不说向着漩涡迅速闪去,古帝轻哼一声,右手一挥,打出一道灵光,阻止六欲的脚步。

    六欲心底暗恨,但此时不是与其打斗之时,他目光闪动,看了眼古帝身后方向,忽然对这古帝传音一番。

    古帝面色一变,沉声道:“你确定?”

    六欲魔君没有说话,而是迅速划破指尖,挤出一滴鲜血,右手一挥,鲜血外顿时散发出魔炎,那魔炎缓缓飘到古帝身前。

    古帝沉默少许,同样扔出一滴鲜血,双方碰撞下,立刻化作两个符号,各自飞回,被二人抓在手中。

    这是修魔海最高等级的誓言,叫做心魔之誓!古帝此时面色阴沉,说道:“难道真的是他?不可能!”

    六欲魔君同样面色阴郁,他冷笑道:“不管有没有可能,你我二人还是速速离开此地为好!”

    他话音刚落,忽然面色大变,不顾古帝,身子一跃而出,来到漩涡通道之旁,抓起年轻人,就要踏步进入。

    “晚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徐徐从四面八方传来,紧接着,山峰三百丈之内,出现了无数残影之圈,所过之处,所有的禁制,全部被触发,阵阵毁天灭地之威,蓦然降临。

    王林身在五百丈外的巨石,但其禁制之术残影之圈,却是在这一年的时间,积累了无数,平时这些残影之圈都是存放在四周他制作的禁制之内,此时统一爆发出来,顿时把他之上二百丈以外的大部分禁制,全部引动。

    甚至可以说,王林身边亲自制作的每一道禁制,实际上就是一道残影之圈,如此一来,大量的波动之下,古帝与六欲魔君二人,立刻陷入了被动之中。

    六欲本是算计别人,可惜没想到最终却还是被别人所算计。至于古帝,由于至始至终的误导,再加上更是心底把王林排除在外,如此一来,难免会产生误会。

    此时此刻,他立刻反应过来,目光露出深深的恨意,浓郁不散。

    整个山峰三百丈之内,禁制的大范围开启,顿时一道道禁制之光、一个个粗大的风刃火球,一把把即便是化神期修土也要头痛的五行利剑,一块块闪烁毁灭气息的五彩光斑,全部从四面八方迅速出现。

    这大范围的禁制开启,立刻引起天空之上禁制的触动,顿时一片黑压压的乌云,从天空慢慢压了下来,其内紫光闪耀,偶有电芒一闪而过。

    除此之外,更是有一道环形的黑光,再三百丈处蓦然出现,向龖上迅速推动而去,一路凡是阻拦黑光的物质,甚至此山峰固有自勺禁制,全部都消失在其内。

    这一幕,让王林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引发全部禁制后,居然会出现如此诡异的一幕,尤其是那黑光,所过之处威力惊人。

    山顶的禁制,被触发后,其使命,是毁灭这三百丈内的一切生灵。

    原本按照王林的分析,六欲与古帝二人与他之间阻隔了层层禁制,若真是放弃向龖上冲关,而是下来找他麻烦。那么他身边还有近百个残影之圈,足够引发此山峰千丈之内的一切禁制。

    到时大不了他向后离开,等此地禁制再次平静后,在想办法上来就是。

    可现在看来,这些准备已经完全没有必要,那六欲魔君与古帝,若不是疯子,就绝对不会选择后退,毕竟那飞速向龖上收缩的黑光,实在太过骇人。

    按照王林的计划,无论六欲魔君或者古帝能否通过此地,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让古帝先行的目的,除了因为前方禁制威力太大,他没把握度过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了看看这五百丈内的禁制,到底威力大到什么程度,好方便曰后破解。

    现在目的已然达到,不过王林的目光,却被那环形黑光吸引,这黑光没在他的计算之内,此时不由得仔细观察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六欲魔君只看了那黑光一眼,便立刻头皮发麻,二话不说抓这那年轻人,身子刚刚一碰到漩涡通道,那通道立刻受到四周禁制波及,迅速崩溃,他呆呆的看着崩溃的通道,面目狰狞,猛地回头,目光如电,冷冷的看向王林所在位置,那里被一层迷雾包裹,看不清细貌。

    他知道时间紧迫,迅速从储物袋抛出五块石头,此石一出,立刻化作五道光幕,把他身体包裹住,与此同时他身子蓦然一冲,向着山峰顶端冲去。

    至于古帝,也是颇为忌惮的看了那黑光一眼后,再次拿出四支小旗,加上之前四支,一共八支小旗在他全身上下迅速旋转,阵阵白芒闪烁间,那些禁制内的攻击,立刻宣泄而来。

    与此同时,他的想法与六欲魔君一样,都是向前冲出,而非向后。

    二人几乎同时起步,向着山顶冲去。

    六欲魔君速度飞快,身外五块石头化作的光幕,为其阻挡了大部分攻击,但仍然有一些穿透而入,一路狼狈之下,硬是让他冲出了几十丈远。

    古帝也是如此,只不过他身体外的八支小旗,每防御一次攻击,他的面色就会难看几分。

    此时,他们身后的黑光,步步紧跟,匀速收拢。天空的乌云也越来越近,其内电光剧烈闪烁,一个头颅大小的紫色雷球,慢慢从乌云内出现,它闪烁电芒,轰然降临。

    一道震天惊地的巨响,从天传来,紧接着,紫色雷球向着六欲魔君,瞬间落下,其身体外的五层光幕,无法阻其半点落势,立刻一一碎裂。

    六欲魔君双眼通红,低喝一声,右手抓着年轻人,向龖上一扬,雷球立刻落在此人身上,在这一瞬间,此人蓦然睁开双眼,其眼内没有任何神采,他猛地一张口,那雷球居然被其生生吞下。

    紧接着,此人身体内传来阵阵轰鸣之声,其皮肤出现阵阵龟裂之色,六欲魔君脸露狂喜之色,他没想到这东西居然真能抵抗禁制紫雷,于是二话不说,再次向前冲去。

    王林双目瞳孔一缩,他盯着那年轻人的尸体,心底一阵骇然,看六欲魔君的样子,分明就是对着雷电颇为忌惮,可那尸体居然能够硬抗而不毁!

    王林心底微沉,目光再次放在了黑光之上,他一咬牙,连续挥出十多个残影之圈,打在了黑光中,仔细分析起来。

    古帝看了那年轻人一眼,内心暗惊,心道六欲魔君果然没有欺骗他,此人果然是那东西……他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过,此时他距离山顶,只有不足五十丈,他深吸口语气,双手连连点了几下,顿时八支小旗旋转速度更快,一条漆黑的通道,蓦然出现在他身前。

    他身子向前一迈,顿时从通道内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然是山顶之上,他狂笑一声,正要进入第二关的出口,此时六欲魔君也已经冲了上来。

    但百丈之内的禁制,岂能是那么简单,他二人之所以可以跃过,除了因为其修为极强之外,与手中之物有莫大的关联。

    这两样东西,其来头极大,是二人这次闯关的杀手锏。

    先不说那年轻人的肉身,单单是吉帝手中的八面小旗,那可是五级修真国某个以禁制著名的宗派之镇派法宝。

    以八面小旗,可组合成无数禁制,其内组合变化千万,若非古帝所掌握组合手法不多,怕是一路走来,也不会如此狼狈。

    但若是比较速度来看,王林、六欲、吉帝三人中,实际上还是此人速度最快,这本身也就说明了问题。

    此物古帝可惜花费了天大的心思,这才弄到了手!

    若是千年之前,他们手中有此物,那么定然不会死伤如此众多。

    只不过虽说如此,但百丈之内的禁制,也并非儿戏,在二人就要进入漩涡的瞬间,所有的攻击,全部集中而来,天空上的乌云,更是连续落下数遵紫色雷电。

    即便是那黑光,速度也徒然一增,迅速向龖上收拢而来。

    王林此时蓦然站起身子,目光闪动,原本他计划,是不参与进三百丈之内,可现在这个时机,实在是极为难得,若是放弃,他曰后定然会颇不甘心。王林目中寒光一闪,双手连连拨点,顿时几十个残影之圈全部飞起,把他包裹在内,但紧接着,王林立刻停了下来,他目光闪动,盯着前方,随后慢慢的又把残影之圈散开。

    王林强行把自己的脚步止住,他知道,自己哪怕被一道雷电击中,都会立刻形神俱灭,决不能冒险!

    而且那六欲魔君与吉帝二人,均都是化神期的修为,自己如是蓦然冲出,虽说这时机珍贵,但此二人对自己恨之入骨,心存杀念,自己定然难逃一死。而且最重要的,那黑光若是不散,他也没有信心可以破光而入。

    王林的心态渐渐平伏,他目光遥望二人,内心已然决定,绝不上前,一切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六欲魔君在冲人漩涡的瞬间,十多道雷电降临,他尽管挥动手中尸体阻拦,但仍然受到余波波及,喷出数口鲜血,修为立刻永久的下降一个境界,手中尸体更是有一只手臂被雷电生生霹折,抛飞出去。不过六欲魔君却是喷血咬牙一跃,身子冲进了漩涡内,消失一空。

    至于那断臂,直接落入随之而来的黑光之中,但却诡异闪烁金芒,冒出阵阵青烟,迅速从中穿过,落在了黑光之外,只不过其上的血肉已经消失,只剩下略有金色斑点的骨头,这骨头上也是破碎不堪,显然黑光对它来说,也是具备一定的伤害。

    与此同时,吉帝也被十多道连续降临的雷电轰击,八支小旗顿时一散,他最龖后牺牲了四支,这才冲出雷电,进入漩涡中,只不过一个紫电雷球,却是紧紧迫去,在他进入漩涡的瞬间,落在了他的身上。

    王林盯着那飞出的断臂,目内寒芒闪烁,右手一拍腰上存放活物的储物袋,顿时阵阵呼啸声从内传出,一只只小兽立刻飞了出来,组成一道高约三丈的小飓风。

    王林右手一指,那飓风立刻冲出迷雾,向着前方飞去,一路上紧跟黑光之后,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挡,便来到了山顶。卷起六欲魔君手中年轻人尸体的半只手骨,迅速回撤。

    只不过还没等飞回多远,便被一道紫色雷电轰然击中,整个飓风立刻崩溃,消散一空,只留下那只断骨,摔落在地。

    从六欲、古帝二人向山顶冲去,一直到二人最终进入漩涡,这一切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快的让人无法想象,此时随着他二人进入漩涡之中,四周立刻慢慢平静下来,天空的乌云渐渐散去,只有那黑光,在山顶凝聚之后,又迅速向下扩散开,所过之处,一切禁制全部恢复如初,只不过从其灵力波动上看,明显比之前要弱上不少,没有个千年恢复,怕是很难具备之前的威力。

    王林紧盯那块手骨,此骨显然不可能承受黑光的二次侵袭,他一咬牙,眼看天空乌云散掉,身子迅速冲出,如同闪电一般,抢在黑光来临的瞬间,隔空一抓,顿时把他手骨抓了回来。

    他身子不停,迅速后退。

    那环形黑光一直扩散,待到了三百丈位置后,蓦然间消失了,王林一头冷汗,目光闪动,他仔细观察了这三百丈内的禁制,立刻察觉出其中的不同。

    略一沉吟,王林回到他所在山石,盘膝坐下后,拿出那块手骨,刚才在他看到这手骨上金色斑点的瞬间,他脑中立刻想到了在第一关,兽王额头浮现而出的那一段金色指骨!

    他看了少许,右手在其上一捏,此骨经过雷电与黑光的侵袭后,已然变得极为脆弱,此时被王林一捏之下,立刻出现裂痕,慢慢脱落,最终只留下八个米粒大小的金色颗粒,闪烁金芒。

    其上没有半点灵力波动,王林看了一会儿,沉吟起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