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血炼之法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瞬移了三次之后,飞剑的颜色已经变成了浅绿色,无论从散发出的光芒还是剑鸣之声,都可以清晰的看出,它正处于极其虚弱的状态。www.35zww.com

    没过多久,一直没在瞬移的飞剑,被两道金光逼的连连后退,王林目中一凝,再次张口喷出一口灵气,那飞剑闪躲不及,立刻被灵气包裹在内,两道金光更是如两条蛟龙般在灵气外盘旋,一旦发现飞剑想要冲出,便立刻临近,逼的飞剑始终无法脱离。

    随着时间的度过,飞剑挣扎的动作不但没有缓和,反而越来越剧烈,包裹它的灵气慢慢消散,王林一咬牙,再次吐出一口灵气,手掐法诀,继续祭炼。

    一夜的时间悄然而逝,飞剑终于有了一丝平缓的迹象,王林面色苍白,这一夜的时间,他已经吐出了数十口灵气。

    即便是他凝气期十五层的修为,再加上灵气液体的帮助,都感觉身心俱疲,勉强维持。

    清晨的阳光顺着窗户飘入,王林的祭炼仍在继续,飞剑已经不再挣扎,平缓的停在半空中,一丝丝带着王林神识的灵气慢慢的渗透进飞剑内。

    就在这时,忽然王林神色一动,没过多久敲门声响起,张虎的声音自外面传来。

    “王林,要不要和我一同去藤家城的器具店?”

    王林深吸口气,高声说道:“张虎,我练功正到关键时刻,你自己去吧。”

    张虎站在房门外,一怔,沉吟少许,不再说话,而是盘膝坐在王林房间外。~~~~

    王林不再理会张虎,继续祭炼,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夜幕再次降临,他已经喝下了三葫芦灵器液体,但那飞剑仍然还没祭炼完。

    无奈之下,王林只有请教司徒南。

    “小子,知道找我了?哼,我一直等着呢,这飞剑你若肯闭关十年,又用大量的灵气液体,或许真能祭炼成。我说的不是天逆空间,而是现实中。”司徒南不疾不徐的说道。

    “这么久?”王林眉头一皱。

    “当然了,这可是一件丹宝,而且还是超上品,应该是某个结丹后期的疯子,在结婴的一刻,不顾自身安危,甚至拼了结婴失败,利用结婴时与天地融合的瞬间,耗费大力气制作的。真是个疯子啊,当年老夫也想这样,可考虑了许久还是没敢,要知道结婴失败没关系,但是在这期间最为危险,一个失误就会引发自身神识崩溃,死无葬身之地。

    那白展也一定是在那时受飞剑制作者的帮助,这才祭炼成自身之物,若是老夫肉身尚在,自然轻松可以祭炼而成,现在嘛,我也没法子……不过……”司徒南慢悠悠的说道。

    王林现在已经摸清了司徒南的脾气,知道这老家伙特别喜欢吊人胃口,他也不着急,静等对方下文。

    过了一会儿,司徒南叹了口气,嘀咕道:“算了,告诉你吧,这东西你用正常的祭炼方法太耗费时间,我教你一个方法,叫做血炼之术,好处是可以一下子把这飞剑收为己物,缺点是一旦飞剑受损,你也会受到连带,这种连带比之用其他方法祭炼的,更要严重数倍。”

    王林略一沉吟,说道:“说吧,这血炼之法如何施展。”

    司徒南刚想吊王林胃口,但一想这小子一定是不理会自己,于是干脆的说出了方法,但最后却提出了一个要求。

    “老子很多年没碰女人了,你说什么也要让我过过瘾,哪怕是看着也行!”

    王林不置可否,按照司徒南的方法,双手交错掐着诡异的法诀,一咬舌尖,吐出一口包含灵力的血雾,右手法诀一换,立刻隔空画出一个古怪的符号。

    符号刚一画好,立刻打入血雾中,血雾翻滚,急剧收缩进符号内,渐渐的,符号上的血色渐浓,王林目光一闪,左手隔空一拍,顿时血色符号印在了飞剑之上。

    飞剑一颤,立刻冒出丝丝白气。

    王林立刻又吐出一口血雾,神情略显萎靡,但目光却更加坚定,右手一番,一个更加诡异的符号被画出,融合血雾后打在了飞剑之上。

    这样一过程,持续了数个时辰,一直到第三天清晨,一声剑鸣自王林房间传出,紧接着便瞬间消散,张虎一直盘膝坐在房间外,此时猛地站起。

    王林的房门无声无息的打开,王林面带微笑,心情极为愉悦,说道:“张虎,多谢。”

    张虎面色古怪的看了王林一眼,说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怎么我刚才听见剑鸣?”

    王林嘴巴一张,一把绿色小剑立刻飞出,带着森森寒意,此剑一出,顿时四周弥漫一股血腥之气。

    张虎一怔,失声道:“这……这是我师傅的那把飞剑?你祭炼成了?咦,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血腥味?”

    王林点了点头,右手一召,飞剑瞬间回到他身边,被他吞入口中,对于这血腥之气,王林也颇为恼火,司徒南在血炼成功后才慢吞吞的告诉他,凡是血炼的法宝,都会散发出浓郁的血腥之气,而且随着日后杀人渐多,血腥之气会更加浓重。

    张虎呆呆的看着飞剑,许久之后深吸口气,说道:“王林,我算是服你了,有了这把飞剑,等闲之辈轻易伤不了你,这飞剑的重点在于瞬移,随着其主人的灵力多少,瞬移的距离会有所差距,但出其不意之下,绝对是杀人的利器。”

    两人又聊了几句,张虎起身告辞,临走前他告诉王林,三天后就是月初交易会的日子,让他准备一下。

    张虎走后,王林从储物袋拿出剑鞘,这剑鞘就连司徒南都连连称奇,不知道是什么品质的法宝。

    王林之前本以为这剑鞘与飞剑应是一体,可祭炼了飞剑后仔细一看,却发现二者之间的不同。

    这剑鞘,古朴中透出一股萧杀之气,越是细看,这股杀意就越重,渐渐的王林仿佛身临其境,脑中除了一把迷糊的剑之外,一片空白。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