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976、977章 天逆再开

作者:耳根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class="width">这是什么。www.35zww.com<<>>以天云子数万年不动的定力,在看到这从虚幻中伸出的大手那一刹那,好似道心嘣溃一般,眼中露出无法昊信之色。他身影爆退!

    此刻的他,只能听见自己怦怦、怦怦的心跳在疯狂的加速,似乎要从胸口冲出,他退后中面色极为阴沉,双手掐诀不假思索便迅速在身前一合,口中低喝:“北斗七星之力!”

    此言一出,立刻天地色变,一道道长虹从天空蓦然降临,交错在一起形成七彩之虹,瞬息间便落在了天运子不断后退的身上。天运子双目一闪,右手向前狠狠地一拍。

    立刻那七色长虹成漩涡状横扫而去,那七彩漩涡,极为绚丽,更不可思议的,则是在那七色溢涡中,竟然还蕴含了七个璀璨的星点!

    在修真联盟内,有一个古老的传说,星空中有南北二斗,其中南斗主死,北斗主生,各自掌握星辰之力,且不说这传说是否真实,但眼下的天运子,在其神通之下,竟然凝聚幻化出了那传说中之物!

    七色漩涡呼啸间,阻隔在了天运子与那从虚无中伸出的大手之间,但,就在这七色漩涡刚刚试图阻碍的一刻,那大手根本就无视七色漩涡的存在,竟然直接穿透,仿若在它面前,一切之物,都是虚幻!

    天运子的面色,再次大变!身影又一次后退,右手向前一指,低喝道:“七星碎仙!”

    轰的一声,那七色漩涡中一个星点,爆开!与此同时,其余的六个星点,同样崩溃,形成一股无法想象的冲击,向着四周横扫而去。

    只是,尽管如此,可那大手,却是没有半点停顿,穿透那冲击向着天运子狠狠地一抓!

    这……这到底是什么!”天运子眼中露出强烈的震惊,他修道无数万年,还从未见过如此诡异之物,此刻心神一震,双目内爆出七彩之光,身影退后中深吸口气,双臂掐诀一挥,口中喝到:“天远之术!”

    天运之术,是天运子一生法术神通之大成!不到万不得已,根本就罕有资格者让他施展此术!但眼下,他却是毫不犹豫,把这已经上万年没有施展过的天运之术,自此施展出来!这一切,正是因为天运子感受到了一股几乎已经快要遗忘的生死危机!这危机,来源于那只大手!

    天运子低吟中右手一指天空,立刻这天运星的长空轰然一震,仿若颤抖一般,云层剧烈的消散,露出那朗朗晴空!

    晴空中,随着天运子右手一指,却走出现了一幕让所有看到者,心神震撼的画面!

    只见一个蔓延无数万里的巨大圆形之物,以极快的速度虚幻而出,从下方看去,此物就仿若是一个巨大的罗盘!

    在那上面,一圈圈密密麻麻有着无数行文印记,闪烁之下,可以摄人心神!

    此物太大,出现之后仿若天运星在其面前都略小一些,天运子双目露出奇异之光,神色极为凝重,双手掐诀再次指向天空,低喝道;“奉天承运!”

    此言一出,顿时这天空传出轰的一声巨响,这声响回荡下,弥漫整个天运星,就连其外星空,竟然也有余音缭绕,远远地散开。巨响中,天空这无比庞大的虚幻罗盘,缓缓地旋转起来,它这一转,竟然有一种天地逆转,颠倒乾坤的无上威力!

    退后中,天运子身影一晃,在那大手抓来的瞬间,整个人直奔天空那庞大的罗盘中心而去,临近后,他右手掐指飞快的推演计算。

    越是计算,他的面色便越是阴沉,到了最后,几乎是一片死灰,这一切说来缓慢,但实际上,只不过是刹那而已。

    “此物无法抵抗!”天运子双目一闪,右手在身前一转,顿时其身后的庞大罗盘,又一次转动起来,轰隆隆的巨响回荡下,一道道奇异之力蓦然间从罗盘内散出,如絮状般凝聚在天运拳身前,试图阻止那大手的临近。

    “转速不够,老夫修道数万载,不信算不出如何破解此物!天运之术,开六道封印!”天运子此言一出,立刻那虚幻罗盘轰然一震,竟然以无法想象的速度,疯狂的暴增!

    其大小,原本已经是无边无际,但此刻随着不断地扩张,却是已然无法想象大小!

    在天运星外的星空中,看向天运星,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天运星之上,有一个庞大无比的罗盘虚影,这罗盘通体唯有黑白二色,不断地闪烁着。

    与罗盘相比,那天运星,不足十之其一!

    随着罗盘的放大,其转动起来,那轰隆隆的巨响,弥漫星空!天运子一头苍发无风自动,右手之上几乎一片残影,疯狂的计算之下「他的双目隐隐透出焦急与血丝。

    那大手,越来越近,直奔天运子而来,眼看就要不足三十丈之远,就在这一刹那,天运子眼中爆出精光,他猛地抬头,右手动作蓦然一顿!

    “老夫算不出始末,但却算出如何抵抗此物!”天运子略有犹豫,暗叹一声,不假思索右手在眉心一点,这一点的动作,看似快速,但实际上却是蕴含了天运子无数个手印变化,最终这些手印化作永恒,成为唯一,直接点在了自己眉心之上!

    轰的一声如雷鸣般的巨响在天运子脑中回荡,好似在他的心神中,有惊雷在咆哮,他身子一震,只见一道道虚幻之影从其体内疯狂的散出,这些虚幻之影一个个均都是天运子的样子,他们出现后,立刻弥漫四周,密密麻麻一眼看去,尽是天运子!“此物要吸收天地元力,那便给它吸!”天运子身边无数虚影,蓦然一动,齐齐向着那抓来大手西击。

    其中最前方一个身穿红衣的天运子,刚一临近,便立刻被大手一招,顿时身子颢抖中轰的一声崩溃,但却没有散开,而是连同一切,全部入那大手之中。

    轰轰之声不断,一个今天运子虚影,接二连三的崩溃被吸收,在最后方的天运子本体,面色越来越苍白,眼中却是有计算之芒闪烁。<<>>”我倒要看看此物能吸多少!”

    只是十息,那所有的虚幻之影,全部在轰隆隆之声下崩溃,尽数被大手吸收,那大手似乎还未满足,又一次临近天运子。

    天运子眼中计算之芒闪烁中更浓,右手毫不犹豫再次点在眉心,砰的一声,其身体震动下,竟然又有上千出现在了身体外,一一向前冲去!

    如此交替,当天运子第四次咬牙右手点在眉心,散出上千再次被那大手吸收后,这大手缓毁地后退,不去理会天运子,渐渐的就要消失在虚空。

    天运子等的就是这一刻,他太多的虚幻之被这大手吸收吞噬,这时他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不管你是什么神通所学,今日,吸收了老夫多少无力,就要给老夫吐出多少!”天运子身影一晃,在那大手将要消失的刹那,右手抬起,向着下方那与三叉戟极为相似的山峰狠狠地一按!

    轰的一声,大地剧烈的震动起来,只见鄄三座山峰上,大片的碎石在碰碰声中脱落,滚下山峰,更有大片的尘土掀起,形成迷雾。

    山峰颤抖中,还有一道道裂缝在咔咔声下断裂开来,不断地蔓延,似的这三座山峰,看起来仿若就要坍塌。”天运戟!”天运子一声低唱下,三座山峰轰的一声,最终彻底崩溃,大量的碎石落下中,却是有三道银光从迳山峰内部闪烁。地面的震动达到了巅峰,不断地蔓延下,似的无数修士纷纷疾驰上空。

    那三道银光随着山石脱落山峰崩溃露出的越来越多,最终在天运子虚空一抓之下,大地轰鸣,璀璨刺目的银光投地而起!

    那银光一晃,便落在了天运子手中,却是一把十丈长短的三叉戟!此戟通体银色,闪烁银芒,更有一股蛮荒沧桑之气弥漫。

    手持这三叉戟,天运子目露精光,向前狠狠地一抛,那三叉戟速度大快,更是带起一阵尖锐的呼啸,直奔已经消失了大半的大手而去!

    银光一闪,三叉戟呼啸临近,竟然直接穿透大手,从其内一闪而过,那大手一顿,立刻便有无尽的天地无力,从那大手被穿透的位置疯狂的散出。

    这些散出的天地元力刚一出现,便立即直奔天运子,化作一个个虐影,融入其体内。

    那大手停顿了一息,从将要消散中逆转,缓缓地从虚无中抽出,向着天运子,迅速抓来!天运子眼中计算之芒更浓,他后退中右手虚空一抓,立刻拿穿透了大手的三叉戟,又从大手后方化作一道银光闪烁而来。

    但,就在其准备再次穿透这大手的刹那,那大手一转,竟然一把抓住了三叉戟,只听轰的一声,这三叉戟内竟然有碎裂之声传出,更是有一道道银芒飘散,迅速被那大手吸收。

    这一幕只是刹那,那大手松开,不去理会三叉戟,直奔天运子抓去,天运子正要退后,但那大手却是虚空向着天运子一握!

    这一握之下,天运子身子立刻颤抖起来,好似在他的身体外有一只虚幻手掌把他彻底的抓住一般。

    大手握住后,立刻便是狠狠的一捏,这一捏之下,天运子面色苍白,从其身体内立刻幻化出大量的虚影,这些虚影刚一出现,顿时被融入那大手中。

    这种吸收,比之刚才天运子放出虚幻之影的速度,要快上数倍不止,如此一来,对于天运子来说,损失无法想象。

    只是十息,那大手通体几乎化作实质,但却没有继续吸收,而是缓缓地松开,渐渐缩回,融入了虚无之中。

    这一次,天运子却是再也不敢追击,他此刻面无血色,眼中露出一丝茫然,身子一晃下,直接喷出一大口鲜血。

    “铝了……先是在那王林身上错了一次,引出了此物……又在此物身上错了一次,引起其更多的吞噬……”天运子沉就中转身,收回那三叉戟,一步之下,回到了天运星内,没有任何犹豫,立刻选择闭关。

    “那虚幻之手,并无杀人之意,它只是在吸收,一旦吸收足够,就会离开……可惜,我算到了前面,却是没有算到这大手不是死物,而是有灵操控……”

    天运子苦笑,若是没有主动去出击,他损失尚还不多,但眼下,却是让他唯有暗叹。”虽说被那大手抓住只是十息时间,但迳十息,若是换了其他碎涅修士,也会全身血肉无力一切,都被吸的彻彻底底……”

    叹息中,天运子的容颜略有苍老,他明白,自己损失的不仅仅是元力,最重要的,是圆满的道心,有了裂痕。

    “在这之前,我这一生天运之算,只错过一次……”天运子回到天云宗,在后山盘膝坐在一处青石,容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衰老。

    “当年联盟长老团内剧变,我第一次算错,道心有了裂痕,此后我机缘之下,遇到了……他!虽说只是一眼,但我却有了明悟,一次算错形成道心的裂痕,也渐渐有了弥补的迹象,又以数万年时间,在我不断地明悟下,道心再次圆满。我心中自成天道,以我之天道,代替天下之道。但,今日,我却是一连错了两次!!”灭运子脸上露出苦涩。

    “那王林之前在妖灵之地,我虽说失误,但鼻终还是回到了我的算计之内,只是……只是这一次,我先是在他身上算错,后又算错了那虐幻之手……”天运子摇头,怔怔的望着天空,许久许久,缓缓闭上了双眼,唯有一声轻叹,在心间缭绕,永久不散。

    再说凌天候那里,他一脸惊慌,几乎头皮发麻般在地底深处疾驰,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在自己身后,那无形之光紧追不舍,一路之上所有的禁止封印以及阵法,都对那无形之光没有任何阻拦作用。

    魂飞魄散之下,凌天候一头钻入这大罗星内部的边缘,咬牙之下踏入其内。”当年我获得这大罗星时,便知晓此星内部留有一道昆虚修真总虐灵上人曾经炼化这大罗星时逶留下来的祭火,眼下危急,希望可以借着祭火抵御,凌天候刚一来到这大罗星内部,便立刻感受到了一股热浪扎面而来。

    在他的身后,那无形之光迅速临近,直接穿透而来,刺目之芒一闪之下,化作一只大手,向着凌天候抓去。

    凌天候冷汗留下,逃遁中内心吼道:“这到底是什么!我只是神识查看那王林而已,为何纠缠不休!”

    他咬牙之下速度极快,眼看前方就要到了那蕴含祭火之处,但就在这一刹那,其身后追击而来的大手,轻轻地一招手。

    轰的一声,凌天候直接喷出一大口鲜血,但身子却速度更快「直接冲出,看到了前方被一片火光笼罩的一团火焰!这火焰的形状,竟然是一头-黑色的火凤朱雀!

    凌天候狠狠地一咬牙,整个人直奔那火凤朱雀而去,但就在他身子刚要临近的瞬间,其身后追击而来的那大手,隔空轻轻的一握!

    在这一刹那,凌天候全身一震,立刻便感受大了一股大力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把自己死死地围住。

    与此同时,随着那大手狠狠地一捏,凌天候面色立刻苍白起来,他可以感受得到,体内的血肉、无力、甚至就连元神与灵魂,都在这一瞬间被疯狂的吸走。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没有半点作用。只是六息,凌天候整个人便睁大了双目,露出绝望,此刻的他,甚至就连发出吼声都无法做到。

    但,就在凌天候绝望的瞬间,其眉心之上便有妖异黑芒闪烁「弥漫其全身,使得其体内被吸之力,略有停顿。

    与此同时,那抓着凌天候的虚幻大手,不知为何竟然松开,缓缓地缩回,消失在了虚无。凌天候怔怔的望着这一切,顿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

    他却是不知,若非是天运子那里损失的太多,此刻的他,已然被生生的吸收吞噬。

    但尽管如此,刚才的六息,却也是把凌天候体内的一切,吸取了一大半,苦笑一声,凌天候暗叹,他并不知道天运子那里发生的事情,此刻却是打定主意,绝不轻易外出,要在这里闭关,争取尽快使得修为恢复一些。

    至于寻王林去报这损失修为之仇,凌天候此刻却是被吓怕了,刚一升起这个念头,便立刻抛在了脑后。他可不想再面对那诡异的大手。

    王林盘膝坐在大罗剑宗高塔外,体内的火海早就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天逆珠子上散发出的阵阵明亮之芒。

    他清晰的感受到,在天逆珠子那明亮之芒刚起的刹那,分出两道一道直奔那巨塔内的凌天候而去,另外一道则是一闪之下,竟然融入虚无,不知去向。

    但没过多久,这两道光芒几乎同时归来,顺着他肉身融入元神中的天道珠子中,在这一瞬间,那天逆珠子轰然一震!

    其上原本日月两个图案,此刻那圆形的太阳,仿若拥有了灵性,那明亮之光,正是从其上散出,尤其是融合了那两道光芒后,更是绂纹地转动起来。

    这一幕,除了王林外,再无任何人可以察觉,此刻的大罗剑宗内,因为凌天候的剧变,使得所有弟子纷纷散开弥漫四周,只是他们的神情,透出迷茫与不解。

    王林盘膝中,外表看去没有丝毫异窜,一切都是很平静。只是在他的体内,却是因为天逆吸收了极阳,掀起了弥天大浪!

    天逆珠子上的太阳图案,在不断地旋转中,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几乎成为了一场光的风暴,横扫之下,搅动王林的元神与其神识,使得他体内的一切,全部都笼罩在了光芒中。

    这光芒带着一丝暖意,使得王林不但没有不适,反而很是舒服,在哪光亮弥漫下,王林整个人,心神静止下来。

    他体内的元力,在那光芒照耀下,流动速度渐渐快了起来,每一次流转一周天,都会有一些光亮融入其内,最终,王林的体内的元力,竟麸有了一丝炙热的变化!

    随着无力的变化,王林的元神,也随之而变,在这光芒中,缓缓的吸收了其内之力,其元神本是太古雷龙的样子,但此刻,却是在那太古雷龙之上,酝化出了一个絮状的气团。这气团成红色,缓缓地旋转,不断地吸收着光芒之力,渐渐壮大。

    不但是他元神如此,就连其肉身,此刻也在这光芒中,渐渐有了改变,古神的肉身本就是极强的存在,此刻吸收了这些光芒后,更是增强了不少。

    王林的皮肤,随着时间的度过,慢慢起了一片红润,一滴滴晶莹的汗水泌出,在风吹中消散,虽说也有冷意,但王林却是感觉不到。

    他盘膝之处方圆百丈内,此刻更有一层炙热的气息弥漫,使得一切试图靠近者,都会立刻止步,若是强行上前,不出数步就会形神俱灭!

    在这样一种相对安静的环境下,王林这一坐,便是十天,十天中,他一动不动,全身心的沉浸在体内那翻天覆地的变化中。

    他的修为,早在当初罗天与联盟大战时,便已然只差意境感悟,就可达到窥涅中期,只是在这十天内,这一现象却是没有任何改变「毕竟意境感悟,强求不得。但,在第十一天,随着天逆珠子再一次变化,这一现象,有了转机!

    王林体内天逆珠子,其上不断旋转的太阳图案,转动之速慢慢的弱了下来,在第十一天的中午,彻底的停顿。只是在其停顿的刹那,王林眉心之上的第三目,突然自动打开!

    其内红光一闪,蕴含的本源之力,尽数顺着他的肉身,融入那天逆珠子太阳图秦中。

    王林的本源之力,其中有一大部分,来自战字贴,小部分,则是在朱雀星,从那符族感悟中吸收。两种力量都是本源,并元区别,可以完美的融合。一直保留在第三目内,成为了王林与人斗法的最终极保命神通。

    此刻这极为稀少的本源之力,融入那天逆珠子的瞬间,就仿若是打开了天逆的钥匙一般,天逆珠子轰然一震,从其内传出一股大力,卷着王林意识,吸入天逆珠子里。王林只感觉眼前一花,带清晰时,看到了那熟忌的一幕!

    在这仿若虚无的无尽之处,天地间有一扇大门,此门顶天立地,王林在它面前,就如同蝼蚁大小。

    王林怔怔的望着大门,每一次看到此门,他都有种无法言明的震撼,尤其是当年大门打开,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迷失在了其内,苏醒时,隐约知晓了本源。

    沉就了许久,王林身子向前飘去,与那大门,越来越接近,在他身子临近的瞬间,这大门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在王林的面前,缓缓地打开了一道缝隙。

    在这缝隙出现的刹那,一股无法想象的冲击之力从那缝隙内轰然而出,这冲击之力只能感受,但却丝毫都看不到,顷刻间就临近王林,王林身子顿时一震,整个人脚步停下,再次如当年般,迷失了。

    只不过这一次,王林刚刚迷失,立刻从那大门上便有一股炙热的气息散开,融入王林停留在门外的身体上,似的王林心神一震,清醒过来。”极阳!”那炙热的气息,王林清晰的感觉到,正是被天逆吸收的极阳之力。沉就中,王林双目露出一丝明悟。

    “五行圆满,可出现这天逆大门,但,也仅仅走出现而已,而是想进入其内,却是做不到,就如我当年般,止步于门外,身心迷失在其内。

    五行之后是阴阳,此刻天逆吸收了阳极,阴阳达到了半圆满,所以才会在我刚刚迷失之时,让我清醒。就是不知,极阴的作用是什么……若是阴阳全部圆满后,又会如何……”王林沉吟许久,看了一眼那天道大门,身子向前轻轻的飘去。

    这一次,他尽管双目看向那裂缝,但却再没有任何迷失,随着越来越接近,当他站在那大门最近之处,与裂缝只有一步之隔时,面对着磅礴的大门,那种蝼蚁的感觉,又一次浮现心中。

    王林双目露出果断,抬起脚步,向着那支撑天地的天逆大门裂缝,一步迈去!

    “我要知晓,这天逆,真正的秘密!”王林的这一步,迈入裂缝的瞬间,在他右脚落下的刹那,他整个人只感觉身子一颢,好似有一股阴风从其内吹出,直接从他的身体穿过。

    轰的一下,王林顿时就有一种好似灵魂被吹出,顺着那阴风不断地向后倒退,消失在了那无尽的虚无之中。

    在不断地后退之中,王林心神一片恍惚,他感觉到自己在不断地缩小,千年岁月弹指一挥便全部逆转而过,一切往事,更是在心神中逆走,最终停留在了婴儿时,酝酿在母亲的胎盘内。

    那怦怦、怦怦的心跳声,清晰的传入王林耳中,久违的父母亲情,融入它心神。只是,这种感觉只是一顿,便随着那阴风的逆是而过。

    王林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又一次后退,这一次,好似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阻隔,只是这力量与那推送王林后退的阴风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砰的一声,那阻隔他后退的奇异之力,便直接崩溃,王林看到了一幕无法置信的画面,心神之震撼,即便是一千多年的修道生涯中「也是极为罕见!这……这是……”王林-喃喃自语,他看到了蓝天,看到白云,看到了那白云下,一只展翅飞翔的飞鸟。

    这飞鸟极为美丽,身上羽毛多姿,飞行中更是矫健,往往移动间,好似画出了天道之弧,渐渐地远去。

    怔怔的望着那不断远去的飞鸟,王林有种错觉,好似这飞鸟,就是自己……很熟忌,很熟忌……

    他看到这飞鸟短暂的一生,这一生在别人看来,或许很是无趣,可落在王林眼中,却好似脑中在很久很久之前,在上一世轮回中已经消散的记忆,被深深地触动,打开了。”本源……这……这才是本源……”王林脑中如同被惊雷轰隆而过,好似抓到了一丝脉络!

    那飞鸟的一生不长,只有几十年而已,亲眼看到这飞鸟死于一条蟒蛇口中时,王林心中一痛,那飞鸟临死前的日光,如同看破了虚无,落在了他的眼中,彻底的打开了那原本一奴力量都不可能找回的记忆。

    轰的一下,王林身子再次后退,随着那阴风而走,不断地后退中,那股阻隔其后退的奇异之力,再一次出现!

    这一次,这力量比之方才,要强大太多太多,在那阴风吹动下,那奇异之力竟然纹丝未动,两股力量不断地撞击中,好似这天地之间那永恒的咆哮。

    许久,碰的一声,那奇异之力形成的壁垒,裂开了一道缝隙,王林身子顺着那缝隙钻入的刹那,顿时便看到了一片红芒,这红芒刺日,他尚未看清一切,立刻就有一股无法想象的推力从其内直接送出,落在了他的身上。

    王林只感觉全身一散,好似被撕裂成了无数,倒卷而退中整个身子轰然间崩溃了。

    在崩溃的刹那,王林猛地睁开双眼,此刻的他,还是站在那庞大无比的天逆大门下,他的右脚,悬空正要踏入大门内!

    王林深吸口气,眼中的震惊缓缓平复,刚才的一切,全部都是他在抬起脚准备塌下那一瞬间内发生。

    此刻,那天逆大门的裂缝,缓缓地闭合,最终化作虚幻,消失于王林面前。

    大罗剑宗内,王林盘膝之处,他慢慢的睁开双眼,望着眼前现实中的一幕,王林沉就下来,许久,他长叹一声,站起身子。

    在他身子站起的刹那,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从他身体内轰然爆发而出,运气息之强,已然达到了窥涅中期的畚峰!“原来,这,才是本源……”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